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祝福知青朋友春节愉快!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9|回复: 11

下乡知青和村里的小芳——我们组知青的婚姻状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郭家队 于 2018-1-28 09:47 编辑

下乡知青和村里的小芳
钱华和赵敏

  钱华下乡插队的第二年,发现村里有一位叫赵敏的姑娘很出色,她身材修长、美目皓齿,在几十位村姑中是鹤立鸡群,比同组的六位女知青也胜出不少。赵敏的爷爷是解放前本村最大的地主;从事教育工作的父亲被错划成右派,劳改二年后被开除公职,一九五九年,将她们全家遣送原籍老家,当年赵敏十岁。从严格意义上说,敏子不能算是标准的农村姑娘。
  钱华把娶赵敏为妻作为自己最大目标和崇高的理想。他借口学习古汉语、哲学和书法,虚心拜赵敏父亲为师。赵老师一肚子学问无用武之地,能有一个知青学生教一教、发挥自己的特长,自然十分高兴。就诲人不倦、倾囊相授,经过认真学习,钱华受益匪浅,给以后的工作和事业帮助很大,这是后话。
  钱华登门求学之余,尽力帮老师家干活,赵老师因为劳改时受伤、左腿致残,干推车、挑担的一些营生困难,学生帮助干活,心安理得之后,不免格外喜欢钱华。聪明的赵敏姑娘早已洞悉钱华的真实意图,暗暗冷笑:“这个傻小子真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机会终于降临了。
  一九七零年春天,赵敏突然患上急性脑膜炎,头疼、呕吐、不醒人事。钱华得知立刻筹钱,请几个铁哥们帮忙,用担架抬着赵敏跋山涉水、步行四十多华里送县医院抢救。因救治及时,赵敏转危为安。住院期间,钱华衣不解带、跑里跑外地悉心照料,半个月,人瘦了十五斤。赵敏痊愈回家休养,父亲劝她说:“难得能有这样喜欢你的小伙子!我观察了三年多,钱华这个人,除了模样稍差些,其他方面都不错。你就和他那个谈谈吧。”赵敏垂下头轻轻点了点,几滴豆大的眼泪落在被子上。
  一九七三年,未婚的知青大部分分配工作、脱离农村。赵敏问钱华:“因为和我结婚,耽误了你进城吃商品粮,你后悔不?”
  “能娶你为妻,是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和自豪,给我个县长也不换!”钱华斩钉截铁地说。
  “傻瓜。”赵敏笑着打了丈夫两下。其实,钱华一点也不傻,而且处处精明过人。
  一九八零年,钱华分配到县供销社工作。供销社处境困难,穷得无钱给职工发工资。钱华主动请缨,让在铁路机务段当段长的大姐夫帮忙搞来几十个车皮,去吉林省买了八百立方木材,轰轰隆隆地拉回来。这一列车木材赚的钱足够供销社发一年的工资,钱华立刻升任销售科长。
  钱华正在审核条子销售木材,党委书记亲自来找钱华,央求他出马、再去东北采购木材。第二列车木材拉回来的当天,钱华如愿当上供销社的常务副总经理。
  县供销社池小水浅,难以实现钱华的宏大抱负。他调入市里一家百货商店、屈尊担任了一名科长,这家商店的前身就是他爷爷的产业,但很少有人知悉。
  一九九二年,趁着搞股份化、拍卖中小国有、集体企业之机,钱华贷款八百万联合几个同事把价值近亿的商店整体买下。奋斗二十多年后,钱华已成为涉足批发零售、房地产、酒店服务等多种领域的股份(集团)公司的老板,还拥有商会会长、政协常委等多个头衔,是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的座上客。
  赵敏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经常打扮的雍容华贵、仪态万方,挽着丈夫——钱华会长的手臂出席重大的庆典活动。
  钱华从岳父处学到的古诗文、哲学和书法派了大用场,他在各种会议上引经据典、滔滔不绝的精彩演讲和挥毫题字的书法作品令部属们称赞不已,都说:“咱们钱总文武双全,是货真价实的一代儒商!”

我们组知青的婚姻状况

  我们插队集体户一共十二人,其中是七男五女。一位男知青因篮球打得特棒被一家军工企业要去,而与我们失去联系,不知近况如何。六位男的,与胶县籍女工结婚的一人、与农村姑娘结婚的三人。五位女知青全部与农村青年结婚,其中三人嫁给插队所在村、二人嫁到青岛城阳农村。
  韩英下乡不到二年就结婚了,在知青大会上发言说:“我爱他是贫下中农出身,二十八岁就当了民兵排长。他身体好、能劳动,我要扎根农村一辈子!”韩英生孩子一个月后,我们去探望,她怀抱着肮脏小被包裹着的婴儿、把大家让进阴暗狭小的房子里,杂乱的屋子里有浓重的腥臭气味。我们无话可说,很快就告辞逃离。
  秀玲是一九四六年出生的,岁数较大。担任民办教师时,结识了一个离异的农村男教师,二人结婚后不久,执教的学校被合并到外村,他们失去民办教师职业,只好到生产队劳动。
  韩、秀二人,是因为爸爸另娶了老婆,她们不愿回青岛的家见凶恶的后娘,就早早嫁给农家,至今还留在村子里。现在,她们的言语、服饰、举动早已经被当地化,和村里其他老太婆没有任何区别了。不能返回到出生地青岛,是她们内心深处的疮疤和痛。
  李春回了原籍,嫁给了老家的农村青年,听说在六年前就去世了。
  另两位女知青刘某和郑某,鬼使神差地结伴嫁到青岛近郊的农村,两个农村丈夫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识字不多、不干家务、不讲卫生、喜欢喝酒。
  慕强下乡时已经二十一岁了,他结识了本队的一个中年农民,二人气味相投,常常聚在一起喝酒。慕强二十五岁那年,农民朋友提出要把十九岁的闺女莲儿嫁给慕强。慕强抵挡不了诱惑、就断绝了与本组女知青刘某的恋爱关系,娶了俊俏的村姑莲儿,永远地留在了插队的村子,实现了“扎根农村一辈子”的庄重誓言。
  李广下乡后,和生产队的一名男青年结成好朋友。五年后,和好友的妹妹结为“秦晋之好”。一九七二年知青分配就工,有一项严格规定:“登记结婚的不予安排!”李广痛失良机,万分懊恼,与妻子、舅子密谋一番,决定分居假离婚,待分配工作后再相机复婚。
  李广离婚后,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与妻子偷偷幽会,企图遮人耳目。可是干部们高瞻远瞩、社员群众个个目光如炬,一致认定李广是假离婚、欺骗组织,就不同意李广农转非进工厂。争执了三年多,安置办终于把他分到县钢球厂。
  李广不简单,苦干两年当了车间主任,五年后当了生产副厂长,顺便把复婚的老婆弄到钢球厂作农民合同工。后来,李广的儿子重点大学毕业,在青岛某大公司担任技术工作。李广两口在青岛购置房子,把孙子带大后,闲着没事,老两口就结伴到白沙河岸、坐着马扎子钓鱼,每天早出晚归,晒得黢黑、像个非洲人。
  老丁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大哥和嫂子生活。他好逸恶劳,不出工干活,穿着破衣烂衫到处招摇过市,经常光着屁股下河捉鱼回去熬汤喝,在村里影响极坏。一九七二年被革命委员会戴上“坏分子”的帽子,押送公社“战山河指挥部”教养队强制劳动改造,一九八零年摘掉了四类分子“帽子”,返回青岛,分在娄山后某企业工作。听说在李沧区找了位丧偶女教师作老婆,五十岁才有了家。
  隋忠的社会经历很复杂,曾经被劳改了三年,六五年下乡时已经二十多岁了。从六九年起至今四十八年了,我再没见到他,听说他住水清沟一带,仍是光棍一条。
  桂山分在胶县锻压机械厂工作,娶了胶县籍的女工。我们组的七男五女十二位知青,没成全一对知青夫妻。      一九七一年冬天,吕璇、王宏文、桂山三人办好返城手续,准备好了行装,第二天就要离开插队六年半多的村庄回青岛。已结婚成家的慕强、李广、韩英、秀玲,还有仍然是单身汉的隋忠和戴着“坏分子”帽子的老丁聚在一起送别吕、王、桂三位兄弟。九个已经不年轻的知青围着一盏如豆的小油灯挤坐在土炕上,默默的相对无言。韩英首先低头捂嘴抽泣,紧接着九人先后大哭起来。即将返城的三人为六年多的艰难、为终于能返城回家而悲喜交加地哭;那仍然滞留农村的六个知青,为不能一起返回青岛老家、很可能要当一辈子农民而痛彻心扉地哭。
      大家一起为逝去的六年多青春、为自己现在的处境和未来难以预料的命运而嚎啕痛哭,这一场哭啊,哭得涕泪横飞、声嘶力竭,哭得惊天动地、天昏地暗,闻声而来的乡亲们也陪着抹泪、嗟叹不已,八个老知青直哭的力尽、声哑、泪干才作罢。
               乡村兰儿勇斗城里小姑子
一九六四年深秋,高密县东河村来了一帮青岛知青,大队把知青平均分给了六个生产队,每队两个,十九岁的赵勇分到了二队。
二队有姑娘叫郑晓兰,十八岁了,小名叫兰儿。兰儿身材健壮,五官长得也算过得去,就是皮肤黑一些。兰儿对自己脸黑很在意,用了许多方法保护,比如出门戴草帽、回家洗脸擦雪花膏,但都不管用。于是,兰儿对脸比较白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很羡慕。
男知青赵勇的皮肤白皙,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比不上他。兰儿对赵勇就很着迷、很爱慕,经常回家夸赞。二队的农村小伙心里不服气,说:“赵勇不就是一张皮吗?使劲晒他一伏天,说不定连我们也不如!”可是赵勇十分扛晒,在广阔天地晒了好几年也没晒得太黑,反倒红润好看许多。
过了一年半多,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赵勇和其他知青一窝蜂似得跑到县城里闹革命,又结伴北上南下去游山玩水。兰儿好几个月见不到赵勇,心里惆怅、若有所失。半年后,赵勇和知青们铩羽归来,重新扛起农具、参加农业劳动。兰儿看见赵勇心里高兴,脸上重新浮出笑容。
兰儿爹娘已看出女儿心事,爹对兰儿说:“赵勇不是一个能干农活的料,光凭脸俊皮肤白能顶饭吃?再说,他爹是历史反—革—命,咱家是富农,村干部要说咱是一丘之貉?”兰儿哀求爹爹说:“我从心里喜欢赵勇,他干活差一些不要紧,我使劲多干。就是再穷、再苦,我也心甘情愿!”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说同意、也没表示反对。
兰儿悄悄对娘说:“我愿意嫁给赵勇,哪怕是给他作一年老婆就死了,也心甘情愿!”兰儿娘听到兰儿的两个心甘情愿,知道闺女是铁心爱上赵勇了。
文革期间,各级政府机关无心关注下乡知青,知青点陷入瓦解状态,知青有回原籍老家的、有随父母到三线的、有结婚的、也有因‘病’回青的。伙房解散了,余下的知青只好各自起火造饭,饥一顿、饱一顿的没有着落。兰儿娘爹趁机邀请赵勇来他家入伙,赵勇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赵勇来家入伙吃饭,兰儿喜出望外,从此格外勤谨热情,天天喜笑颜开地侍候爹娘和赵勇。一九七零年底,兰儿和赵勇登记结婚,知青点的三间屋做了他们的新房。二人恩爱、相濡如沫,虽然劳苦但心里甜蜜,六年中生了两个女儿。
一九七九年底,赵勇分配到高密物资局工作,留下兰儿和女儿在家过日子。一九八三年,赵勇跳槽到青岛某单位,因为工作忙,回高密东河村的日子越来越少,兰儿想念赵勇,晚上思忖:“他青岛工作不常回高密,我见不到男人,孩子见不到爸爸,久而久之会不会出幺蛾子?”兰儿思谋了三个晚上,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应急方案。
过了腊月二十三,兰儿写信告诉赵勇,她要领着孩子去青岛,和公公婆婆一起过个年,让赵勇在青岛等着就行,不必回高密过春节。
赵勇心里暗暗叫苦,他家住在台东,只有两间二十几平米的小平房,父母一间、两个妹妹住一间,平时自己回家都没地睡觉。一下子塞进去两大人、两孩子一起过年,这如何是好?赵勇爹说:“媳妇、孙女回来过年,是理所应当。不能阻拦!你两个妹妹和你娘住一间,你两口和孩子住一间,我在外面的小厨房里凑付一下,不就是三天、五天的嘛。”
除夕上午,赵勇到车站把兰儿娘仨接回家,兰儿带来大包、小包的礼品,有精面粉、花生油、粉条鸡蛋、猪肉,还有两大包高密特产点心——又香又甜的‘芝麻滚’。这些东西在八十年代都是紧俏、稀罕的食品,赵勇一家三代八口过了一个热闹、丰盛、快乐的春节。
本来四个人住二十平米就够挤巴的,骤然增加了四个人,更显得人满为患,特别是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到处跑,婆婆和小姑子开始烦躁起来,希望兰儿赶快领着孩子回高密。
过了初三,见兰儿丝毫没有走的迹象,大小姑忍不住催问嫂子,准备何时动身回老家。兰儿装作很惊奇,平静地说:“谁说我们要回高密?这次来就不走了。”
二小姑插话说:“嫂子啊,你看看,这两间破屋子,怎么能住下八个人,你们快回高密吧,再不走,我们就不客气了。”
“好妹妹,你们不客气了?我是一点都不怕的。俗话说‘娘家是儿子的江山,闺女的饭店。’你千万要记住,我是你们的娘家大嫂子!咱们最好不要撕破脸面为好。再说,你二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赶快找个有房子的婆家嫁出去是正经。娘家这么窄巴,还赖着不走,有什么意思。”
兰儿反客为主,搞得两个小姑子面面相觑、束手无策。赵勇见她们姑嫂争执,早已溜出去找朋友喝酒了。
小姑子经过多年的文革锻炼,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决定采取革命手段清理家中的队伍。一天上午,趁赵勇不在家,两人就合力推嫂子出屋,强行驱逐兰儿娘们回高密,两个小孩见状大哭。谁知兰儿强壮、合她们二人之力也推兰儿不动,反被她一拨一个趔趄。赵勇爹娘见状赶快喝退两个女儿,兰儿气不喘、脸不红,平静地回屋去哄女儿别哭。
小姑子们见实在斗不过身高体壮、能言善辩的嫂子,只好甘拜下风,赶快已定把婚期提前,早早嫁出去了事。赵勇爹终于从冬寒、夏热的小厨房搬出了与老伴相聚。
赵勇找户籍科长的老同学把兰儿娘仨的户口迁到青岛市区,两个女儿在台东某小学上学。赵勇从南方贩运来大量的布匹,让兰儿在台东千叶商场批发和零售。那年头,只要胆量大,肯吃苦,钱就好挣,卖布有八成的利润,兰儿一个月能赚五千元,抵得上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收入。兰儿不忘娘家,叫哥哥到她这里来批发布去高密城卖,兰儿娘家也富裕起来。
  一九九四年,俞振声主政青岛期间,台东棚户区改造,赵勇家的二十平米小爬爬房分到了浮山后新区的两套各六十平米的套一房。兰儿又添上了现金八万元,给婆婆置换了一套七十平米的套二,自己置换了一套八十八平米的小套三。拿到房钥匙后,把房子装潢一新,添置全套崭新家具,全家过上了中国式的小康生活。
       兰儿处事周到、讲礼节,孝敬公婆一丝不苟,和两个小姑关系早已修复,把早先争房间的往事当做了如今的笑谈,现在姑嫂关系亲密,来往频繁、感情密切。大女儿经营着一家饭店,二女在一所中专学校任教。她家早已搬入一处配置电梯的一百三十多平米套三房安居,老两口舒闲、悠哉地安度着幸福的晚年。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1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得不说一人一个命。
我们组6男2女,严重的狼多肉少,也没配成对。
在县城就业的两个男生找了同时就业的潍坊女知青。
我们组长后来去了昌潍中心医院工作,与院长的女儿成家。

点评

我们组两男十女,下乡时带队的公社干部私下严肃地对我讲:“你是组长,绝对不能在组内搞对象,会造成混乱的”。那时候年小还没长出喉结,也不懂得欣赏女孩子,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09:49
一九六五年及以前下乡的,最后留在农村的比较多,六八年以后的知青要幸运得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1 22:28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67届老知青 发表于 2018-1-21 20:12
不得不说一人一个命。
我们组6男2女,严重的狼多肉少,也没配成对。
在县城就业的两个男生找了同时就业的 ...

一九六五年及以前下乡的,最后留在农村的比较多,六八年以后的知青要幸运得多。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2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敏和钱华,算是知青中的精英夫妇了,不容易!

郭兄的这篇文章,给俺的感觉就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却又欲罢不能。我们这一辈真不易,如果时光倒流,我们还会有更好的选择么?沉思中……

点评

钱华和赵敏夫妇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是假的,故事内容是真真实实的而且要丰富几十倍。钱华的祖父当年是上海英华大商行的襄理,即咱们说的“买办资产阶级”,其父也不是一般普通人可比。钱华有很高的商业才能和天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14:39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2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67届老知青 发表于 2018-1-21 20:12
不得不说一人一个命。
我们组6男2女,严重的狼多肉少,也没配成对。
在县城就业的两个男生找了同时就业的 ...

  我们组两男十女,下乡时分管知青的公社干部私下严肃地对我讲:“你是组长,绝对不能在组内搞对象,会造成混乱的”。那时候年小还没长出喉结,也不懂得欣赏女孩子,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俺组的十位女童鞋大多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她们十几分钟的聚首就能拿出一个时辰的演出,吹拉弹唱能歌善舞。公社驻地的大集上只要她们一出现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不演出一台节目就回不了家。
  她们真可爱!都十分十分的可爱!

点评

我要是在你们组就好了,眼就不够使得了,不知看哪一个好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3 12:27
你们组里有十个能歌善舞的女同学?可惜你太年轻还没长出喉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14:42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8-1-22 09:43
赵敏和钱华,算是知青中的精英夫妇了,不容易!

郭兄的这篇文章,给俺的感觉就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却又 ...

钱华和赵敏夫妇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是假的,故事内容是真真实实的而且要丰富几十倍。钱华的祖父当年是上海英华大商行的襄理,即咱们说的“买办资产阶级”,其父也不是一般普通人可比。钱华有很高的商业才能和天赋,一定与他的家庭渊源有密切关系。钱华创造出的商业成就在全国的知青群中也是很罕见的。

点评

遗传基因!怪不得文革期间血统论盛行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16:57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家队 于 2018-1-22 14:51 编辑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8-1-22 09:49
  我们组两男十女,下乡时分管知青的公社干部私下严肃地对我讲:“你是组长,绝对不能在组内搞对象,会 ...

组里十个能歌善舞的女同学?两个男同学有幸加入了“芙蓉国”;本来是“粥多憎少、狼少肉多”,可惜你们太年轻还没长出喉结。

点评

不可惜,我们组的另一位男同学成功了。本来我也应该成功,只是怕影响对方的政治前途做了违心的决定,不说了,心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17:00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2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家队 发表于 2018-1-22 14:39
钱华和赵敏夫妇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是假的,故事内容是真真实实的而且要丰富几十倍。钱华的祖父当年是上 ...

遗传基因!怪不得文革期间血统论盛行呢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2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家队 发表于 2018-1-22 14:42
组里十个能歌善舞的女同学?两个男同学有幸加入了“芙蓉国”;本来是“粥多憎少、狼少肉多”,可惜你们太 ...

不可惜,我们组的另一位男同学成功了。本来我也应该成功,只是怕影响对方的政治前途做了违心的决定,不说了,心痛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3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生难忘的一段历史,真真切切!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3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8-1-22 09:49
  我们组两男十女,下乡时分管知青的公社干部私下严肃地对我讲:“你是组长,绝对不能在组内搞对象,会 ...

我要是在你们组就好了,眼就不够使得了,不知看哪一个好了。

点评

呵呵,那时候咱们是临县呀,干嘛不来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3 14:57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23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67届老知青 发表于 2018-1-23 12:27
我要是在你们组就好了,眼就不够使得了,不知看哪一个好了。

呵呵,那时候咱们是临县呀,干嘛不来呀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2-25 01:30 , Processed in 1.14157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