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青岛知青网 返回首页

老凸的个人空间 http://www.qdjpk.com/?4185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哈酒不谈业务

热度 18已有 27 次阅读2018-5-7 14:38 |系统分类:心情驿站

哈酒不谈业务

  吴伟业务很忙。这年头人们都说富了海边的发了摆摊穷了上班的。吴伟即不靠海边也不摆摊他跑业务,就是大伙说的戳狗牙。还没从下岗的迷茫醒缓过来的他现时他在马路上走着象刚刚打了鸡血。打鸡血就是喝红茶菌过时后兴起的包治百病没病找病强身健体的秘方。吴伟喝过红茶菌味道酸不拉济的,喝乏的茶根倒在一大口的瓶子或罐子里,淘换回菌种放上置阴凉处,液面上一个海蜇皮样的东西就会慢慢长大。倒出下面的水再续上乏茶每天早起一大杯。吴伟试过减肥效果还是蛮好的,一米八多的个子没半个月就跑稀得溜细,风一吹还摇晃。打鸡血吴伟没敢试再说这营生成本太高,选公鸡要毛色光亮威武雄壮,打鸡血的人多了就连秃尾巴戗毛的公鸡价钱也是见风涨。再说也麻烦,打鸡血时找着鸡翅膀下的血管抽血从自己挂吊瓶那些静脉血管打进去。公鸡往往被抽的垂头丧气,打了鸡血的哥们立马象见了心仪的母鸡的公鸡走路都不知先抬哪条腿。
  腰带上的传呼机响起来,这是吴伟花了两千七百多块钱托关系买的。吴伟掏出来看了一下,周边只有邮电局有一部公用电话,步行得公交车两站路。他还是决定这个电话暂时就不回了,今天这个约会太重要了他要去谈一笔大买卖。拐过路口进了沧口剧场旁边的那个小吃店,小吃店是阀门厂下岗的老何开的。这半过晌的店里还没上客何老板拿一个马扎子门口坐着。这改革的春风睁眼闭眼的就刮遍大街小巷犄角旮旯,胡同公厕边的理发店也都换了招牌叫发廊,门前那个早起炸油条的老头人们也都称呼老板。‘老板,烤十串五花肉,两扎啤酒。还有什么?算了等我约了那伙计来了再说。’吴伟明白搞业务就得大手,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进门找了个靠墙角的板凳一边打招呼说。
  何老板忙活烤上肉串把两扎啤酒放桌子上时‘你顾那俩伙计呢?’吴伟问。
  “上德国那个老马的当了,什么剩余价值,开出工资我毛不剩。这地球上的人还有咱剥削的份,过两天关了门我打工去。”何老板说着又去打了一扎杯啤酒过来和吴伟对面坐下“这不晌不夜的清闲,来喝。”两人撞了下杯仰着脖子开灌。“这门头到我这是换了第三家了,老百姓想争点钱难。工商税务这费那费你想少缴就得请他们喝,这小店不行还得上档次的喝。那些货精着呢,不过也好赚个面熟,喝实在了道你说,不是吃你的喝你的下个月让你少缴两个,算算差不多。不过到时候你得提醒着,领导们一般都记性不好忘性好。你这些日子忙什么?”
  吴伟应答着把地上那个他提进来的那个黑人造革提包,就是上班时挂自行车把上装饭盒最时髦那种打开露出是麻袋。
  “包巴包巴放起来。”何老板伸手摁着把拉锁还给拉上说:“你上街上走走一百个人九十九个贩麻袋,见面问有没有麻袋?没有,那你要不要?前两天就这张桌上喝着喝着两人打起来了。为了出口非洲二百万把羊角锤争二分还是三分钱提成。非洲要那么多羊角锤干什么,说贩AK—47有市场,他有货?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你爹是谁?青岛汽车厂天天生产,你弄出一辆我给你提成一万,搞出一台彩电票至少能赚一千,钢筋水泥你能弄到什么?”吴伟无趣的把提包放到桌下。
  吴伟下岗前在厂子里干车工,看到那些老师傅从年轻时进厂就爬在车床上如果六十岁前不死就能干到退休。前些日子他还笑话那些为下岗郁闷纠结的同事。资本主义社会叫失业我们这是下岗,他们是资本家我们是企业家。他们那叫剥削我们是奉献,资本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些人怎么就不明白呢。报纸广播整天宣传砸碎铁饭碗老百姓也跟着喊’一辆嘉陵一杆秤跟着小平闹革命。这大好形势确实让吴伟激动不已。
  “都说下海你不扎个猛你知道水有多深。”何老板指了指啤酒杯说:“花一万块钱上了这一吨崂山啤酒罐每天结账总是赔。每次进了啤酒送酒的说是水位计有沫倒上点白酒打打沫,后来我找根透明管装上啤酒从一头倒上白酒白酒那头明显高出一些,倒上水就比啤酒低下去了。这一高一低老大的面积你想得多少斤?后来送酒的来了先打开瓶盖闻闻再后来他们就自带白酒了。这事你只能哑巴吃黄连,得罪了天热好卖时不是给你送晚了就是给你送少了下雨阴天早早给你送来了。”
  “那怎么办?”
  “把水位计对个那条腿下边凿个坑,水位计这边底下垫点东西。互相折腾吧。送酒这活在酒厂也竞争他不能拿着自己的工资去给管事的送礼,也挺难,所以这坑我也就得挖的浅一点。”
  “学问,良心。”吴伟听着点头。
  “你这是哭还是笑,还是哈酒吧。俺厂那个董事长本来进厂时跟我屁股后边打酱油这一改制成了老总,他有钱?工资没我高。他爹是地主?土改时早分光了。他娘是资本家?城市社会主义改造也都充了公。一夜之间他把工厂买下来了成了董事长。一打听是他爹当年领导着把咱们从资本家压榨下解放出来,这年头都讲正能量,我总对伙计们说,就冲着他爹当年把咱们从旧社会的水深火热中搭救出来今天咱们给这些企业家打工还有什么可憋屈的?本来都认为兴涛老总传承的是红色基因。悲催的是兴涛他爹把他家小保姆的肚子错当气球给吹大了和他亲妈离婚闹到法院。做DNA 检测结果兴涛爷俩相似度比猴子和人略高。这事让单位里的员工的心拔凉拔凉的,都让他娘的给骗了。兴涛他爹是入城干部当年是城市社会主义改造工作队长。说不上就那档口他娘让哪个资本家给腐蚀了。你评评这理,让我这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革命群众辛辛苦苦去给个什么资本家崽子在忙活?这是个阶级立场问题,一咬牙一跺脚我就把自己给炒了鱿鱼。你说我这事做的对吧?”你别光笑,喝酒。
  说着吴伟约那伙计进来了,进门跟何老板要了根捆酒瓶的绳把怀里抱的那只公鸡拴在桌腿上。“看看。”说着把一张小报摊在桌上“信息就是财富,时间就是金钱。你知道粉笔粉尘对人有害,这有无尘粉笔技术转让可以按产量提成也可以一次性转让费,能找个地方生产咱就发财了。”吴伟把地上的人造革包往桌下踢了踢,已经象桌腿上拴的那只刚抽血了的公鸡让酒给泡蔫了。迷迷糊糊把刚刚领到的国务院津贴;社会低保二百五十元全数塞给了那哥。过了些日子扬子收到了河南大发信息传媒报社寄来的两张油印资料和一盒十支像是菜籽油浸泡过的粉笔。
  打从那天哈醉了酒扬子把跟随了自己多年的人造革包连同包里的麻袋扔了并且给自己定下了个规矩,哈酒不谈业务。

鸡蛋

路过

雷人
2

握手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青岛老三届 2018-5-10 03:44
老大就是厉害!
回复 知青68 2018-5-11 08:19
凸老是贾平凹的师傅对么?至少比莫言厉害多了
回复 老凸 2018-5-13 19:19
知青69兄他们上我家砸玻璃我就领你家去。
回复 老凸 2018-5-13 19:33
这厉害了那厉害了老特普就来掰咱的牙三届兄千万给我留俩牙吃巴豆,看来你也贩过麻袋,梦醒黄粱再现。让一部分先富起来没咱的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5-27 19:14 , Processed in 0.34289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