青岛知青网祝福知青朋友春节愉快!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0|回复: 10

枳棘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梦里江河 于 2018-2-2 11:58 编辑

  枳棘草——草原上的苦命草,又名芨芨草。
  近年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往事,总是不期而至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或许是人老了就爱怀旧的缘故吧! 特别是有个战友——他的名字叫张泽良,人已死去七八年了,却总也忘不掉他(以下称泽良)。他还有个妹妹叫张泽慧(以下称泽慧)同为我的战友。
  在前年的一次战友聚会上,也听到了她死去的消息 ,兄妹俩双双离开了我们。
  记得当年在青岛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当兄妹俩胸前挂着红花,在车站人潮如海的送行队伍里 ,那意气风发的神态,青春的模样多令人向往!每个奔赴內蒙的兵团战士胸前都挂有一朵这象征着荣耀的大红花。
  “祖国儿女,志在边疆”。
  兄妹俩去的不是一个连队,甚至不是一个团,但同属内蒙兵团三师。父母的意愿是让妹妹和哥哥同在一个连队。这样会有些相互的照应。
  终于有一天,妹妹调来了我连,兄妹团聚在了一起,殊不知以后哥哥的恶运却连累了妹妹,这竟然是一个悲惨故事的开始,妹妹竟是一个“飞蛾扑火”的人。
  不知从何时起,家里有支边去内蒙的子女,开始让家长们操心起来,虽然大多数战士会写家信說这里一切很好,目地是让父母放心。但陆续会传来一些诸如吃不饱饭,干活累,生活差的消息。有的战士半夜在被窝流泪,这多半是女生。无尽的风沙磨去了她们花季的风采。青春的躁动被黄沙无情埋葬。而男生们白天脱了几百块大坯(一种用泥土制作的盖房材料),早就累的倒在炕上呼呼大睡了。哪里还顾得上脚上沾着泥巴。

   家里寄来了一箱馒头,或是听說了在这里有挨饿的事情。
 泽良被抓起来了,关在连部东头的屋里,连里派上几个人白天黒夜轮流看守着他。听人說他同情林彪的话:“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也许,他只是重复了一遍林彪說的话。记得当年我也同情这句话的,只是口头上不說罢了。(那是一个因言获罪的年代)

   有一次,路过连部,被指导员喊进了屋里。 “你看你拖拉着鞋走路,哪像个战士的样子?” 指导员一脸严肃的說。我赶紧低下身子提起了鞋后跟。走出连部时,发现桌上有一张“北京军区军事法院”的判决书:里面的内容是判了一名兵团战士有期徒刑二年(或是三年),记不太清了。罪名却记得清——有一次他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說:看我多像个劳改犯! 一个人被抓捕 ,被判刑,就这么简单。
  泽良被抓的原因也许不止那么简单,有人說是他的一本日记放在枕头下面,被他的班长半夜里偷偷的从枕头下抽出,上交给了连部。结果发现了日记里的反动言论:看书要有批判的目光。 这句话后来被作为判刑的依据。打成了现行反革命。
  同时,那个班长也在不久被推荐参了军。
  难道看毛主席的书也要有批判的目光吗?
  张的刑期五年;于1973年5月15日逮捕,于1978年5月15日释放。其间没有减刑,假释和保外就医。
  其个人简历;1949年生人,青岛36中67届毕业生。爱好“文哲史”,性格;坚强。劳改释放后,在连队养猪场喂猪。同年调卡布其矿连。79年二月平反,补足工资款2000余元。同月返城工作于青岛食品厂。
  对泽良判刑的会场设在下海渤湾砖瓦厂大院里。附近的连队都去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连里只派了我一人去参加。原因是我平日与他走的近,多少有些“陪绑的意味,不然,何以解释那天我凄惨的心情;一个人茫然的在荒野里赶路,枳棘草在风中摇曳,不屈的根扎在这贫脊的土地上,让我体会到了无尽的悲凉。
 我们的命或许如这草一样

   开完审判会,戴着手铐的泽良被押上了卡车,车两边是持枪警卫,一路开去,在24团所属的各连队游斗,然后直接送往服刑地点。
   事情回到源头。
 因为连队与当地老乡有纠纷,发生过几次武斗现象。老乡告状到了北京军区。师部派来了工作组来连队调查处理。其间,泽良提供给了工作组一些情况。据此,工作组命令连长在伙房礼堂全连大会上做了检查,其中有一句我还记得:“我脱了军装就是国民党”。 工作组走后,泽良的恶运也就来了。
  那些夜晚,连部的灯总在亮着,发出诡异的光。
  “我们还年轻”,有一次泽良对我說。 是的,我们青涩,我们懵懂,我们还年轻。
  那天夜里,我刚入睡,被泽良进屋来叫了出去,他在门口对我說:要到临河师部去告状,马上要到新地扒火车去。 他只是来道一声,就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待我回屋后,刚躺下不久,对面墙角睡的一个人悄悄起了床出去了。不一会,他回来了,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又过了一阵,指导员进屋来把我叫到连部,让我說出了泽良的行踪,连里派人把泽良抓了回来,从此,他失去了自由。
  关押期间,泽良自己一屋,里面设一床。平时门锁着。看守的人住隔壁一屋。白天会让泽良干点活,给锅炉和伙房拉水。 多少也算是放风吧。
  可这个“犯人”真的没干过坏事的。“最坏”的两件事;一是用绳子系上铁丝环,偷走连部屋顶凉晒的葵花。一是趁连队的人去老乡那里看电影,到伙房的菜窖里偷了土豆在炉子上烤着吃。
  泽良被关押期间,曾有一次“越狱”行动;他趁上茅坑时翻墙而过,借着沙包的掩护,猫着腰一溜烟地跑到黄河边,然后沿着河边往新地火车站的方向逃亡。在老乡家正在吃讨来的饭时,被连里追赶的人堵在了屋里,好心的老乡还给泽良找了双鞋穿,逃跑时他把鞋子也跑丢了。
  泽良的弟弟到过一次他哥哥服刑的监狱(呼市小黑河),带去了一些衣物和吃的。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 ,父母买了两包月饼让弟弟带给兄妹。包月饼的纸已泛出了油花。
  此刻,弟弟还要赶到临河的三师师部医院 ,他的妹妹因为哥哥的事,精神受了刺激,得了神经病,住在那里治病。
  哥哥被带走那天,泽慧晚上一个人跑了出去,漆黒的夜里,五月的内蒙,气温还在零下,她沿着铁路线,朝团部的方向跑,朝着有灯光的海渤湾车站跑,距离有三十多里。跑累了就停下用衣袖擦擦眼泪 ,泪水不停的流出,她不相信自己的哥哥是个”坏人“。她的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哥哥。
  记得一天夜晚,我和泽良到老乡的瓜地,用一盒烟买通了看瓜人,换了几个西瓜,回到连队唤出他妹妹,在男排的山墙下一起吃瓜的情景。
  哥哥要被团部保卫科的人带走,是临近中午,看守他的战士到伙房给泽良打来了饭。饭是伙房得到命令专门给他做的 ,满满一盆面条,热腾腾的冒着香气。(面条通常是连队的病号饭) 泽良知道这盆面条的意味;眼泪一下从眼眶流出。他一口没吃。他想见她妹妹一面的要求被拒绝了。
  此刻,妹妹正在地里干活。正是插秧季节,一年的希望都寄于这些忙碌的日子。
  泽慧在半夜时分走进了海渤湾车站一个亮着灯光的小屋 ,怯怯的推开门,屋里有个大叔模样的人,是铁路上的板道工也或是值班的人。这些她都顾不上了,她只想着来讨口热水喝,身子被冻得嗦嗦发抖,她身后的两条长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直挺挺的,不再显得柔软与光亮。
  平日里班里的人都羡慕她,不仅因为她长的好看,多半也与她这两条辫子有关。
  连里有个女生的辫子被连长亲自下手用剪刀剪了去;当她把剪掉的辫子带回家时,一家人围着这双辫子痛哭起来。
  大叔模样的人问明情况,表示同情并同时表示要帮妹妹找哥哥,他一把搂过了妹妹,吻着她,一双手像蛇一样在她腰际游移…… 她被XX了,也有人說是被XXXX的。 总之,她没见到哥哥。回连后她变的麻木呆滞了,排里的人见了她也如躲瘟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经常看到她在连队的操场上转圈跑步,多半是天黑时,偶尔,会有一二声嘶喊,划破了高原的无边的天际。
  月亮躲进了云层里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屋里打牌玩。妹妹披头散发跑了进来,伸出两只手乱抓,一边抓一边哭喊着要找哥哥,坑上的被子褥子都被她掀翻在地——我们也只是愣在那里而已。
  妹妹泽慧办病退回城后嫁给了东营油田的一个工人。在一座山沟里过起了平静的日子。哥哥回城后用平反补发的钱在自家院里盖了一座二层小楼。也打算结婚生子了。
  许多年以后,我路过一家商场,从里面传来电影“小花”的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这是另一个妹妹的哀怨……  我却当成了泽良的妹妹——那个捧着一束枳棘草突然跑到我跟前的妹妹。



楼主热帖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枳棘草好文章!不错,欣赏下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罄竹难书的那个十年浩劫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至死难忘的那段岁月,祝福天堂中的兄妹俩。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个贴,欣赏枳棘草好文章~~~支~~~持~~~一~~~下~~~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枳棘草好文章!ding欣赏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枳棘草好文章!呵呵,抽空再来再来欣赏...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2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江河老战友,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它给我们带来的痛楚太多太多。你说的兄妹俩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他们所遭遇的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每个人都岌岌可危。八九年的风雨,我们能再回到这座城市这已经很幸运了,有多少人却永久留在了那里。有些事不敢深想,我们回来了就是胜利!时至今日还会有永久不能返回的梦境,由此可见这段岁月给我们造成的伤害有多重,深入骨髓。谢谢你!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2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酸,斯人已去,活着的人好好活,我们是幸运的,还活着。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里江河 于 2018-2-4 15:50 编辑

恶梦醒来是早晨,,,,,

谢战友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2-17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楼主的作品..........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2-25 01:57 , Processed in 0.59180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