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 战胜疫情 为疫区同胞祈福 向医护人员致敬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青岛知青网 主页 知青档案 知青回忆 查看内容

青春的梦境

2019-11-23 18:32| 发布者: 青岛老三届| 查看: 50| 评论: 0|原作者: 陈刚|来自: 青岛知青网论坛

摘要: 青春的梦境   今年的初冬,气温没有与四季同行,但却又拥有着别一类般的唯美。置身于温暖归人的夜晚,望着窗外湛蓝的苍穹,一眉弯弯的勾月,醉在冬楣静静的夜里,清净而素雅。居行其间,心扉里有着一股莫名的恬静 ...
青春的梦境

  今年的初冬,气温没有与四季同行,但却又拥有着别一类般的唯美。置身于温暖归人的夜晚,望着窗外湛蓝的苍穹,一眉弯弯的勾月,醉在冬楣静静的夜里,清净而素雅。居行其间,心扉里有着一股莫名的恬静之感。添上好么一许冬天本该拥有的洒脱,青春梦境里所有的相约,都已被昨夜的风儿吹散。挑灯时分,伫立在窗前,举目眺望,一片凌乱,可是我却依然能恍惚地记得,生命中那一段青春的时刻。而且,还能夜以继日的静寂里在文字里游弋,依着流年悄悄地描绘,将初冬的韵脚把秋末的季节转换成了我记忆中的许多故事。
  过往匆匆,回眸,往事成风。岁月就这样在日渐冷却的温度下,一点一点凝结为两鬓双白,落下了厚厚一层惨白,那些念想,尽管在心里盘踞了多久,无奈终携着青春时光的种种快乐和忧伤的故事变成了回忆。
  昨晚结束了知青同学聚会,开车往回赶,十五里路灯流车堵,依着昏黄的夜色,看芙蓉长街上两边数不清的酒店、夜总会和歌厅,无数的商铺的霓虹闪烁,如同风中一盏盏明灭的烟火,把长沙城市的夜晚打扮的向杜甫《秋兴》笔下的:“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不经意路过红尘的潮汐,心里猛然一阵震撼,继而又兴奋起来。真的,几十年来的生活都是两点一线的工作和回家。好久没有夜间出来逛过城市的街道和马路了,今日开车之路过还不知道城市的夜景有如此的繁华漂亮,透过车窗瞧见的两边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众多成双成对的情侣,是否,还能还原于我青春尚未冰封的香气?形成寂寞独自的美丽啊!
  当尘埃淹没了记忆,这隐于夜色中的幸福,又有多少人能够参悟?此时,我不禁感慨;人生太短,短到来不及享受青春,就已经开始叹息夕阳晚景。心中不犹地涌出起宋朝诗人苏颂和文太尉第一无双绝句来:“未遂退休时望系,再烦居守主恩优,自缘齿德高群牧,须在山河最上流。”即而,转过身来对旁边的同学说:看来夜晚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些人了,它只是属于年轻人的!
  我知道,终究,光阴是一场风雨的劫数,也是一程四季的命数,更是一个人一生的运数。尽管,退休后的我们锦书仍在,但青春洁白的段落却已是了然无踪,难以托付。因为,所有内心的狰狞都被昨夜车窗外那些耀眼斑驳的灯光忽闪忽闪地撕裂着。那些青春的梦境,梦里沧桑和苦涩的碎片纷纷攘攘撒落满地,像被翻开页码的书,浏览字字句句,宛如昨天的故事,仿佛是看见渐瘦的时光正在走过年轮的转角,终究缝补成一帘幽梦。
  现在,我们这代人的软肋,别人是看不懂、也猜不透,但我们自己却又舍不得、虽输得惨败、但还是放不下。站在人生的渡口,看尽岁月蹉跎,诉说着彼此的际遇,心疼着彼此受过的苦,总是让人流泪,让人受伤。
  五十年前,知青运动的盛世就如烟花,绽放就在一瞬,湮灭也只一瞬。因为知青运动并不代表一种先进的社会生产组织,本身就缺乏群众基础,它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无可奈何的作为一种补充、调节措施,靠当时的政治热情和理想主义以及各社会层次在政府强权干预下而成。知青运动在短暂的盛世后,连带着‘三个不满意’和绝食、卧轨、罢工一起,迅速的走向了解体与回城。那个混乱与苦难的因素又随着城市单位改制、下岗而再一次把他们推向社会的底层和贫困的边缘。这种青春梦境破碎的结构,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是在知青的一生中,产生了忍耐、坚毅、含着泪说笑的品质和性格。
  记得那年,山凹里风卷落雪的冬天,就这样来了,农场冬天的篇章单调无趣,不忍卒读,我倚在茅草房门前望着灰白色天空在想:如果此刻可以有阳光做冬季最好的点缀,那也许还能唤起青春与犀利的风的交锋,读出青涩在峻冷中那几许的暖意。然而,现实却只有扁担簸箕和锄头消磨了一切的热烈;那原始深山里背柴的踹气声呼啸了一腔的温柔;火塘中那一串一串的火焰冰封了炽热的理想;煤油灯下哼着情歌的那段初恋弥漫了一季的感动。
  春天,我站在农场顶峰上,辽阔的山脉一望无边,举起双手,任风从耳边腋下吹过,看着故乡远方的地平线和慢慢坠落的夕阳,我的心会随着飘忽不定的云雾和满坡的茅草花絮涌出一阵阵乡愁。仿佛把我带入到没有目的坦途,尽情诠释出那这里原始的沧桑。我带着久违的决绝,带着萧瑟的铿锵。仿佛决心将一切冰冻存封,让广阔的山峰画地为牢。
  三年后,我有幸招工回城,荡漾在河西江边的纺织厂。年轻有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摇曳在这风轻云淡的时光里,思绪也变得轻轻飞洒。借着这一份如花般绽放的美眷光景,温润着自身那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灵。然而,不曾想到,淋着细雨,顺着流年的足迹,缺乏人脉关系,只有初中文凭的我却只能干着工厂食堂炊事员的工作,被迫收起青春应该绽放的美丽。于夜深人静的时刻,每每临窗望月,轻轻地打捞心底的怨恨,伸出的手再也捉摸不到紫陌花开的温暖。于是,不知不觉我又被逼近情感的死角,忽然就觉得没有比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更令人落寞与空虚的, 总感觉众生喧哗,游离不定的灵魂无处安放。
  尼采曾说过;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了解自己,其实就是对自身的一种反省,活到一定年龄,忽然就感觉灵魂苏醒,忽然就想要向内求索。 当我的灵魂真正被唤醒,生命才能显得格外葳蕤与澎湃;如是,读书、求知的光芒在生命内真正被激发,纵算缺乏颜值和人脉关系,心中也会一片皎洁。后来,我拼命学习,入团、拿文凭、入党、调动工作,直至进入管理层,从工作经验、到社会阅历、知识广度上有一个质的飞跃。
  为此,我总结一个人的内心强大,永远依赖于思想的成熟度。一个人的成熟与否,不是出口成章,说出许多深刻的道理,或者是思想境界达到很高。而是待人接物让人舒适,并且不卑不亢,保留自我的棱角又有接纳他人的圆润而活着。一世很短,也很沧桑,付出,未必收获,但是做人,一定要知道原谅,放下,明白别人,看清自己。冯骥才在《安于低调是自信》中写道:低调的人生活在社会深深的褶皱里,也生活在自己的心灵与性情里,所以看得见黑暗中的光线和阳光中的阴影。
  我每一候生命往来的呼应中,从儿时浏城桥下水絮塘商业厅宿舍时代的记忆里开始,春天起于昨夜今晨。每年今日,那宿舍前坪的几颗稀少的树叶上就悄然染上浅浅的碧绿,每层八户人家的长廊上都探出几个稚嫩的脑袋,如同他们的童年和门前的远山,旷野。在我的故居,最重要的是夏天‘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那是童年的季节。很多麻雀嘈杂的清晨,我看见母亲从门前的‘公共堂屋’走过,那一径一夜白头的鬓角,总在她的清瘦中匆匆零落。此时,宿舍老屋木地板的走廊上,也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清冷。母亲在厨房生出的炊烟,比往日多了一份凝重,在寂静的厨房里久久不曾散去。
  小时候的思维里,谁又去领略以双鬓命名沧桑的深意呢?只是多年以后,当父母亲已不在人间,当我也满头白发地回到故居原地时,才忽而明白,鬓白之色何尝又不是那一袭岁月的风霜呢?父辈们以及我自己遭受的苦难无一不是人间世态。
  年少的时候觉得悲伤很酷,听催泪的情歌,写决绝的字句,生怕自己看起来没情绪。现在想来,当时真是多虑了,人生的疾苦都会在未来的路上埋伏好等你出现,一样也不会少你的,一样你都躲不掉。曾经长身体的时候却吃不饱饭;要读书时又闹文化大革命;就业时却遇到上山下乡;回城后又面临下岗。更困难的是:因家庭出生问题,政治上受歧视,升不了高中,读不了大学,更不能参军、入团、入党;凡此种种遭遇都使我的人生过得极为不简单,这不像写一段文字这么容易,也不像看过喜剧后那么从容不迫,可以跳过,可以忽略,甚至可以重来。现实是需要付出的,日子是需要一分一秒过度的,尤其相对于我这样的家庭来说,要混出个样子,更不容易。所以每一天我都必须加倍努力!为此,我接受孤独,接受失去,接受不完整的自身,接受偶尔还会被变故打败的自己。
  如是,我把不为人知的伤口的捂住,把最深沉的秘密藏在心里,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身上,把每个人都有微笑背后的眼泪和最心酸的委屈汇在内心,换一种思维方式,‘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为中华崛起’而努力读书,自学了许多书籍,用别人喝咖啡的时间获取大量的知识。在工作上也是刻苦钻研业务,干一行学会一行,在做人上不卑不亢,‘与人为善’。这些,都是我生命历程上一盏明亮的灯。
  没有什么比文字更能让我走进世俗,也没有什么比文字更让我远离尘嚣。几十年来,通过刻苦努力,厚积薄发,我把自己的残缺转变为丰富的人生阅历,并用文字汇集成几寸厚的书籍聊以自慰,而且能以内心丰润的知识笑傲于生活之中。甚至还常常独来独往的开着奔驰车上班下班、串门,在休闲的日子里,也经常与同学、朋友聚会、旅游。这些,都是我等待太久得来的东西,也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
  人生很贵,我不想浪费。只要有心,你就能在俗世中开出自己的花,享受自己的小世界。退休后我还喜欢下厨,在周末的时候会精心为自己准备一桌精致的饭菜,在锅碗瓢盆的碰撞中感受人间烟火的满足。现在,我居住的小区看见窗外的树木由青枝绿叶到黄叶满枝,在那株株树木的眼里,我又何尝不是由青丝满头到鬓染霜雪?我不知道,世间还有怎样一个音节会像"两鬓斑白"这样将天地人间、自然人生融为了一声生命的提醒呢?
  矛盾的世界里,但愿我们都随性随心活得自然而洒脱。谁年轻的时候都很美,俊男靓女、粉面娇唇;青春的价值在于无限拓展生命的宽度,青春的魅力在于勇敢尝试和无畏创造,青春的旋律是回荡心中的军歌嘹亮,青春的激情是飞驰人生,自由驰骋赛场。我羡慕昨夜马路两边的年轻人,更怀念我失去的青春。
  且听风吟,谁年老的时候都一样,皱纹横生,双鬓染霜。我不想再谈以前的艰难,只论现在的坚持。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要认输!很多时候,青春依然是我心里的一种情怀,虽然未必如他们一般,但我眼帘里还存有昔日那份旧情。
  时光荏苒,一别芳华,生活的真谛在于宽恕与忘记。宽恕那些值得的人和事,忘记那些不值得的人和事。如今已是‘胜赏多从暇日违,眼中朋友欲星稀。’那些无法倾诉的深情,只能在想念你时,借着今夜的感触,借着马路无际的灯光,把那些风雨里的呢喃,爱到深处的柔软!全部倾诉在青春的梦境中。

  2019.11.12




上一篇:父亲的棉大衣下一篇:护秋抓盗贼

最新评论

热门文章
相聚龙城 忆Ji 情燃烧的岁月
  2013年11月23日,青岛知青文促会一行四人来到诸城,与留守诸城的青岛知青共同座谈,回忆那段激燃烧的岁
[留在诸城的足迹】知青纪念石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联欢会圆满举办 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14年元旦如约而至。新年拉近了知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之狂欢、之喧嚣…
小公岛垂钓
8月4日早晨出发车轱岛,据说车轱岛也称呼为小公岛,根据资料记载,该岛小于大公岛,故称小公岛。又因其岛顶



QQ|禁闭室|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9064194号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网站设计:青岛知青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0-4-10 19:16 , Processed in 0.07007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