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6|回复: 21

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盐滩小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寻找童年时代的记忆——盐滩小学
  在六十二年前——一九五五年夏天,我七周岁,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妈妈领着我去国棉五厂子弟小学报名和接受目测面试。过了几天,学校经过统计,发现报名学童已经超过原定的招生名额,就把报名入学的孩子们按出生的年月日由大到小顺序排列,从前面录取够名额后,其余年龄较小的一律不收,要大家等待明年再报名上学不迟,我不幸就在被淘汰的名单之中。那时候,我父亲正在该校任教,如果去找有关教师打个招呼,录取我入学是一定没有问题的;可是他老人家清高迂腐、墨守成规,竟不肯为自己的孩子走“后门”。
  眼瞅着一起长大的玩伴们都要上学了,我不愿意再等一年。于是哭闹着要上学。母亲无奈,只好领着我越过四流南路的大马路,到盐滩村小学报名申请入学。
  国棉五厂子弟小学紧邻我们居住的第一宿舍,上学时从一个东便门进去就行,连宿舍大门都不用出,多方便呀!可是因为父亲遵守学校规定、不肯张嘴求人,使得我舍近求远、跑远道、过马路,上了六年的盐滩村小学。
  背上妈妈用蓝色旧帆布做的小书包,里面装着薄薄的两册课本、一只铅笔和一个沉甸甸的石板,我连蹦带跳地跑出宿舍大门、越过马路、奶牛场、和化工厂自建宿舍就到了盐滩小学。走进教室,同几十个年龄不一的孩子端坐在课桌前,瞪大眼睛好奇地听老师讲课,从这天起,我成为了一名小学生。
  从一年级开学到小学毕业六年中,我的父母没去过一次盐滩小学,更没接送过我一次!我也没记得学校老师曾召开过家长会。
  一年级上语文课,先学习老式汉语拼音——伯婆默佛、得特呢勒,才学会了老拼音,二年级又重新学用英文字母制定的新拼音。学了三年繁体字,四年级又开始学简化汉字。做作业时,不小心会把已经简化的字写成繁体,老师就按教学大纲规定予以打叉判错。可是老师们有时也会在黑板上写繁体字,我们无权打叉,就齐声高声喊:“你写错了!”。
  到现在,大部分的繁体字我都能认得,其中的许多繁体字还会写。繁体字笔画多,但其内涵丰富多彩、含义深刻,字形也端庄美观。可能是因为曾学过的原因,直到现在还很喜欢繁体字。
  薄薄的两册课本根本不够学的,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玩耍上。玩什么呢?女孩子们跳绳、跳方、踢毽、拾沙袋、翻‘面单’;男孩子除了玩上述玩意外,还玩滚铁环、打‘简’、捉迷藏、爬树、捉鸟、斗蟋蟀;口袋里常常装着几十粒杏核,得便就用来玩跳山、蹦台阶、拾‘巴古’等,能玩出十几种花样。有的时候,会跟随年龄大的孩子去北大河洗澡、去沙岭庄的海边捉蟹子、捡小鱼虾。
  有几个大孩子在我们宿舍区一个偏僻隐蔽处偷偷挖了一个小小的地道工程。是一个口径五六十厘米的直筒,垂直掘到一米半深后,再向旁边水平延伸挖三、四米,然后掏出一个两三平米的活动室。他们高兴时就会带领我们几个小孩钻进去,点上一只半截蜡烛,一人用手高高地擎着,大家紧挨着坐下、屏住呼吸不说话,用我们小小的心灵静静地体验那神秘诡异的感觉。
  当年的盐滩村小学还不如现在偏远地区的农村小学。它只有一排十几间简陋的平房教室,后面的一片空地是操场,除了两个破足球门外其他什么体育设施都无,学校可怜得连围墙、大门都没有。我上三年级时,又在南面加盖了一排房子,同时在学校的西面建了一个没有门扇的学校大门。还有两个挺奇怪的事情,学校东面、南面厚厚的围墙是用化工厂丢弃的废盐酸坛子堆砌摞成。操场的东面新建了一个旧式的大公厕,(厕所的后面有一长长的粪池,不断地散发浓重的臭味。)供全校六百多学生和教职员工使用,是盐滩小学的唯一的一处大厕所。公厕的南部分是女生厕所、北部分是男生厕所,中间是男女教师共同的专用厕所。当我们看到男女教师一起走进他们的专用公厕,心里有莫名其妙之感,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她)们是如何进行方便的。盐滩小学的男女教师共用式公厕是我至今所见到的唯一的一个特例。
  上课和下课,由一位像商铺伙计似的中年男役工老王用力摇动一把铜手铃来通知全校的师生。役工老王表情呆板、不苟言笑,担任着烧茶炉、扫卫生等杂活;常常不能准时摇‘下课铃’。碰到这种情况,戴手表的老师就会赶紧派小学生跑去叫老王摇铜手铃。


                     20041025162015.jpg

  因为学校的条件太差所以招聘不到比较好的教师,就不免造成了师资短缺和良莠不齐。我上三年级那年,校长就让他的表弟——役工老王滥竽充数,给一、二年级小学生上语文课,教师的收入比杂役要高许多。老王粉墨登场了,他的衣着打扮停留在清末民初时期,整整落后了时代有半个世纪,认识的字也不多,说话木纳、吐字不清,根本不像个教师,让他上讲台教书,简直是赶鸭子上架,大家都引以为笑谈。回忆起当年,对老王的怜悯之心不禁油然而生,他谋生、养家、挣饭吃,也确实不容易啊。
  当时的盐滩小学只有一位女教师,年轻的女教师生殖能力极强,她用三年生两个崽的高速度为国家增加人口,所以学生们只能看到她大腹便便或胸部高耸的样子。她的男人是区政府的干部,学校格外照顾她,所以女教师很少上班教学。
  上四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位新老师姓秦,秦老师二十出头年纪,白白净净的圆脸上戴一副细边眼镜,是刚毕业的师范学生。秦老师年轻气盛思想进步是科班出身,又被上级党组织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因此其他老师们对他都很忌惮,不敢掳其锋芒。秦老师担任班级足球赛的裁判时,常常误判并有偏袒倾向,很多男孩子心里怨恨不满。学生说:“你不是我们的班主任,这事不要你管!”秦老师说:“不要我管?我马上要升为大队辅导员了!”大家都不待见他,背地里叫他“秦桧”。
  一九五八年三月,一天的下午,我和两个小孩双手扯着一根绳子站在一辆地排车上,几个大孩子拉着车子跑,速度越来越快,车子猛地颠簸一下,我和车上的孩子顿时飞了出去,我的后脑勺正巧碰到一块四方型铁下水道盖子的尖角上,当场昏死过去。
  经过了漫长的二十六个小时,第二天傍晚,我才苏醒过来,沉重的头颅不能转动,睁开肿胀的一丝眼缝,看到在一旁站立着神情沮丧的爹娘、一间陌生散发着死亡气味的单人病房,我轻声呼唤:“妈、爸。”父母亲见我苏醒,惊喜若狂,急忙去叫医生。跑进来两位男医生,医生俯下身仔细观察我的眼睛,站起了后二人交换一下眼神,安慰我又高兴又紧张的爹娘说:“看样不大要紧了,不要动他,再观察一晚,明天给他换病房。”
  我流着眼泪诉说:我的头难受、腿疼、胳膊痛。爹娘流着泪安抚我,他们也无能为力,因为医生说,不能触动受伤可能多处骨折的我。
  我跌出车子,后头恰好碰到了铁盖的角上,脑壳凹进去了(幸亏人小骨头软,没有破碎),颅内出血陷入昏迷,紧急送到青纺医院救治,医生说,情况严重,医生也无能为力,只能靠伤员自身的恢复系统慢慢地吸收颅内的溢血,所以就把我安排在病危单人病房进行观察、听天由命了。
  又过了十个小时,骨科医生进来给我检查,不顾我大声喊痛,仔细地摆弄我的腿、脖子、手臂和腰,最后判断没有骨折!外科医生和护士进来给我的几处伤口消毒、上药、包扎,最后转移到一间南向的大病房。
  这个六人病房里住着五位女病号,医生和女病号们把我当做不懂事的小孩,因为要经常的换衣服或换药检查,女病号就免不了坦胸****、脱裤子露屁股。我因为多处有外伤,需要包扎换药,所以是全身****只盖了一床薄薄的被子,护士来给我处理外伤时,往往把被一掀,毫不顾忌我的感受。
  我最害怕打葡萄糖,那时的青纺医院不采用挂点滴的方式,而是直接注射。护士用一支粗大的针管把葡萄糖吸入,拉出我的手臂到处找静脉,找到了就用大针头往里刺,血管细,往往要扎好几次;一不心,鲜血就会倒流入针管里变成了一大管子红血浆。我高度紧张、十分惊恐,于是大声呼救,护士却恐吓着让我放松、放松,不许喊叫!
  按医生的意见,我应该住十五天医院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因为我不愿意打葡萄糖和住女病房,坚决要提前出院回家,医生只好答应。出院时主治医生再三叮咛家长:“回家最少要休养半年以上,要加强营养,最好休学一年!你们摸一摸,他的后脑壳至今有一个地方还是软和的,就像是烂西红柿。”
  我回家玩了不到一个月就腻歪了,争吵着要上学,爹娘不答应。第二天一早,我偷偷背上书包就溜走上学了。后脑壳一年后才长好,但留下了一个时常头晕的后遗症。
  在上小学那六年期间,我们的国家发生了许多重大事情。
  朝鲜战争结束,中国转入经济建设高潮,与此同时紧锣密鼓地进行城乡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农村实行从互助组过渡到人民公社的农业集体化生产的组织形式。城市里的所有大小私营企业一律实行公私合营,分散的工商经营者也组织起来整合成集体合作社或者国营的商店、照相馆、理发店、饭店等。
  一九五七年,在反右派的运动中,盐滩小学有两位男教师被划成右派分子并送到夏庄修水库,两位教师在劳动中表现积极、思想改造效果显著。两年后,领导宽大慈悲把他们的右派帽子予以摘除,允许回校继续执教,但是隐形的‘右派’帽子还要继续戴二十年的。经过“反右运动”,他俩在学生们中的威信大大降低,学生在背后或当面叫他们的外号‘大肉丸子’,两个‘摘帽右派’听后不禁心惊肉跳。一天上算术课,摘帽教师看见黑板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四个粉笔大字‘大肉丸子’,该老师顿时眼泪流下来,也无心讲课,就耐心诚恳地和学生讲话交心。讲他如何犯了错误、如何坚决洗心革面、劳动改造,上级组织终于给他摘掉帽子,与他握手称同志。最后他再三鞠躬、请求同学们原谅,好好地听他讲课,把算术学好。看他痛哭流涕的样子,学生们心软了,以后就不再喊他‘大肉丸子’。
  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真热闹啊,临街的墙壁上刷满了醒目的标语口号,如:《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高举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三面红旗!》、《苦战十五年,全面超过英国!》、《保证钢铁元帅升帐!》等,与文化大革命时期满街的标语大字报有一拼。在空闲地方建起了无数个小高炉、炼铁炉、炒钢炉,到处浓烟滚滚、鼓风机呜呜怒吼,夜间火光冲天。几天之间,大食堂如雨后春笋纷纷崛起,家家熄火停灶、男女老幼一齐到食堂排队打饭吃。工人们抬着用旧小汽油机改装的手扶拖拉机、水泵,敲锣打鼓到马路上游行报喜。汽轮机厂生产的锅驼机散布在各个炼铁炉、炒钢炉旁发出“亢亢、刚刚”的大声吼叫。沙岭庄火车站站台堆满了从农村搜集来的废钢铁,其中大刀长矛、匕首短剑、鸟枪土炮都有,引得孩子们去翻找玩耍。我们这些十岁左右的小学生也和大人一样亢奋高兴。
  一九五九年秋天,就是彭德怀被罢官批判那年,全国进行反右倾运动。我父亲一贯低调做人、认真工作、谨慎说话,虽然安全地躲过了“反右运动”,但最终没避开无产阶级专政的罗网,因为历史问题他被暂时解除其教职、停发薪金。我们家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顿时沦入极其困难的境地。
  一九五九年冬天开始,严酷的三年饥荒开始席卷着大地,饥饿困扰着亿万生灵。那两年里,每人每年只配给三尺六寸布票;为此,上级领导耐心地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号召全体人民体谅国家的困难,团结起来、共度难关。一位教师在大会上积极发言,说:“回家翻看了一下,我除了身上穿的,箱子里还有两条裤子、三件上衣和几双旧袜子,虽然都已经破旧了,补一下还可以穿,再坚持两年也没有问题!”
  从那年起,穿带补丁衣服、补丁鞋的人明显多起来。农民就更不用说了,七十年代,我们生产队六十多岁的老汉衣兴,他春天穿的老夹袄,补丁摞补丁、什么颜色的布都有,不知有多少层了,掂一掂,足足有十五、六斤重!衣兴老汉说,这件夹袄已经传了三代、历经大清、民国和新中国朝代、有一百多年的悠久历史。
  小学同学现在记得的已经不多了,印象深刻的只有两位,都是比我大四五岁的男同学。一位姓王的同学下肢残废,走路一瘸一拐,大家当面叫他“瘸子”。小学毕业后不久,“瘸子”在街上给人画碳粉画挣钱度日。另一位姓冯,是烈士遗孤,小学毕业后就参军入伍了。一九六二年春节期间,冯同学找我一起去看电影,我俩并肩走在大马路边,他一身新军装、高大威猛,我矮他一头,身体单薄瘦弱,两人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一九六一年八月,六年级的学生毕业离开了盐滩小学,我到青岛二十一中上学读书。以后,因为去煤店买煤或到北大河戏水常常路过盐滩小学,但从没进去凭吊一下这曾经的母校。一九六五年,盐滩小学拆除了,在原址重建了一处新小学,这个小学改名成为了:青岛市洛阳路第二小学。

                1443513146825.jpg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8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老人家清高迂腐、墨守成规,竟不肯为自己的孩子走‘后门’。——老人可敬!
当年北海舰队中将政委丁秋生,儿子报考二中未能录取,其实只需秘书一个电话的事情,但是丁秋生坚持原则,儿子最终去了15中。
作为满清湘军将军的儿子,丁秋生家风令人敬佩。虽如此,其子女毕业后无一人上山下乡。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盐滩小学》好文章,谢谢分享了!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盐滩小学》好文章!呵呵,抽空再来再来欣赏...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记忆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了,那时虽然穷苦,可是让人怀念没齿难忘,捉襟见肘的日子也有不尽的故事。

点评

蒙青好!谢谢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9 19:31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找童年时代的回忆------盐滩小学》好文章!我顶啊,顶呀,接着顶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我们的童年竟然如此相似?最容易勾起共鸣的回忆,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家父高风亮节令人敬佩,我们的父辈都是真挚、淳朴、总是值得敬佩。
试想在我们后辈的心中,我们是值得敬佩还是略显迂腐?
时代,时间,时风,耐人寻味。

启迪思想的好文,精彩!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兄年长几岁,好多事情我们没有记忆了,但是很好奇。过去都是灌输的,现在听郭兄口述,分外高兴!

您的头伤没留下病根吧?那年代,颅内出血是非常凶险的不治之症,您真是命大福大!

点评

那次受伤,确是九死一生,能活过来,真是侥幸,感谢上天的眷顾和恩赐!伤愈后,学习、工作、生活正常,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后遗症。谢谢江兄的关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9 19:48
这个回忆小文写完后,自己也觉得既没有包袱也没有亮点,反而杂乱无章,没有下功夫去修改和补充,犹豫再三还是发出去了。谢谢江兄的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9 19:40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校长的表弟——役工老王老师安好?现在月工资该过万了吧?

点评

老王老师如还健在,估计能有九十多岁了,能在教育部门退休,现在每月退休金应该在八千元以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9 19:53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蒙青 发表于 2017-12-29 12:21
难忘的记忆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了,那时虽然穷苦,可是让人怀念没齿难忘,捉襟见肘的日子也有不尽的故事。

蒙青好!谢谢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7-12-29 18:17
郭兄年长几岁,好多事情我们没有记忆了,但是很好奇。过去都是灌输的,现在听郭兄口述,分外高兴!

您的 ...

这个回忆小文写完后,自己也觉得既没有包袱也没有亮点,反而杂乱无章,没有下功夫去修改和补充,犹豫再三还是发出去了。谢谢江兄的鼓励!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7-12-29 18:17
郭兄年长几岁,好多事情我们没有记忆了,但是很好奇。过去都是灌输的,现在听郭兄口述,分外高兴!

您的 ...

那次受伤,确是九死一生,能活过来,真是侥幸,感谢上天的眷顾和恩赐!伤愈后,学习、工作、生活正常,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后遗症。谢谢江兄的关心!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银 发表于 2017-12-29 18:19
校长的表弟——役工老王老师安好?现在月工资该过万了吧?

老王老师如还健在,估计能有九十多岁了,能在教育部门退休,现在每月退休金应该在八千元以上。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3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您的文章,感触很深。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省、市,遭经历确很相似。
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小学上学的,虚岁7岁那年,母亲带我去乡村小学报名上学,老师说我年龄不够,不能报名,看到我站在侧面桌边,身手摸了一下我的腿,问:站在凳子上的?我说没有凳子。老师又说:个子不矮啊,最后把我的名字报上了。可到开学的时候,不知怎么又没我的份了。就这样,我比城里其他同学晚上了一年学。
小学二年级,我也学了注音字母和繁体字,到三、四年级又重新学习汉语拼音和简体字。所以,现在的繁体字我大都认识。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到三里之外的乡镇小学上学,那是一所完小。58年的时候,正是公社化、大跃进、大炼钢铁、共产风、吃食堂的时候。一大二公,学校要建共产主义小学校,被要求住校,军事化管理,集体住宿、吃食堂,晚上不准回家。
老校区的几间教室,把桌子抬出来,地上铺满麦穰,上面放几张芦席,同学们自己带被子,几十个同学分两排,挤在一起横着睡。
农村条件差,不洗澡,好多人身上、头上都长了虱子,大家一起睡,我身上头上都爬满了虱子。星期天回到家,奶奶、妈妈一家人帮我抓虱子,用篦子在头上刮虱子、掐虮子的情景,深深地印在脑海里,永远也忘不了。
更难忘的是吃饭,以小组为单位,吃地瓜、喝稀饭,或者是吃地瓜、喝菜汤,反正地瓜是主食每顿不可少。
我们的两个组长是镇上人,对我们乡下去的同学特别厉害:吃地瓜不许剥皮,拿起的地瓜就不许放下,坏得变苦了的地瓜也必须带皮吃。冬天了,好多地瓜皮都变黑、变硬了,有的还长了很深的坏眼,可组长硬是规定:拿起来就不许换,必须连地瓜坏皮一起吃。苦啊!可再苦也必须咽下去,不许吐出来!真的悲惨,难以忍受!记得有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那坏地瓜的苦味,吐了,被组长发现,报告给老师。后来,在一次回家的路上,我拔了路边地里的一个萝卜吃了。——新老旧账一起算,班会的时候老师就在班里开我的批斗会:让我一个人面朝全班同学,站在讲台前,老师站在旁边看着,让同学一一举手发言,揭发批判我的错误,美其名曰:“帮助”我。——后来才知道,是和我们同村高我们一届的4、5个女同学在放学路上拔路边的萝卜吃,被生产队看菜园的逮着了,找学校告状。老师在班级上调查询问的时候我举手承认了,就被认为生产队逮住拔萝卜的人是我。其实,我虽也拔过萝卜吃,可没人逮着。事后好多同学都笑话我太傻:偷牛的没逮着,逮个拔橛的。白白的当了一次替罪羊。
这样的环境,我实在难以呆下去了,就想到逃避,转学到连云港市通灌路小学了。


点评

很高兴、很仔细地读了您的回帖。发现您比我上学早一年,我是一九六一年小学毕业,您是六零年毕业的。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大陆是'一盘棋'的,各地的情况大同小异。但是也有一些差别,比如:青岛的小学没有实行集体住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30 18:18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0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潔 发表于 2017-12-30 10:59
看了您的文章,感触很深。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省、市,遭经历确很相似。
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小学上学的,虚岁 ...

很高兴、很仔细地读了您的回帖。发现您比我上学早一年,我是一九六一年小学毕业,您是六零年毕业的。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大陆是'一盘棋'的,各地的情况大同小异。但是也有一些差别,比如:青岛的小学没有实行集体住宿和集体吃饭。让一群小孩子脱离父母睡在教室的土地上、集体吃坏地瓜还不让剥皮,亏他们能想得出来!从五十年代后期到七十年代,咱们这代人吃了多少苦啊。现在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晚年真是值得庆幸和满足。谢谢您的回复,顺祝健康和新年快乐!

点评

啊 ,可能是我没说清楚,或者有些事情记错了:我是67届 高中毕业生,算一算也61年小学毕业个,应该和您是同届。 四年级一开学,也就是1958年9月份,我就被要求住校吃食堂,四年级下学期,1959年春天,为躲避曾经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30 19:30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1-19 03:47 , Processed in 2.42187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