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9|回复: 18

[原创小说] 忘不了的初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忘不了的初恋
——献给我爱着的玲玲      
海嗨

  孟波接了一个电话之后飞快地向着中心医院跑去。
  要知道那可是个专门治疗肿瘤的地方。
  按计划今天上午他是要到市老年大学去上书法课的,可他刚坐上汽车打开电门要起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这电话本来他是不想接的,要知道那些戴着一千零一度近视眼镜的售楼小_姐们经常给他打电话,问他买不买楼?
  他说不买。
  其中有一个死了爹紧接着又死了娘的售楼小_姐是紧追不舍地说,你留着钱有什么用?等你死了能带走吗?
  孟波气得脸都铁青了,他像放连珠炮似的说,不买不买就不买!说完他就关了手机。
  现在他可学精了,再有这样的电话还没等那售楼小_姐讲完他就说我买了。
  那小_姐问是在我们这里买的吗?
  孟波一边点着头一边一字一顿地说,就在你那里买的。说完他就关了手机,顿时他感到心里美滋滋的,他知道那个售楼小_姐肯定是悔青了肠子,要不痛得要死去上吊了。
  还有一次,一个搞金融的色盲小_姐给他打电话说,今天股票绿了,你掏钱快买吧。
  孟波的气是不打一处来,他说买你妈妈个屁,我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买那干什么?真是岂有此理!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我的血压那还不得跟着上窜下跳,再说了我的那好多年都不见长的心脏跟着那大盘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那还不得把我折腾死?
  也不知道那个搞金融的色盲小_姐听还是没听?
  反正他是说完了,她听不听好像是对他无所谓似的,尤其是他像放连珠炮似的话语射出去之后他感到了无比的痛快。
  至于楼啊股票啊什么的孟波他是不关心了。
  他想得很对,每天去老年大学一边和老师交流着一边练练书法,这是他最得意的事了,他很清楚这叫修心养性,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什么心事了,反正他是里里外外一把手,自己吃饱全家不饿。
  不不!他还有心事那就是他的初恋情人玲玲。
  这不机会来了。
  电话是玲玲的女儿打来的。
  喂喂,你找谁?孟波问道。
  我……我……玲玲的女儿支吾着。
  孟波知道又是那些漫无边际的售楼的卖股票的还有那些卖什么保健品的小_姐们打来的,他刚想放下手机,只听玲玲的女儿说,这电话是她妈妈要打的。
  你妈妈,你妈妈是谁?孟波赶紧问。
  我妈妈叫玲玲。玲玲的女儿说。
  玲玲她怎么的了?孟波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就很着急地问,要知道有四十多年了他俩从来没联系过。
  玲玲的女儿说,她妈妈两年前就得了肝癌,现在在中心医院里她一会儿昏迷一会儿清醒,她清醒的时候在嘴边上一直念叨着“波波波”的,这一次醒来她从内衣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我,我一看是一个电话号码就直接给您打过去了。
  孟波不知道,玲玲是怎么知道他这个电话号码的?
  不能管这些了,他要去看玲玲。
  一进病房他看见玲玲的鼻子上插着氧气管躺在床上,她的两只没有太多光亮的眼睛向着病房的门口张望着。
  玲玲的女儿很知趣地拉着她爸爸的手走出了病房。
  你这是……孟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来了。玲玲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她望着孟波低声说。
  当年咱俩不是说好了要白头到老嘛,你这是……孟波皱着眉头望着玲玲说。
  是啊,当年下乡在知青组的时候晚上吃完了饭他俩经常手拉着手到村东的小河边去散步,有时走累了,他俩就坐在了小河边上的一棵大柳树下,到了夏天他俩一边听着河里青蛙打情骂俏的哇哇声,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们无聊的追逐,有的时候玲玲就不知不觉地依偎在孟波的怀里,她有些天真地对着孟波说这一辈子非你不嫁,孟波也一边点着头一边望着玲玲说这一辈子非你不娶,当然了那时他俩还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白头到老。
  可今天你这是怎么的了?孟波还是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他望着玲玲说,咱俩还不到七十啊。
  玲玲只是笑没作答。
  当年咱俩还说谁先活到九十七奈何桥上再等三年。孟波一边摇着头一边说,他好像是眼里含着泪。
  玲玲想起来了,他俩下乡后的第八个年头,那是夏天的一个晚上,县里来了个放映队放的电影是《刘三姐》,散了电影后他俩又手拉着手来到了村东的小河边坐在了那棵大柳树下,玲玲有些自然地躺在孟波的怀里。
  孟波深情地用手指戳着她的鼻子说,你活到九十七奈何桥上再等我三年。
  玲玲也用手指戳着孟波的鼻子说,等你等你,一定在奈何桥上再等你三年。说完了她就咯咯地笑。
  现在倒好,你怎么能说话不当话呢?孟波埋怨着玲玲说。
  这都是天意。玲玲喃喃地说。
  天意?难道咱俩没结婚也是天意?孟波好像是不明白地望着玲玲问道。
  玲玲没说话只是摇了两下头。
  玲玲的返城通知书下来了,她高兴地去找孟波。
  孟波望着她两眼直直的有些发呆。
  玲玲知道他没有接到返城通知。
  临走的时候,孟波狠劲地拉着玲玲的手。
  玲玲深情地望了孟波一眼说,你别着急,我先回去等你。
  孟波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拉住玲玲的手。
  玲玲背着行李走了。
  孟波望着她的背影他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直到两年之后他才接到了返城的通知,可他刚回到家就听说玲玲结婚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独自在家哭了三天三夜。
  再往后他去了外地参加了工作。
  玲玲望着孟波说,冷。
  孟波来到了她的背后把她轻轻地托起,然后他坐在床上让她慢慢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玲玲感到了一阵温暖,她仿佛觉得一阵电流迅速地通过了她的全身,她感到麻酥酥的,她感到和当年下乡的时候一样。
  有一天晚上他俩坐在小河边上,背靠着大柳树聆听着河里男女青蛙调情的怪叫,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布满了阴云零零星星地下起了雨点儿,孟波一下子把玲玲揽在怀里,他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护着她,不一会儿孟波的后背全淋湿了,可玲玲感到身上暖洋洋的。
  一样,和现在一样,一样。玲玲在心里不住地叨叨着,她好像是感到了满足,她知道这是她找了四十多年的感觉。
  你怎么能不等我就结婚了呢?孟波把嘴附在玲玲的耳朵旁边问道。
  玲玲说,回城后她的爸爸妈妈见她年龄大了就催着她快嫁人。
  她不同意说她已经有人了。
  她的爸爸妈妈问谁?
  玲玲说是孟波,她还说要等他回城。
  可她的爸爸妈妈死活不同意,他们认识孟波就是同在一个街道上住着和玲玲一起下乡的那小子,他们也知道孟波那小子没回城。
  玲玲执意要等,可正在这时她的爸爸得了重病急需用钱,她的妈妈就托了媒人给她找了个海员。
  玲玲哭了三天三夜,她死活就是不同意,她想过如果她的爸爸妈妈再逼她,她就到另一个世界去,可谁知有一天晚上她的妈妈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她的床前给她跪下了,她的妈妈带着哭腔说,你就委屈点救救你爸爸吧。
  玲玲就是不从。
  正在这时她的爸爸也拖着病体来到了玲玲的床前跪了下来。
  没了办法,玲玲大哭着点了头。
  在玲玲结婚后的第二年她知道了她的爸爸当时是拿了份假病历骗了她说得了不治之症,可这时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她有了女儿。
  孟波听完了好像是知道了什么,可他还是不明白地对着玲玲问道,我退休后来到了这里你是怎么知道了我的电话号码呢?
  玲玲说,结婚后她还是日夜思念着孟波就四下里打听他的消息,终于有一天她在一个朋友那里听到了他回来的消息就直接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可她始终没有勇气联系他,只能把电话号码藏在贴身的衣兜里,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偷偷地拿出来看,看着看着她就流开了眼泪。
  有的时候她竟呜呜地哭出了声。
  玲玲的男人听见了就急忙起床问怎么了?
  玲玲摇着头说她做梦了。
  玲玲的男人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玲玲她每天夜里怎么净爱做些掉眼泪的梦?
  那你怎么现在敢联系了呢?孟波还是不明白地问道。
  玲玲说,她经常想人活着为什么不能和自己心上的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现在她想明白了,她已经是个快走到生命终点了的人了,在这关键的时刻她要让自己心爱的人陪伴到最后,她觉得她的这个要求不过分,于是她就鼓起勇气叫她的女儿给他打了电话。
  孟波觉得玲玲的作法对,可他更觉得能在玲玲生命的最后一刻陪伴着她也是一种缘分,当然了他更不管那些什么风什么雨的了。
  玲玲说,我冷。
  孟波使劲抱紧了她问道,还冷吗?
  玲玲点了点头,那意思是不冷了。
  孟波望着玲玲有些满足地笑了。
  玲玲深情地望着孟波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说,当初你能和我一起返城就好了。
  孟波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当年在土改的时候不知是哪位二大爷把他家的家庭成分定的和天一样高。
  玲玲有些失望地说,如果当时你能和我一起返城,即便是我的爸爸妈妈不同意,那咱们也可以远走高飞。
  孟波望着玲玲连连地摇着头。
  在我要和那海员结婚前的那些日子里,我想去下乡的地方找你,咱再来到那条小河边的那棵大柳树旁……说到这里玲玲停了下来,她望了一会儿孟波又说,其实我恨你,咱们认识了八年当时你的胆子也小了,你怎么能不和我发生关系让我怀孕呢?那样咱俩就可能一辈子在一起了。玲玲说完显出了一些自豪的样子。
  孟波一边还是望着玲玲一边摇着头,他知道当年自己最致命的缺点就是胆小,可不胆小又能怎么样呢?那时候有文件结了婚的知青就永远不能回城,自己不能回城不要紧关键是怕耽误了玲玲的一生他不忍心。
  玲玲不明白地望着孟波。
  当年咱下乡的时候你扎着的两条大辫子真好看。孟波岔开了话题说。
  玲玲笑了笑说,你说的是哪个女孩?是不是你心目中的女孩太多了想乱了?
  孟波说,我这一生中心里只有你。
  所以,你一直没有找老婆。玲玲深情地回过头来望着孟波的脸问道。
  孟波点了两下头说,我找过,这世上再也没有你这么好的女人了。
  玲玲笑了笑问道,我漂亮吗?
  孟波一边笑着一边点着头。
  我漂亮,你怎么还能记错了当年咱一起下乡的时候我扎得是大辫子?玲玲有些不高兴地对着孟波说。
  孟波笑了笑说,我说的是李春波的歌曲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是她扎着两个大辫子长又长。
  他知道自己每次想起玲玲的时候就一边流着泪,一边哼哼着唱,尤其是到了晚上他独自躺在床上一直唱到天亮,一直唱到把眼泪流干。
  那你说,当时我的头发是什么发型?玲玲对着孟波问道。
  孟波连想也没想地说,当年你扎的是两个小辫子,像两个笤帚疙瘩。
  玲玲又笑了笑说,你说的是电影《英雄儿女》里王成的妹妹王芳吧。她知道当年这块电影也是和孟波一起看的。
  当时孟波一边看还一边对着玲玲说,你就是王芳。
  玲玲对着他笑了笑说,那你就是王成了。
  孟波望着她笑了。
  玲玲也望着他笑了。
  是王芳。孟波笑着说。
  你说,当年我的头发是什么发型?玲玲继续追问着。
  这能想错了。孟波说。
  那你说。玲玲催促着说。
  当年你扎的是女篮五号头,那时候都行这个。孟波一边说着一边在玲玲的脸上吻了一下。
  玲玲听了后高兴地笑了笑说,你还和当年一样逗。说完她的头向一侧歪去,两只手无力地垂在了病床上。
  玲玲,玲玲,孟波大声叫着。
  门呼地一声推开了。
  先进来的是玲玲的男人,随后进来的是玲玲的女儿。
  玲玲的男人看见孟波抱着玲玲的身体,嘴还在玲玲的脸上寻找着什么就大声疾呼着干什么干什么?
  孟波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吧嗒吧嗒地滴在玲玲的脸上。
  玲玲没有反应。
  干什么?你干什么?玲玲的男人大声叫着。
  孟波擦了两把眼泪,随后就轻轻地把玲玲放倒在病床上。
  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玲玲的男人还是不依不饶地大声叫着。
  顿时,医院里的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们都围拢了过来,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孟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这是谁?这个人是谁?玲玲的男人用手指着孟波的背影问道。
  玲玲的女儿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她的爸爸。
  可能是领导吧。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领导?领导就应该这样?玲玲的男人还是用手指着病房外面说。
  玲玲的女儿低着头没说话。
  腐败!官场上的腐败!中纪委你怎么不好好查查你的干部呢?你们看看这些当领导的都腐败到什么程度了?玲玲的男人一边吼着一边把手从病房外面抽回来又指着玲玲的女儿问道,你妈妈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了?
  玲玲的女儿望着她的爸爸说,你别说了,这是我妈妈的意思,她有权利这么做!
  权利?什么权利?哪个领导有权利这么做?你说,你妈妈怎么能给我戴绿帽子呢?玲玲的男人还是大叫着。
  你别说了。玲玲的女儿对着她的爸爸说。
  不说我这口气……玲玲的男人话还没说完就一头倒在了地上。
  玲玲的女儿就赶紧上前一边抱着他一边叫着爸爸。
  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们把玲玲的男人急急忙忙地抬进了抢救室。
  玲玲的女儿在后面一边哭着一边叫着爸爸,她知道他有高血压病。
  孟波出了医院的门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车子里。
  要到哪里去?
  要到哪里去?
  孟波还真不知道自己此时要到哪里去?
  去老年大学上书法课,听老师那像放狗屁一样的讲话?
  去他的,听那个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孟波一扭钥匙打开了车。
  到哪里去呢?
  孟波还没想好就起步走了。
  不一会儿就进了快速道。
  远处一排一排的高楼大厦心急火燎地向后闪去。
  公路两旁的大树都乖乖地低着头垂着双手,它们知道孟波这小子疯了,它们谁都不敢正眼看他,假如他看见谁不顺眼他定会停下车,轻者是左右开弓扇耳光,重者是拳打脚踢打它个生活不能自理。
  车子飞快地跑着。
  要到哪里去呢?
  管他呢?走到哪算到哪?
  刚才,就是在刚才,玲玲说他胆小,他承认当时自己太胆小了,假如他胆子大一点儿就不管那三七二十一让玲玲怀孕,玲玲的爸爸妈妈你们看怎么办吧?大队长大队书记公社党委和市知青办你们也都看着办吧,玲玲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枪毙我好了,你们枪毙我好了。孟波一边想着一边还在车子里大喊了起来,那声音压过了发动机的嗡嗡声。
  他突然感觉到此时自己就是老天爷。
  车子飞快地跑着。
  要到哪里去呢?
  要不去找找当年土改的时候那位给他家定成分的二大爷看看能不能把他家的成分再改一改,哪怕再低一寸低一分的也好,那样说不定他就会和玲玲一起返城了。
  当时玲玲的爸爸妈妈见玲玲回来了就知道孟波他这一辈子肯定是回不来了,他这一辈子肯定是农业户口了,看样子玲玲的爸爸妈妈知道他家的成分高。
  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当年给他家定成分的那位二大爷也不一定在世上了,说不准他人也随着他身上的一个个光环一同入土了呢?可现在话又说回来了,假如他还在人世上也不会给他家改成分了,要知道现在“成分”这俩字不知是哪位高人已经从字典里挖走了,即便是零零碎碎的有也已经不比从前了,现在一吨也值不了几个小钱,不像以前一两也要上万块,还不能讲价。
  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老天爷啊,我和玲玲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我们俩人在一起,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们呢?难道说你就这样无情吗?你就这么无情吗?现在你把玲玲带走了,你是不是想让我们俩在下一辈子再在一起呢?老天爷你说话呀,老天爷你就答应我们吧!老天爷你行行好你就答应我们吧!你就答应我们吧!让我们俩人在一起吧老天爷,这一辈子不能了,那下一辈子让我和玲玲在一起吧,我等着……我等着……在这里我和玲玲先谢谢你……先谢谢你……孟波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流开了眼泪,不一会儿他胸前的衣襟湿了。
  车子飞快地跑着。
  要到哪里去呢?
  刚才,就在刚才玲玲脸上带着笑永远定格在了那里,孟波知道她感到了满足,她感到了幸福……车子颠簸了一下。
  孟波打了一个激灵。
  远处一排排的高楼大厦和这路旁的一棵棵大树还是争先恐后地向后躲闪着。
  孟波想起来了当年下乡时他和玲玲第一次约会的那条小河和那棵大柳树,他还想起来自己借着月光在那棵大柳树底下用手指写下了不求同日生,但愿同日长眠几个字,虽然不那么工整,但是他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
  想到这里,他猛地调转了车头。
  他要去找那棵大柳树看看他当年在地下写的那几个字还不在?
  他要去找那条小河,他知道那条小河很深。

楼主热帖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2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初恋》好文章!不错,欣赏下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2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初恋》好文章,谢谢分享了!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2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初恋》好文章呀!欣赏、欣赏了,谢谢!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2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悲苦的命运,好文!

初恋是永生难忘的,特别是那个特殊的年代,多少鸳鸯被社会、世俗甚至亲人拆散!
试想,如果当年为他/她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心甘情愿的牺牲。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或丈夫,当年的牺牲值得么?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2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初恋》好文章!我顶啊,顶呀,接着顶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3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不了的初恋》好文章呀!欣赏、欣赏了,谢谢!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1-13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孟波和玲玲青梅竹马、相爱五十多年,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怨下乡?怨成分?怨父母?怨胆小?怨贫穷?还是怨老天爷?
玲玲最终含着微笑在心爱的初恋情人怀里安然去世。结尾突兀,很有创意。
故事不长,内容丰富,可以扩展成中篇小说或电影、电视剧本。写的好!

点评

那个年代,有情人不成眷属似乎成为常态,悲苦是往往贯穿一生。默默的祝福初恋情人一生幸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6 09:16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汪舒怀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计佩玉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毕熙阳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题材我想了很长时间,结构怎样?情节怎样?结尾怎样?起先我写了出来,觉得不满意就又改,改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写出来了这个不成样的东西。
能得到老兄的关注我感到了欣慰!谢谢青岛老三届!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丰元英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靳风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郭家队老兄的关注!
这个题材很沉重,这是我们这一代人遇到比较多的事情,俩人上学下乡在一起,由于各种原因返城的时候又不能同时返,一人返城受到了各种压力,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能低头......
再一次谢谢郭家队老兄的点评!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1-19 03:34 , Processed in 1.22010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