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 战胜疫情 为疫区同胞祈福 向医护人员致敬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65|回复: 5

青海从教十三载 别样人生亦精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在2020年,初涉“青岛知青网”之际,
谨以此文,献给“青岛知青网”的广大战友们、朋友们!
............................................................................................................
                         青海从教十三载 别样人生亦精彩
              (为纪念赴青海建设兵团50周年而作)
                                             一
从1966年5月10日,我响应国家屯垦戌边的号召,在济南报名参加青海建设兵团(农建十二师)马海二团,到1988年2月调动工作回到济南,整整在青海工作了22年。

可以说,我把整个青春,献给了青海高原;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抛撒在青海的广袤的土地上;把事业的顶峰阶段,留在了祖国大西北神秘而迷人的柴达木盆地。回到故乡济南,已是人到中年、携家带口的了。

初到马海二团,我被分配到房建营房建一连,驻团部,任务是全团各个站点的营房建设。那时的房子基本是土木结构,也没有多大的技术,我主要是干小工,也就是俗称的泥瓦匠,基本是力气活。马海二团各连队的营房、团部副食加工连机房仓库、综合商店、学校教室等等,基本是由我们房建连建起来的。

1969年2月由房建连调6连。同年3月,6连全连赴察尔汗盐湖钾肥厂,先是在盐池挖盐,后来在盐湖上造盐田,一洋镐刨到坚硬的盐盖上,就一个白点…… 条件相当艰苦,劳动量很大,仗着年轻,历时近一年,都挺过来了。不过,那时连队生活很好,记得经常是早餐都有手抓羊肉吃。另外,也欣赏了盐湖上的各种结晶盐:诸如各种形状的水晶盐、大小不等的珍珠盐,以及盐湖上特有的绮丽风光等,收获颇大。

1970年3月,全连由察尔汗迁回马海,4月我随两个男排到鱼卡石棉矿采石棉。过程是:在山上岩石间找石棉线,用凿子凿洞,填埋炸药,装导火索,点导火索放炮,把含有石棉的岩石炸松,然后用钢钎把石缝间的石棉撬拨出来装袋子背回驻地。每天采石棉多少得看运气,是由找到的石棉线的长度、宽度、及深度所决定的,不过,我每天基本能完成任务。那时,我学会了使用导火索及炸药放炮的技能,但也有过险情,现在想想,真是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值得回味。

1970年9月,由鱼卡石棉矿撤回马海。不久,该六连拆开,部分人员调德令哈执行看押劳改任务,我等部分人员同老14连部分人员(基本是青岛的)合并,组成10连,驻四站,农业连工作。1970年9月至1975年8月,一直在10连(四站),先后干大田打塄坎儿、平地、播种、除草、浇水、割麦子、马号喂马、赶马车、基建班干勤杂等工作。在此期间,结了婚,组建了家庭,并且,女儿、儿子相继诞生,结束了单身的日子,完成了社会角色的转变。     

以上所从事的工作,不管具体什么工种,基本上都是体力劳动,有的还接近于重体力劳动,如在房建连打土坯、在察尔汗盐湖造盐田、在农业连运麦子扛麻袋等等。而我的命运出现转折,则是1975年9月,我调到马海二团子弟学校(简称马海中学)任教开始的。

当时,形势已接近于文革后期,社会生活渐渐趋于正常。马海二团各级学校,教学秩序也渐渐步入正轨,学生数也增加了,师资也就紧缺了。这时,经团部宣传干事林传谱战友推荐,团政委周有理同意,我从10连调到马海中学任教师。这次工作变动,决定了我后半生就一直从事教育工作,直到退休。
   
马海中学的教师,都是从连队陆续抽调上来的青岛籍、济南籍、西宁籍的支边青年,及个别的退伍老兵所组成,他们基本是文革前的老高中、初中生。早期没有大专学历的,到了后期才有农建师的工农兵学员毕业分配回来。
   
我是1965年于济南一中高中毕业的,是当时政治上极左路线的牺牲品,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尽管高考成绩很好,但却与大学无缘,第二年便来到了青海。当时人们的观念是:文革前的老高中、初中毕业生文化素质较高,知识功底踏实,担任教师工作,值得信任。
   
1975年9月新学期开学,时任马海中学校长王顺卿(前任是刘宁寿),副校长王同信,教导主任钟鸣远。开始安排我教高一班的数学课,并担任班主任。说来可笑,我班里只有三名学生,都是女生,别小看这三名学生,她们的家长可都有来头,分别是:团政委周有理、团长张致兴、团卫生队长袁保平  。有趣的是,后来还沾了点团领导的光,我是经周同意到学校的自不待说,我爱人经团部干部傅增光战友介绍,团长张致兴同意,不久也由10连调到团部卫生队食堂工作,从而脱离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家也由连队搬到了团部。
   
尽管只有三名学生,但在教学上我一点也不敢懈怠,上课导课、讲解、练习、作业等程序按部就班进行。她们升入高二,我又增加了了一个新高一斑的课,这个班也只有五个学生。由于学生数量少,虽然备课、讲课省不了多少力气,但是辅导、批作业方面却轻快多了。
   
班主任工作我也尽我所能去干好。比如指导学生成立业余兴趣小组、当小先生辅导低年级同学学习、带领学生到农业连队劳动锻炼、到机务连参观机械及学习电气焊操作技能等等。
   
另外,我还兼管学校图书馆工作。定期到大柴旦新华书店采购新书,图书编目上架,定期向师生开放借阅图书。此项工作,得到了学校领导及师生的好评,同时,我也有机会多接触阅读新版图书,自身知识也得到迅速补充、提高。
   
教学之余,我利用所掌握的无线电知识,自制了一部“晶体管自动报时仪”。探家时买回了一些无线电材料,如晶体管、电阻电容、变压器等,改装了一台圆盘式电子钟。原理很简单,利用买回的电子元件组装了一个“音频振荡器”和一个“低频功率放大器”,振荡器产生的振荡电流,经功率放大器放大,再经音频变压器变压后,连接到室外高处的高音喇叭上,推动高音喇叭发出连续的笛笛的声音,作为上下课的声音信号,代替人工打铃。圆盘式电子钟的表针、时间刻度条都按上下课时间信号程序作了改造加工,到了设定好的时间,电路就自动接通,喇叭就发出声音,延续几秒后自动切断。喇叭发出的音量很大,在几里外田间劳动的战士都能听到。记得当时有熟悉的战友调侃,不用看表了,听学校的喇叭声出工收工就行了。
   
当然,放到现在,所谓电子自动打铃设备的电器电路,一枚纽扣大小的集成芯片就解决了,而且发出的声音可以是悦耳的音乐声。但那时不行,科技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当时的马海中学,条件简陋,教具缺乏。我参考河北衡水出版的一本自制教具的书提供的资料,利用一些废旧材料,在业余时间自制了数学、物理教具10余件。如数学上的“三角函数演示器”、“角的概念演示器”、“旋转体形成演示器”、“凸轮工作原理演示器”等;物理上的“电磁感应演示器”、“振荡电流演示器”等。另外,拆散了一台五管晶体管超外差式收音机,在一张半块黑板大小的纤维板上画好电路图,再将拆下的元件固定在电路图上,焊接连接起来,做成了一台“晶体管五管超外差式收音机示教板”。这些教具,在直观教学、形象教学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应用到教学上,演示生动、直观,受到学生的好评。
   
1977年8月,我参加马海中学组团,带着和其他教师制作的共20余件教具,赴格尔木师部参加全师学校自制教具展览,获集体一等奖。
   
这里有个插曲:那天下午三点来钟,当团部派出的载着教具的大客车行驶到距离格尔木60余公里的察尔汗盐桥上时,西边(盐桥公路是南北走向)天空黑压压似一团团棉絮状的沙尘快速地向我们接近袭来。刚停下车,顿时天昏地暗,卷起的沙石颗粒打到车身侧面噼啪作响,车子左右摇晃,大有被风吹倒之势。我们连司机5个人闷在车里,紧紧抱住座椅随着晃动,眼前漆黑一团,只听到呼啸的风声和石子打车的噼啪声,景象极其恐怖。持续了约半个小时,渐渐地风停了,天也放亮了,原本漆黑铮亮的盐桥公路,这时却成了土沙碎石满地的黄褐色的斑驳路面。我们的车子颠簸着驶出盐桥,看到格尔木近郊的公路上一片狼藉,两边满是被风刮倒的大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亲临沙尘暴,领略了它的威力。
   
1975到1978年间,我在马海二团子弟中学任教。教学之余,我自修了大学《高等数学》教材,具体有“微积分”、“高等代数”、以及“空间解析几何”等内容,以及大学的《普通物理学》。由于工作努力,成绩出色。受到好评。1978年11月,三中全会前夕,出席了“马海二团先进工作者大会”,获“团先进工作者”称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海上学的适龄儿童越来越多,于是,在各站及鱼卡石棉矿上成立了几所小学;同时也在各站青年及老兵中,通过考试(我阅的数学卷),选拔招聘了部分老师。不少文革前的老高中、初中生走上了教学岗位,开始了他们的另一种人生,也为后来调出农建师到各地教育、行政事业单位工作奠定了基础。这其中,不乏我的很多关系密切的战友。
   
时间推进到1979年。
   
1979年3月初的一天上午,我们全家4口回山东探亲结束返青,到西宁办事处入住时,看到农建师青年上街游行,男男女女大约有三、四百人的队伍。他们慷慨激昂,不时高举标语小旗,高喊口号,要求政府答复支边青年的合理要求,要求安排支青返城工作。
   
我探亲期间,听说了云南支青要求返城风潮迭起,并且取得了初步胜利的传闻。青海知青“闹”起来时,其实已经落到了全国知青返城大潮的后面。
   
1979年3月起,青海农建师青年风潮逐渐发展,部分人赴北京农垦部上访,请愿队伍在省政府门前静坐、绝食。格尔木、马海等地青年以各种形式行动起来,到下半年,达到高潮…… 直至发生了震动全国的格尔木青藏铁路一期工程通车典礼上的“九一五”事件。
   
1979年4月28日,我和马海四站小学的张淑云老师,以二团先进教师的名义,赴海西州首府德令哈,出席拨乱反正后首届海西州教育大会,获一等奖。我被“中共海西州委、海西州革委会”授予“州级先进班主任”荣誉称号,会议期间,被大会安排我等7人到德令哈一中,介绍先进经验。
   
1979年11月起,青海农建师支边青年,开始成批调出农垦“返城”,安排到青海除玉树、果洛以外的市、县的各个部门工作。各地、各部门纷纷到农建师选调各类优秀人员,到次年5月,约40%的支边青年调出农建师,分布在教育、政府机关、商贸、医院、工厂、建筑、公安等各个部门。这些青年在新的岗位上勤奋工作,发挥出巨大的潜能,创造出卓越的成绩,涌现出不少的先进人物。
   
截至1984年底,剩余的所有山东知青,除少数特殊情况外,基本上都被回收返鲁,在各原居住城市安排工作。从而,轰轰烈烈的青海知青运动基本结束,成为历史。
                           
  



    捕获.jpg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漠孤烟直 于 2020-1-2 22:39 编辑

                                                          下篇
                                                三

1979年12月,我及其他几人,被去马海选人的海西州文教局吴洪文局长选中,调到海西州德令哈文教部门工作,我到海西州民族师范学校任教,爱人随调,安排在学校医务室作卫生员工作。

从此以后,我们彻底脱离了农口,成为青海标准的城市居民,这也使得以后的生活轨迹,发生了一连串的变化。

简单说来就是:
在海西州民师任数学教师,教务主任。期间脱产在“山东大学”数学系进修一年;后经成人教育考试录取,脱产赴西安“陕西师大”教育系“教育行政管理专业干部专修科”学习两年,获得大专文凭,毕业后调任海西州教育局办公室主任。1988年2月调动工作回济南,在济南第二职业中专(又名:济南电子机械工程学校)任数学教师、教务主任。期间,通过在职培训获得山东省自考委颁发的《山东省中学教师“三沟通”培训考试政治专业本科毕业证书》,1993年评上“中学高级教师”职称,于2006年60周岁之日退休。

有三件事,虽然是调离农建师以后的事,但跟农建师的人有关,有必要提及。

第一件事:
1980年3月民师开学,我接了81届3、4两个汉族普通班的数学课,并担任4班班主任。当时81届3班的班长,名字叫“许正金”,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他钢笔字写得好,还帮我誊写过给《青海教育》的投稿,他正是现在“格尔木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即青海农建师)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在2011年5月10日济南“纪念赴青海支边45周年”大会上他还讲了话,并赠予大会三万元祝贺。

第二件事:
1987年7月间,全国恢复了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定工作。在教育口,由州教育局及所辖海西各市县、镇有关人员,组成了“海西州教师中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局长何存良任评委会主任,我任评委会办公室主任。当时教师中级职称由该评委会评审通过即可任职,高级职称则先由该评委会审核通过,再报省高评委评审。州中评委会开了约一周的会,评审完海西各地报上来的中级职称。评到某一人时,有的顺利通过,有的不同意见争论还比较激烈。记得当时报上来的原农建师的教师总共有十几名,仅举三例说说。

格尔木一中的芮加模老师(原来是马海老六连的),其先进事迹一大串,教学水平之高师生公认,且班主任工作出色,评到他时,十几人的评委全票通过。(我和芮加模在老六连察尔汗时还有过一段私交,但这在评审时却没有派上用场)

茫崖镇中学的王恩庆老师(原来也是马海老六连的),它的材料中好评也比较多,其校长对他教学水平给予肯定,评委大多数人同意,也获通过。

大柴旦镇中学的柴德川老师(原来是马海房建连的),他刚任该校的第二副校长不久,评到他时争议颇大,他的校长坚决反对。主要是他班主任工作有些问题,局里收到过几封他们学校的人民来信,也是反映班主任工作问题、学生有意见。我发表的意见主要是:他分管教学工作,肯定这方面具有一定能力,评职称主要看他的教育教学能力,班主任工作欠缺可以促其改进提高,或者换人,何况反映他的有些问题也没有落实,仅凭道听途说不能作为反对的依据。我的意见,一些评委也认为有道理,在我“力挽狂澜”下,表决时赞成票占多数获通过。

想不到的是,以后的几年里,这三人先后因病去世。据说,芮加模老师因肝癌去世,在格尔木教育界震动很大。

第三件事:
1986、88这两年间,不断有教师调出海西州,到西宁或者内地工作,调动表要先报到州教育局,经局办公会讨论研究通过后,再转出。在研究了几例原农建师的人员调动后,时任教育局局长常诚跟我说,你们军垦上的人,在青海吃了不少苦,对青海建设贡献大,要求调回内地工作都够条件,只要报来不需要经办公会研究,你直接办理就行。不久我就办了一例,冷湖的冯玉声调回济南,后来又办了几例格尔木的和大柴旦的。

                                                 四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青春不再,记忆难泯。

回顾我的人生经历,工作整整40年,其中献身青海高原22年;从教31年,其中青海有13年。是当年“知青大潮”把我们这一批人裹挟进去,又是“知青大潮”把我们裹挟出来,这就是历史。

我们经历过幻想、憧憬;经历过迷茫、彷徨;经历过希望、失望;经历过苦难、磨砺;经历过自省、自励;经历过奋斗、胜利。这些,恐怕就是当年大多数插队知青、支边青年的人生轨迹的写照。

历史,已经掀过去了这沉重的一页!但现今仍健在的“知青”人,却没有理由忘记。刻在脸上的是岁月的痕迹,留在心中的是厚重的记忆。轰轰烈烈的知青运动,是铭刻在史迹中的浓烈的一笔,不容抹煞;几十年的知青生涯,是万千知青乃至社会的一笔财富,应当珍惜。

青海高原的风沙,削蚀了我们的脸庞,却磨灭不了我们的意志;严寒缺氧的环境,侵蚀了我们的肌体,却挡不住我们的脚步;艰苦岁月的考验,铸就了我们无畏、坚毅、抗争、奋斗的性格。一代知青人的奋斗史,就是一卷精彩的画页,将不断向后人展示,永不退色。

                                                                           林纬修
                                                                     2016年5月10日

(全文完,谢谢赏读!)

1979至1981年我所任教的“海西州民族师范学校八一.四班”毕业照,我担任该班班主任。
该班与八一.三班是为了解决当时教育领域师资紧缺而招收的高中毕业生,学制两年,毕业后分配到海西州各地小学或初中任教。所采用的数学课本是一种工科中专《高等数学》,另外还有一本中师用《算术理论》。


1979至1981年我所任教的“海西民师八一.三班”毕业照,班长叫许正金,是现在“格尔木农垦集团有限公司”(前身即青海农建师)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发表于 2020-1-2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尊敬的自白,好兄长,好老师!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发表于 2020-1-3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朋友是透明的坦诚,赞!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发表于 2020-1-19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为我的战友骄傲。

点评

您好!老朋友好! 这段历史刻骨难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1-19 09:58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发表于 2020-1-19 09:58 本帖来自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lqm541169 发表于 2020-1-19 08:49
我为我的战友骄傲。

您好!老朋友好!
这段历史刻骨难忘。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不重复发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禁闭室|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9064194号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网站设计:青岛知青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0-2-20 18:34 , Processed in 0.11329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