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青岛知青网 返回首页

老凸的个人空间 http://www.qdjpk.com/?4185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爹英明

热度 7已有 197 次阅读2018-5-13 19:06 |系统分类:心情驿站

老爹英明

  张不扬在家弟兄四个排行老二,自打不扬记事起他爹就住在工厂里。听大人说那时候的坏人很多,后来识数了知道一百个人里边坏人就有五个,这五个还分了五类。不扬童年的记忆里;工厂大门口靠西边一个蓝灰色木板的岗亭前老爹黑棉袄黑棉裤戴一顶黑色的棉帽子拄着一根差不多有不扬那么两个高的大步枪,不扬他爹也和那根大枪那那么竖着。不是吹牛不扬小时候还端着碗去东邻西舍分过老爹打的狼肉,不扬相信老爹说的他能用步枪打下从空中掠过的燕子。不扬的老爹从来不婆婆妈妈的告诉不扬弟兄们该这样还是那样。
  街道办事处正间前后开门,穿过正房往后边是几间厢房和一个不大的院子。正房北边的一间靠西墙也是这房间唯一的一张油漆斑驳的写字台前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正在填写桌上一张张登记表。背后那张人民日报大小的粉红纸上写着“我们都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这个男人不扬认识就是这个办事处的史主任,自从不扬初中“毕业”进了街道办事处的花名册就没少和这些街道领导打过交道。不扬进门瞅了一眼把怀里揣着的户口簿插进桌上的那罗户口簿下边就返身出去排队,前边也就二三十人稀稀拉拉排出了大门外。
  临近晌午不扬又看见了那张写字台还看见了写字台里边角上的那部电话。这条街上三四里外邮电局还有一部公用电话,不扬忘记了为什么事去打过一次。那部电话的拨盘破了要用手捏着估计着拧号,不扬掂对了两三次才叫通。不扬神使鬼差的拾起写字台上的电话这时史主任低着头从眼镜框上瞅了他一眼,他觉得不该就这么放下,放下那就成手贱了。不扬拨通了老爹工作那个工厂的总机交换台“请接南门警卫室。”他的声音让那些正在排队的和史主任都听到。
  “我在办事处排队报名去内蒙,前边还有五个人。”他说。
  电话那头老爹沉寂了一会“明天报名晚不晚。”
  “这两天都行。”不扬挂断了电话从桌上抽出自家的户口簿往怀里一揣走出了办事处。
  晚上老爹下班两人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一大早不扬去了沧口火车站打听了去内蒙古乌拉特前旗白彦花的票价,怀里还揣着家里的户口簿爬上了楼山找了上小学时逃学背风向阳那个坑道口放了躺。看着山下小白干路上的汽车有气无力的爬,工厂的烟筒冒着滚滚的浓烟和错落的房屋街道,山下没有他落脚的地方。
  又在城市吃了一个星期闲饭,那拨去内蒙建设兵团的知青还没走他就拉出自己的户口揣进倒空了书本的旧黄挎包里,挎包里塞进两个苞米面饼子还有半块腌萝卜咸菜。“打起背包就出发”那是歌上唱的,不扬不敢奢望。他和两个弟弟一床铺盖,他卷走了家里就得凉着两个。沿着老爹解放前进城谋生的路回乡插队,这路程就是没有车钱用步量他也能常回家看看。看看那个在区办废品厂拉地排车累的回家都爬不上炕去的老娘,还有每到周六他去接的厂办长托幼儿园门口栅栏向外张望的小弟。每次走出幼儿园小弟都会从衣兜掏出大半块沾着口水的饼干并且每次都会结结巴巴的自豪的说“老师走过来我就装作大口咬,使劲的嚼。”那时他们分享着半块饼干高兴的一溜小跑回家。想着不扬笑了,在家的日子真好。
  路不远,以前爷爷在世的时候每年到寒暑假的时候他都要回去两次。老娘把每月供应的猪肉票托邻居在菜店工作的大婶割成肥肉熬成大油积攒着,把供应的白面蒸熟炒黄再拌上供应的白糖做成炒面。天不亮不扬就要背着炒面去长途站赶每天唯一的那班车。客车是一辆不扬不知道哪国哪年新生产的嘎斯卡车,人们挤坐在车厢里司机和车站的工作人员拉起大帆布盖上,司机从车底下拖出一个长长的摇把子把汽车摇的摇摇晃晃,到汽车使劲的咳喘起来司机就一个高蹿进驾驶室。有时要这么上蹿下跳三番两次汽车才能战战巍巍的从车站挪出去。如果道上爬坡乘客们不下来推车到家能赶上吃晚饭。不扬算过一块五毛钱的车钱大约每华里是一分钱。不扬昂首挺胸大步流星一个人浩浩荡荡走在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这点路对他不算什么,前两年串联的时候他步行去过革命的圣地延安。一路上只有一辆马车迎面走过,扬子不时回头张望。背后的山路上走下一头毛驴,赶驴的扛着一捆山柴,头前的毛驴驮的红茅草垛的象小山一样,那头比蚂蚱大不了多少的毛驴只露出个驴头和屁股在山道上扭扭的走。劈石口的风大,不扬担心一阵风连驴加草刮去山沟里。劈石口两边的石壁上红油漆写着“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那里是可以大有、、、、的。”前边还应该有俩字,不扬估摸着油漆不干时让驴蹭痒时给抹去了。“与贫下中农相结合扎根农村一辈子。”看这字就知道是那些写大字报刷标语,文革中练就的书法。一辈子是什么,一辈子是多少?不扬这岁数的人不想,想也想不明白。与贫下中农相结合再扎根就是找个根红苗正的农村老婆再生上一窝农村户口的孩子。不扬从小没少在老家住过,村东头的那所学校是方圆十里八乡最大的一所小学,土改前是一所地主的宅院。学校的老师不让不扬扒窗户看,说是影响学生上课总把他赶出老远,远的学生从窗户里看不见他。每到放学的时候学生们从学校的门洞里嚎叫着蜂涌而出,天暖和时那些半大孩子除了书包身上再没半点布头,出了校门往各家的村庄上沟下崖的狼蹿。女学生看起来都不饿出来的晚些,有回不扬没躲及被围住了。“看看是个嫚还是个小子。”为头的说。不扬两手使劲的提着裤子,跑远了回头喊“俺有个鸡鸡,活该活该你没有。”半过晌不扬的奶奶拿着扫炕的条帚疙瘩领着不扬去到领头的那个小名叫小丑嫚家。小丑嫚下地干活去了,不扬的奶奶很厉害,敲着她家的炕沿大喊小叫的给不扬出了气。打那以后不扬上街都算计着避开学生上学和放学,那些女学生见了不扬就嘻嘻哈哈的喊“俺有个鸡鸡。”等到不扬上了小学,二年级放假回乡下就再也没见到那些女学生。听大人说她们小学上完了。
  其实小丑嫚长的挺好看,象是红舞烟盒上画的耍大刀的红色娘子兵,只是不穿那么绷着屁股露出大腿的短裤。前两年学校闹革命了,不扬跟着折腾的无聊了跑回老家小丑嫚见了他就脸红。前些日子听乡下二哥进城说小丑嫚结婚了,嫁给公社供销社那个杀猪的。小丑嫚也不在庄户地吃工分了。
  一个人走路胡思乱想,本想赶个近道,穿过一片松树林前边竟是好大的一个海滩。海滩上一前一后走来两个人,不扬迎上去问路。“倒回去四五里路见路口右拐。”前边那个扛着碌碡的矮小的青年说。跟青岛人问路他们不会说往南往北,青岛的马路多是依山顺坡青岛人指路也是不说南北。
  “哪个学校的?”不扬问道?
  “沧口民办。”那小子歪着头斜眼瞅着他回答说。
  “民办民办光辉灿烂,三好学生都在民办。我四十五中的,牛毛山上一个战壕里的。”海内存知己,扬子一下兴奋起来,沧口民办中学和青岛四十五中都坐落在牛毛山南坡,中间只隔一条土路。这两个学校的学生论学习成绩谁也别笑话谁。
  “赖不下去了,踹下来的。”小个子肯定的说。“在这见着也算缘分走吧不远过了这个山坡就是。也算给你哥们接风。”说着把后边跟上来的那个瘦高个子头戴一顶半新不旧的黄军帽的哥们用铁锨肩着的竹篓拿给扬子看,篓子里四五斤鹅蛋大的蛤蜊。“西施舌。”他说满脸洋像。
  扬子只听说过这种蛤蜊也听说这种蛤蜊只出在八里滩。八里滩大汛潮涨落八里,黄沙细绵,滩上可推小车。“你扛这家伙,捡的?”不扬好奇。
  “什么,这碌碡?看来这活你是没干过。一个人拖着前边走后边一个提着铁锨跟着,这东西压过就会冒水下摺出一个象大嫚脸的酒窝样小坑洼。”那个瘦高个话多,自我介绍他叫王辉,指指前边走着的小个说“我们部长。”
  “领导?”
  “什么领导,个子不长。”
  “去你的吧。”部长把碌碡往地上一扔撒了丫子就跑。跑了老远回头喊“供销社舍壶酒。”就没影了。不扬拾起那碌碡扛着王辉说不用,使铁锨在路边的沙堆上挖了个坑把碌碡埋了折一根松树插上。
  知青组一共也就七个人四男仨女一个炕上挤坐着吃晚饭。西施舌煮了半锅汤每人一碗泡上地瓜干实在对味。这个知青组是个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两斤散白酒先把不扬给泡囊了。
  知青们死拽硬拉留不扬住了两天。
  王辉下乡时从家捎着辆两成多新的大国防脚踏车,他娘也真是个有心计的;说想家时好随时往家跑。王辉驮着不扬一直送到家,不扬又留他在村里住了两天。
  从那时起在乡下的几年王辉知青点驻防的土寨子就成了不扬的交通站。地瓜萝卜等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进城里,城里的情报“知青之歌”和一些手抄本也通过这条交通线传遍和唱响黑灯瞎火的村落。
  人睡醒一觉往往就比头一天明智。无论什么事情,明天不晚那今天就不急着决断,老爹英明。


鸡蛋

路过
1

雷人
1

握手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窗外海风 2018-5-14 18:48
老爹英明。
回复 青岛老三届 2018-5-14 19:21
老爹真英明
回复 黄烟蘸酱 2018-5-15 15:59
成长三段论:信邪——将信将疑——不信邪,现在轮到你英明了。
回复 知青知青 2018-5-16 08:51
能看出老爹英明的,都够英明。
回复 鲁克 2018-6-18 20:28
写得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10-16 00:46 , Processed in 0.23196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