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回复: 15

[原创小说] 今夜静悄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7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今夜静悄悄
作者海嗨

  两间破草房要五十万块钱。
  真是岂有此理,刘一眼你想钱想疯了还是怎么的了?
  起初说好的一共要五万块,可不到一天他又变了卦说一间五万,两间十万。
  我咬了咬牙说,行,十万就十万。
  可我刚要往外掏钱的时候他又变了,说他这是风景房要涨价。
  我问多少钱?
  他说要三十万。
  我知道在学校门口的房子叫学区房,可他这两间破房子不就在水库旁嘛,那也称不起风景房啊,再说了这个水库没有他用只能是村里的人种田浇水。
  我狠了狠心点了头。
  正在我忙碌着要给他钱的时候,他又张开了他那满嘴大粪的口说,想要五十万。
  我说你那两间从清朝老佛爷辈上留下来的破房子就那么值钱?
  他说越老越值钱,你看那老中医值钱不?
  刘一眼啊刘一眼,我可真服了你了。
  我来到了同江小区好不容易找了个空位把车停下,我一边下车一边望着这高耸如云的大楼心想,王亚平你在哪里呢?
  昨天从外地一回来我就去了原先当知青下乡的贺家屯村想打听一下王亚平的情况。
  刚走到村东的水库边上我看见了刘一眼就急忙跑过去笑着叫了声刘哥。
  刘一眼先是一怔,可马上他就认出了我。
  还没等我问刘哥你挺好的吧,可他上来就用手抓住了我胸前的衣襟。
  我不知所措地连喊了两声刘哥,刘哥。
  可刘一眼还是对我不依不饶,他拿他那仅有的一只眼对着我,好像是我对他有天大的仇恨似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赶紧求饶说,刘哥,我出去四十多年昨天刚回来,这不今天就过来看您了。
  刘一眼还是抓着我的胸襟没松手,这还不说他好像还要张嘴骂我似的。
  我一看赶紧对他说,刘哥,我给您带好酒来了。我知道他嗜酒如命。
  刘一眼一听马上问什么酒?
  我说,茅台,茅台。
  刘一眼听了又问在哪?
  我朝着不远处我停着的轿车用手一指。
  刘一眼这才松了他那八百年没洗的手。
  我赶紧过去拿了两瓶茅台酒递到了刘一眼的手里。
  刘一眼快速地拿着酒朝着他的两间屋子走去。
  我紧随其后跟进了屋。
  这屋子四十年没变,当年我下乡的时候那个样子现在还是那个样,只是没了王亚平,我就随便问了一句,你老婆呢?
  他连望我也没望说,去青岛给她闺女看孩子了。
  青岛?我随口问了一句什么地方?
  他停了一会儿好像是想了想说,同三。
  我知道他说的是同三小区。
  回来后我搜遍了百度地图也没找到青岛市有个同三小区。
  这该死的刘一眼他就没有个正心眼儿。
  他从小没爹没娘,没办法他叔叔收养了他。
  等长大了他在生产队里不好好干活儿,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抓麻雀。
  还好他叔叔是大队书记有点什么事他都给他罩着点儿。
  有一次,刘一眼不知从哪里弄来自行车钢珠把它放在弹弓上站在树底下打树梢上的麻雀,可谁知他技术不佳,射出的钢珠碰到树枝上又弹了回来,不偏不倚正好打进了他的左眼里。
  他叔叔急了就赶紧找了小推车把他送到了公社医院,可到了那里之后医生说治不了,没办法又把他送到了四十公里外的县医院。
  医生拿了板子钳子螺丝刀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左眼里的钢珠挖出来。
  他叔叔问,怎么样眼睛还能恢复吗?
  医生说,这眼珠子就像是一个猪尿泡,里面的尿没了,泡也就没了。
  他叔叔好像是还没弄明白就又张嘴问,还有希望?
  医生望了望他说,那是不可能的事,瞎了就是瞎了。
  从此后大队上的人都叫他刘一眼了。
  刘一眼啊刘一眼,你怎么能说是同三小区呢?
  我想可能是百度地图没更新,也可能是城市建设太快了同三小区是个新建的小区,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动口挨门挨户地打听了,可打听来打听去废了我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打听到有个叫同三小区的,最后我还是受好心人指点说,是不是记错了,是同江小区吧,我觉得有理。
  刘一眼没文化,他没上过一天学这我是知道的,这还不说关键的是他现在嘴皮子还不利索,把个“三”说成个“江”,把个“江”当成个“三”这也是家常便饭,尤其是现在他都七十多的人了,记忆力差这也是难免的。
  王亚平你在哪里呢?
  我在小区里转悠着,我真希望王亚平能从哪个楼道里或者是从外面提着个包急匆匆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过见了我也可能不认识她了,要知道我俩有四十年没见面了,当年我俩一同上小学一同上初中一同上山下乡,又在同一个知青组里的同一个锅里用同一把勺子盛过饭,当然了是在同一张桌子上吃的,那时候她十七岁我也十七岁,还真巧了我和她是在同一个月同一天生的,只不过我心急比她早出来两个时辰多看了回光景。
  我摸了一下头心想,老了老了,头发都花白了,我再不看她一眼恐怕是这辈子看不到要等下辈子了。
  我成了老头子了,那她肯定是成了老太太了。想到这里我专门盯老太太的脸,看看能不能找出王亚平脸上当年在额头左侧那颗小小的黑痣。
  从上午一直到晚上亮灯了我也没找到王亚平。
  王亚平你在哪里呢?
  正在我垂头丧气的时候过来了一个保安,他还没走到我面前就用手指着我大声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听了真觉得好笑,我是干什么的?怎么这里是军事重地不让我进还是怎么了。
  保安走到我面前用手指着我说,我们的监控早就发现你了,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什么鬼鬼祟祟?我有些不明白地对着保安反问道。
  整整一天了,你一个大老头子怎么专门瞅老太太的脸。保安继续对着我说。
  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对着保安说,我找王亚平。
  保安有些纳闷儿说,你找人你上楼找就是了你何必这么鬼鬼祟祟的?
  我说,我听说她在同三小区。
  同三小区?保安好像是不明白地说,咱这地方有个公路叫同三高速,还没听说同三小区。
  我一想也对,是不是同三高速管理局有个下设单位叫同三小区。
  我告别了保安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到了同三高速管理局,可他们都朝着我摆摆手。
  无奈,我垂头丧气地走了。
  同三小区你在哪里呢?
  王亚平你在哪里呢?
  那一年的秋季,我记得很清楚是快秋收了,听说上面下了文件说是要返城,我们都议论纷纷。
  有一天吃了晚饭,王亚平来到了我的宿舍,我很高兴地对她说,这下好了,咱们一起能回城了。
  可她一听竟流开了眼泪。
  自从王亚平开始记事了她就没见过她的爸爸妈妈。听说她的爸爸妈妈是一个钢铁厂的工人,她妈妈开行车,她爸爸当翻砂工都在一个车间里上班。
  有一天夜里,她妈妈不小心把一个盛钢水的罐子弄倒了,烫死了三个人,这其中就有她的爸爸,为此她的妈妈进了大牢,最后死在了那里。
  王亚平是靠姥姥养大的,可就在她下乡后的第二年她姥姥也走了。
  这一次返城她到哪里去呢?
  我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眼泪说,你到我家,你和我一起回去。
  虽然我俩的关系没有挑明,可在同学们和全大队的社员之间都知道我俩是恋人,这一次返城她理所当然地要到我家里去,当然了这也是我爸爸妈妈巴不得的事。
  王亚平听了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里。
  我赶紧把她推开了,要知道让外人看见那可是不得了的事,说轻了要开批斗会,说重了那就是个流氓罪。
  对于这一点王亚平也是知道的。
  同三小区你在哪里呢?
  王亚平你在哪里呢?
  回家后我认真地想了想觉得还应该找同三小区,于是我又把青岛辖区的同三高速公路的两侧找了个遍,同样是两手空空。
  刘一眼啊刘一眼,你就是个王八蛋。
  我不止一次地在心里骂他。
  本来我想再找找他好好问问王亚平的地址,可又一想这小子吃人饭不办人事,我不想再冒犯他了。
  返城名单下来了,我和王亚平明天就可以走了,吃了晚饭我把她约出来想说说回城后我俩结婚的事,一路走一路说一路说一路高兴,要知道下乡十年我俩这是头一次这么贴心贴肺地说话,也是头一次这么大胆地来到了玉米地的边上。
  也怪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就在我俩接吻的时候,呼啦一下子钻出来两个拿枪的民兵。
  我知道他们这是保卫秋收的。
  王亚平有些害羞地快速离开我,随后就低下了头。
  我赶紧堆起笑脸连声叫着大哥大哥。
  别说废话,走吧。其中一个民兵说。
  我说,大哥,别这样别这样。
  别说废话,走,到大队部。还是刚才的那个民兵说。
  大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一看这俩民兵要动真格的就赶紧求饶地说,大哥,我俩明天就要返城了,回去后我给你们买两条大前门烟抽。
  回去?大前门?还是刚才的那个民兵狠狠地说,别废话,老老实实地走。
  没办法,他们把我俩押到了大队部。
  大队书记看了看我和王亚平后说,怎么还要破坏秋收?
  没有,我俩只是出来走走?我望着大队书记说。
  走走?哪里不好走怎么还要非得去玉米地?大队书记不依不饶地说,说吧,到底去干什么?
  王亚平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着,看样子有个老鼠洞她能钻进去。
  我站在她的旁边小声说,我们就是随便走走。
  大队书记点燃了一支自制的烟卷儿抽了一口,他慢慢地从嘴里向外吐着烟雾说,耍流氓了?
  没,没。我连连摆着手说。
  站好站好。大队书记对着我大声说。
  我乖乖地站好了。
  王亚平把头低得更低了。
  不耍流氓去了玉米地那就是偷玉米破坏秋收了?大队书记猛地吸了一口烟又慢慢地一边向外吐着烟雾一边说。
  我知道破坏秋收和耍流氓这罪名都是挺重的,说轻了坐个七年八年的牢,说重了判个死罪谁也没办法。
  王亚平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知道她这是吓着了。
  哭什么哭?大队书记对这王亚平大声吆喝着。
  都是我不好,是我把王亚平领出去的。我一看不好这事肯定要闹大就赶紧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大队书记刚要再说什么,忽见刘一眼进了屋在他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等刘一眼走了,大队书记就命令那两个押我俩来的民兵把我和王亚平分别关在了两间屋子里。
  王亚平一直呜呜地哭着。
  我隔着门对着她说,亚平,你别怕,有我在!
  王亚平好像是没听见还是像推磨一样地呜呜哭着。
  见劝没用我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地瘫坐在了地上。
  大约是到了下半夜,一阵哗啦啦的响声,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开锁的声音就从地下爬起来趴在门缝上朝着王亚平的屋子看去,只见一个人影淫笑着朝着屋里扑去。
  谁?我大声喊着。
  刘一眼,你要干什么?这是王亚平的声音。
  我知道刘一眼进了她的屋子。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王亚平好像是反抗着说。
  刘一眼淫笑着说,宝贝,心肝……
  刘一眼,你不要胡来!天明了我告诉大队书记。我大声对着门外喊着。
  呜呜呜。王亚平哭得更厉害了。
  刘一眼,你不要胡来!天明了我告诉大队书记。我大声对着门外喊着。
  刘一眼继续淫笑着。
  王亚平呜呜地哭着。
  我没了喊叫,我知道大队书记是刘一眼的叔叔,我再怎么喊叫也是无济于事的。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刘一眼感到满足地来到我的门外掏出钥匙哗啦啦地给我敞开了门,随后他就倒背着手走了。
  我像出枪的子弹一样地向着王亚平的屋子射去。
  王亚平卷缩在墙角里。
  亚平亚平。我一边叫着一边扑了上去。
  王亚平的头发散乱着,上衣敞开着,她两只手紧紧地用裤子捂住下身。
  亚平亚平。我不知所措地叫着。
  王亚平的两眼呆呆地望着窗外。
  窗外有些光亮了看样子天要明了。
  亚平亚平。我一边叫着一便给她系着胸前的扣子。
  哥。王亚平低低地叫了我一声。
  不知怎么的我的两眼一下子涌出了眼泪,我一边点着头算是答应着,一边还是给她系着扣子。
  哥,等天明了你赶快回城。王亚平还是低声说。
  这怎么可能,要走咱俩一起走。我还是给她一边系着扣子一边说。
  我已经和刘一眼说好了,你赶快走。王亚平还是低低地说。
  这怎么可能,要走咱俩一起走。我给她系好了扣子还是强调着说。
  咱俩走那是不可能了,我和他说好了要和他结婚。王亚平两眼呆呆地望着我说。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和你结婚,这是咱俩说好了的。我望着王亚平说。
  王亚平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亚平,我不在乎,等天明了咱俩一起走。我对着王亚平说。
  王亚平还是像货郎鼓一样地摇着头说,不可能,你不走咱俩都走不了。
  咱现在就走。我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想拉起她的样子。
  王亚平说,走不了,他就在外面。
  我朝着窗外看了看,我知道刘一眼在外面看着我俩。
  哥,听我的,你快走。王亚平好像是哀求着我说。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摇着头。
  你快走,你快走!王亚平狠劲地往屋外推着我。
  我还是一边流着泪一边摇着头。
  哥,我求你了,你快走。王亚平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跪了下来。
  无奈,我咬着牙点了点头说,我回去后马上来接你。
  这时刘一眼进屋来了,他上来一把把我拽出了屋。
  亚平,我明天就回来接你。我在屋外大声喊着。
  哥,你忘了我吧。王亚平大声说着。
  忘了,我怎么能忘了呢?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回去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和其他同学一起返城了。
  我原想第二天回去找王亚平,可谁知一连三天下了大雨,汽车不通了。
  一直等到第四天我才来到了贺家屯大队。
  我知道刘一眼独自住在水库边上就一直去了那里,可谁知还没等我走到门口,他就拖出一根大长棍子撵我走,我不走他还放狗咬我,一连几次他都这样,最后他说只要我看见你来,我就打王亚平,我把她绑起来打,我把她吊起来打,我看你还敢来!
  没办法,真的没办法,我不能再去找王亚平了,免得她再受皮肉之苦。
  一连三天我不吃不喝,我想念王亚平。
  我妈急了,她托在广州的亲戚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我恋恋不舍地去了。
  一晃就是四十年,起初我还给王亚平寄过信,可她都一直没回。
  有的时候我想只要她过得比我好我就知足了,或许她现在有了孩子,或许刘一眼的脾气改了不那么暴躁了,或许王亚平把我放下了,或许……不管怎么的我就是放不下王亚平,有人给我找过对象,可她们都没有王亚平那么个身段,也没有王亚平那么漂亮的脸蛋,更没有王亚平那一米七的个子。
  不找了,不找了,等有一天刘一眼暴病死了就剩下了王亚平和她的孩子了,我就过去和她一起过,那样我俩也是有说有笑的,小日子过得也肯定会很滋润。
  退了休我就决定回来了,细细算算我和王亚平都快奔七十岁了,在有生之年能见一面也是很幸福的。
  十多天过去了,我没找着同三小区,更没找着王亚平。
  刘一眼这个王八蛋他是不是骗了我?他这人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不行我再找他去。
  我又带上了两瓶茅台酒在他的家里找到了他。
  刘哥,同三小区我没找着,王亚平我也没见着,今天咱们南山顶上滚辘轳,咱们石磕石地说吧,王亚平到底在哪里给她闺女看孩子?我对着刘一眼有些恳求地说。
  刘一眼把那两瓶国内茅台酒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好像是要看看真假似的。
  刘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想见她一面说说话就走。我对着刘一眼说。
  刘一眼慢慢地把两瓶茅台酒放在桌子上,然后对着门外的水库说,要看,得下水啊。
  下水?什么下水?我不解地对着刘一眼问道。
  四十年了,她下到水里四十年了。刘一眼有些惋惜地说,多好的媳妇,真是太可惜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一听一下子上去拽起刘一眼胸前的衣襟说,你对她怎么的了?
  怎么的了?你去问问她。刘一眼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朝着门口的水库一指然后又说,就在结婚的那天晚上她趁我没注意一头扎进了水库。
  我松开了抓住刘一眼的手朝着门外的水库望去,我知道这水库有三米多深,下去肯定就没影了。
  刘一眼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抽开了烟。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对着刘一眼问道。
  刘一眼猛地抽了一口烟,又慢慢地向外吐着烟雾说,四十年了,都是因为你她才跳的水库。
  因为我……我好像是不相信地自言自语了起来。
  四十年,你让我打了四十年的光棍。刘一眼大声对着我说。
  那你也不能骗我啊,什么同三小区,?什么给她闺女看孩子?我对着他说。
  你才找了十天,我打了四十年光棍这怎么算?刘一眼对着我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能来,再说了……再说了……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没心思听就赶紧走了。
  回来后我认真地想了想,我觉得我要买下刘一眼在水库边上的房子,我要时时刻刻地陪着王亚平,别让她太孤单了。
  刘一眼喜出望外,他说他要去城里买房住高楼了。
  房子我买下了,你搬家的时候不能把王亚平的东西搬走。我对着刘一眼提出要求说。
  刘一眼说,她死了以后我去她的宿舍搬东西,什么破罐子破盆子的我都扔了,唯独留下了个箱子。
  什么箱子?我对着刘一眼问道。
  刘一眼进到里屋找出了一个破皮箱,我一看这不是当年下乡的时候王亚平的姥姥送给王亚平的嘛。
  我刚想顺手接过来,刘一眼说你先别急。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这个箱子得值十万多块吧,你拿十万吧。刘一眼说。
  什么?什么?刘一眼你掉进钱眼里是吧。我对着他吼道。
  给不给?刘一眼举起箱子做出了好像是要扔进水库的样子对着我问道。
  给,我给,我借钱也给你。我对着刘一眼说。
  等办完了手续刘一眼走了,我在箱子破了洞的地方找到了钥匙,我赶紧打开了箱子发现里面有一件新棉袄,上面是一张返城通知书,在旁边还有一封信。
  只见上面写着,哥,我知道你能来找我,可是已经晚了,你走后的第二天我和刘一眼结婚了,是他叔叔主持的婚礼。
  箱子里有姥姥给我做的新棉衣,我一直没舍得穿,等咱俩返城后结婚的时候就到了冬天,到那时我再穿给你看,可现在没办法了等下一辈子咱再做夫妻吧。
  落款是你的妻子亚平。
  我痛苦万分,一连几天我吃不下睡不着,我想住两天就到了冬季,或许有一天我带着王亚平的返城通知书和她的那件没来及穿的棉袄给她送去,让她返城的时候别冻着。


楼主热帖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荒唐的年代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不像是小说,倒像是纪实文学,字里行间显现着人间的善良和邪恶!
读了两遍,往事尘封的往事共鸣出鞘……
王燕萍你在哪里?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感人!
初恋,人生最美好的回忆,罄竹难书的文革,毁了一代人的青春!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呀!《今夜静悄悄》好文章,感谢海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嗨《今夜静悄悄》好文章!谢谢。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夜静悄悄》好文章!不错,欣赏下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7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哦.....《今夜静悄悄》好文章,不错哎..........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7-12-2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楼主的作品..........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青岛老三届的关注!

点评

有味道,期盼新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5 11:21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青岛银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况婉柔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史思莹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芮丽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宋奥雅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路海兄的关注!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1-19 03:45 , Processed in 2.72177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