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 战胜疫情 为疫区同胞祈福 向医护人员致敬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青岛知青网 主页 知青档案 知青回忆 查看内容

我在西安上学的两年

2020-1-15 20:07| 发布者: 青岛老三届| 查看: 97| 评论: 返回论坛原帖">7|原作者: 大漠孤烟直

摘要: 1984年至1986年,我在西安待了两年,不是干别的,而是上学。怎么回事儿?时年,不是在青海工作吗,怎么来西安了?事情还得从头说起。1979年的12月底,知青返城大潮涌动中,青海农建师部分人员调出,分配到省内各地各 ...
我在西安上学的两年之一之二
我在西安上学的两年  
                 之一之二                     

之一:引子
西安,中国西北最大的中心城市,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十三朝历史故都,陕西省的省会。

1984年至1986年,我在西安待了两年,不是干别的,而是上学。怎么回事儿?时年,不是在青海工作吗,怎么来西安了?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79年的12月底,知青返城大潮涌动中,青海农建师部分人员调出,分配到省内各地各部门工作,我和爱人从马海二团来到了海西州首府德令哈,安排在“海西州民族师范学校”工作。开始我在数学组任教,爱人在卫生室干卫生员。

“海西州民族师范学校”,是一所隶属于海西州教育局的普通中等师范学校,不过,这所学校的学生和教职员工,不是清一色的汉族,而是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以及零星其他少数民族和汉族混合的。一般来说,学生都按民族编班。1980年春季开学,学校安排我接手81级3班和4班两个汉族班(严格说应是81届,79级,当时习惯这样叫)的数学课,并担任81.4班的班主任。79年下半年的第一学期,这两个班的数学课是由一名中年汉族女老师教的,81.4班的班主任是一位教政治的蒙古族男老师达木登担任。我接手过来后,慢慢地接触学生、熟悉学生了,他们反映无论教学还是当班主任,都对我很满意。

70年代末,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久,被文化大革命摧残的千疮百孔的祖国大地开始复苏,社会生活趋于正常,拨乱反正成为社会主流。当时教育界的形势是青黄不接,教师严重缺乏。为了应急,州上招了79届的高中毕业生,编了两个班,学制两年,毕业后分配在全州的小学任教,就是我所接手的这两个班。

届时,社会上对知识的认识开始改变,“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现象开始颠倒,“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被提到应有的高度,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开始提高。同时,教书育人、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渐行渐长。

当时社会对“知识分子”的定义就是:具有中专以上学历的人(高中不行)。我虽然在中师当教师,但我的学历是高中,这样,我的学生毕业分配工作后就是知识分子,而我不是。

那时海西州政府为了体现对知识分子的重视,陆续出台了一些优惠知识分子的政策,记得有一条关于知识分子可以到国内疗养胜地疗养的政策,还有一些记不得了。但这些我都享受不上,因为我不是知识分子。

不是知识分子,但却干的是传授知识的工作,造化就是这样弄人。

这样,中专以上学历,就成了香饽饽。“学历”越来越值钱。

随着时间推移,前几年恢复高考以来招收的大学生,逐渐毕业分配,我们学校也分来几位。于是,没有学历的尴尬逐渐凸显出来,而且没有学历造成的利益受损也屡屡出现。
   
之二:进修在山大
80年代初,成人教育应运而起。1982年,青海师范学院发出了秋季招收成人大专班的信息,要求35岁以下在职教师可以报考。这是拿学历的好机会,我决定报考,学校领导也同意,时年我36周岁,超了1岁,怎么办?我托驻地派出所的一位山东老乡,为我搞了一本假户口,凭这户口我在州招生办报上了名,并拿到了准考证。事后当着这位老乡把假户口本销毁。可是在临考前夕,时任州教育局教育科的何存良科长(后来我在局里任办公室主任时,他当局长),约我到局里去,对我说有人提意见,说你超龄了,查了下你的档案,所有的表格上填的都是1946年生人,不能报考了,我就把准考证交出来,这次进修机会流产了。

转过年来,即1983年,在我的要求下,学校同意,我托人联系了济南山东大学数学系进修一年,期限为1983年9月至1984年7月,拿不了学历拿个学力也行,这是形势所迫。

1983年9月,我如期到山东大学数学系报到,开始进修学习。我住在山大新校5号学生公寓楼,这是一座研究生楼,每间宿舍住4人,和我同舍的其他三人也是进修生,他们都是外地大学的老师,一位吉林通化师范学院的、一位河北化工学院的、一位湖南常德师专的,唯独我是中专老师。

我进修的有一门课是《数学分析》,是公共课,在一间大阶梯教室上课,同时三个班的学生上课,我们几个进修老师坐在最后一排听课。讲这门课的老师是一位50岁出头的女老师,名字叫陈玉妹,两堂课时间里,她不停地讲,不停地板书,完全是满堂灌,两节课她密密麻麻地写了两黑板(两块黑板上下升降),由于教室空间大人多,她讲课时头戴着麦克风。课间时我到数学系办公室找人路过休息室时,看到陈玉妹老师仰坐在沙发里闭目休息,看来讲课很累。

很快,一个学期结束了。

这是我的进修证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20-1-7 18:17
“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现象改革开放初期依然存在,直到1985年(好像)专利法公布、第一届全国科技大会上“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定了锤才从根本上得到好转,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间,获国家科技、发明奖励的几个项目就是那时候拼出来的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20-1-7 18:21
林老兄,七七年没参加高考有点想不到,按照我的印象老高中的您应该有十足把握的,条件不允许?
引用 大漠孤烟直 2020-1-7 21:00
本帖最后由 大漠孤烟直 于 2020-1-9 11:55 编辑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20-1-7 18:21
林老兄,七七年没参加高考有点想不到,按照我的印象老高中的您应该有十足把握的,条件不允许?

谢青岛老三届朋友关注赏阅!

您说:“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间,获国家科技、发明奖励的几个项目就是那时候拼出来的”,看来你是搞技术的,并且取得过骄人的成绩。祝贺你!

关于“七七年没参加高考”的问题。七七年恢复高考,我的印象,那时的政治气候似乎还没有摆脱极左、唯成分论的色彩。我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1965年高考档案被盖上“该生不予录取”的章子,这种刺痛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存在,所以那时虽然考虑过参加高考,但是只是一种闪念而已。

直到1978年底“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的政治气候才逐渐变得“清明”,我们这一“群”的人才逐渐从压抑中解脱出来,从而挺起腰板走路。于是再入大学校门就成为现实,只是人已经步入中年。

再次感谢朋友的关心!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20-1-8 01:30
大漠孤烟直 发表于 2020-1-7 21:00
谢青岛老三届朋友关注赏阅!

您说:“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间,获国家科技、发明奖励的几个项目就是 ...

不错,打到四人帮后的一年,基层单位各种思潮冲撞激烈。当年我叔哥在青岛商校还没落实政策,不过已经直到中央教育工作会议恢复高考的消息,报考不需要单位推荐和批准。我当时在“七·二一夜校”教数理化,高考的考题正是我平时备课内容,几乎满分,最后听了组织的话,无法后悔。当时的考题很简单,有几道题还能记得:“一支16米简支梁……”、“说出18号元素的外层电子数量……”,还有一道唬人的题“ax的3次方=?”有不少人竟然演算起来,呵呵!
引用 窗外海风 2020-1-9 09:11
极左政策把最优秀的群体拒之大学门外,中国人才不断代才怪。
引用 大漠孤烟直 2020-1-11 10:02
本帖最后由 大漠孤烟直 于 2020-1-11 21:01 编辑
窗外海风 发表于 2020-1-9 09:11
极左政策把最优秀的群体拒之大学门外,中国人才不断代才怪。

窗外海风朋友说的极是。多谢朋友赏读!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20-1-15 20:27
收录主页:
http://www.qdjpk.com/portal.php? ... amp;_dsign=8ff1fcbd

返回论坛原帖(7)

热门文章
相聚龙城 忆Ji 情燃烧的岁月
  2013年11月23日,青岛知青文促会一行四人来到诸城,与留守诸城的青岛知青共同座谈,回忆那段激燃烧的岁
[留在诸城的足迹】知青纪念石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联欢会圆满举办 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14年元旦如约而至。新年拉近了知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之狂欢、之喧嚣…
小公岛垂钓
8月4日早晨出发车轱岛,据说车轱岛也称呼为小公岛,根据资料记载,该岛小于大公岛,故称小公岛。又因其岛顶



QQ|禁闭室|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9064194号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网站设计:青岛知青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0-4-10 21:10 , Processed in 0.10065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