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375|回复: 21

[原创小说]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付晓峰 于 2018-7-6 17:08 编辑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小说)
付晓峰

  那是70年代初的秋末,我还在农业团的老连队。地里的庄稼刚刚收割完,我们老连队就随全团接受了一个水勤工任务,参加全团与地方挖渠大会战。
  我们团的挖渠主战场分别在五原县东的东土城车站附近的东土城村庄一带,我们住宿安排在村庄里各户村民家,(各农家院里闲房)各连在村里单独建立了帐篷食堂。当时还处于阶级斗争的红色年代,我们兵团战士都个个充满理想要求进步的年轻人,我们都期望住在贫下中农家里,听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可是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呢?康班长找我谈话,说住宿情况很紧张,将我分配在一个地主的家里,他说我觉悟高,能辩别是非,革命立场坚定,并强调安排我去,是连里领导对我的信任。我很无奈,服从命令,我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特殊的安排。
  我扛着背包走进了地主许时珍的家,一位穿戴很干净利索的戴着眼镜中年人在门口等候,陪我来的是村治保主任刘三,他告诉我这位五十来岁中年人就是地主子弟许时珍,他在本村算是很有文化的人,曾在北平师范读过书,因他的父亲常年有病,他就回家帮他父亲打理家业。又因家里成分高,他一直在村里没有受到重用。他父亲是本村的受管制的地主分子许大章,几年前已病死了。令我吃惊是许家大院冷冷清清,许家的人都哪去了?后来我才知晓,在我们兵团人进村之前,村治保主任刘三已给他家开会,让他们老老实实,不许接近兵团知青,闹得许家人很紧张。
  进了许家院子,我发觉在刘三面前,许时珍有些拘束,我很客气地让刘三走了。在许时珍再三邀请下我随他进了许家的大正房,这是正统的冬暖夏凉的一进二开的三间大瓦房,房内干干净净,最显眼就是屋里摆放着几件大红箱柜。墙上挂着几幅许时珍书写的大字,给这个普通的乡村农家增添了几分书香之气。许时珍如待贵客一样给我泡了一壶浓茶,用细花边的小瓷给我甄上,尽管我早已感觉干渴,但我没有喝。是我的警惕性高?对地主儿子许时珍还存有戒备心?许时珍虚心假意?是我的虚伪?当时我心里很矛盾。
  我走进了南房,我楞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南房不是我想象的闲房很杂乱,而是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窗户都是用新麻纸糊的,土炕上还铺着一张新草席,屋里还摆放着一张小木桌子,让我感觉到家的温馨。在没来之前,我心里对这户地主人家还有抵触的情绪,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连队的食堂在村头搭了二个绿色帆布帐篷,每天三顿饭,我们都在帐篷外排队用饭盒领取饭菜,大家在村头大片空地就餐。挖渠活苦重,大部分男知青饭量增大,我每顿饭五个大馒头,一大碗菜。也有的知青很不像话,眼大肚小,将吃不了的馒头和菜在村头空地上乱扔,却引来了很多的野狗在此地互相争斗夺食,成了村头一道特别风景。
  黄昏归来,我拖着疲劳的身子回到许家南屋,一头扎在土炕上呼呼地睡着了。睡了一会儿,醒来一睁开眼睛看到房东许家十五岁的儿子柱拄,给我送来了一盆热水,我关闭门,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以后,每天晚上我从工地回来,柱拄就给我送来一盆热水,我真有些难为情,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我想这样下会犯路线错误,让连里领导知道,我与房东地主搞在一块,有啥交易。莫不是房东求我办事?在拉拢我不成?一天晚上我去厕所,正好遇到了房东许时珍,我毫不掩饰地坦率地说:“老许,日后不要让你儿子晚上送热水了”。也许房东许时珍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意思,以为我在跟他客气。他很认真地珍惜我与他第二次谈话交流沟通。他很诚恳地说:“我平时不便与你及兵团人接触,我家成分高,怕给你们添麻烦,你们这些城里长大的娃娃每天与我们农村人一样挖大渠,很辛苦!我与柱拄娘很心疼你,别的忙帮不了,每天给你烧些热水,给您解解乏,你千万不要误会。”
  听罢房东的一番掏心窝的话,我心里特别感动,但我又为我前些日子对房东地主家的荒唐误解而感到惭愧。房东许家的人是好人!他们是中国朴实的农民!我第一次地清醒地认识到,地主是中国现代历史的一个罪恶的烙印,他们的子弟不能再继续背着历史的沉重的包袱,应抬起头,享受沐浴着和平阳光的温暖……我脑子里的阶级斗争的防线,此时彻底地崩溃了。
  一天我在许家院子外的一角,发现了许家还养了一头猪,这只猪的肚子永远是干瘪的,它每天只喝些许家人的洗锅汤,柱拄告诉我,他家多余粮食给桃花姐姐换了粮票,姐姐在五原一中读高中。我突然想到连队知青每天在村头吃饭的情景,遍地有知青扔掉的馒头和菜。于是我每次最后去打饭菜,顺便把地上扔弃的馒头和菜用塑料袋子装着带回来,悄悄地放在许家的猪圈里,看到那只猪狼吞虎咽地吃食的情景,我很高兴,总算为许家办件实事,回报许家对我的照顾。这事我做的很秘密,但很快让房东许大叔知道了,他找到我,很严肃地对我说:“你的好意我领了,日后你千万别给我家的猪带剩饭剩菜,让村里的干部及贫下中农知晓了,以为我占兵团的便宜,我指使你干的,我倒霉,还要连累你。”我看到许时珍的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以为他胆子小,有些草木皆兵了。我对他解释道:“这些剩饭剩菜都是兵团知青丢弃的,不捡回来很可惜,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严重。”
  谁能想到我给房东许时珍家的猪捡的剩饭剩菜,却成了村里的阶级斗争的新动向。
  俗话说纸里包住火,我班的有个温州小知青,他绰号叫小侦探。一次他看到我捡剩饭剩菜,他就很快地向康班长告密。康班长立刻找我谈话,他板着脸很严肃地说:“这问题很严重,你帮地主家挖兵团墙角,你和地主搞在一起了,你丧失了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任凭我再三地解释,康班长不让我说话。我心里明白这次挖渠结束后,康班长想早入党上大学,这是他进步立功的机会。康班长马上把这事汇报到何排长,何排长又汇报到连部。赶巧,连长和指导员都有事去师部开会,只有一个刚从知青提升副连长的邵半金在连部。这位平时喝酒最少半斤量的呼市某中学红卫兵造反派流氓司令更是一个整人的专家,对何排长反映的事很感兴趣,他立刻让我去连部谈话。我实话实说,“看到地下丢弃的粮食很可惜,捡回去喂了许家的猪”。邵副连长根本不听我说的事实,他开始上纲上线,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他说:“这个事件的性质很严重,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你要勇敢地揭发地主子弟指使你干的,站稳革命立场,在东土城村我们要搞一场大批判运动,用革命促进我们的挖渠的工作。”
  我心里很清楚邵副连长新官上任三把火,趁连长和指导员不在连队,自己想出大风头搞出新成绩,来表现自己非凡的能力。我已看穿了邵副连长的险恶的用意,房东许时珍虽成分高,但却是个好人,我不能落井投石,何况这事是我自己干的。我对邵副连长郑重的说:“邵副连长,我再一次声明,这件事是我自己主动干的,没有他人指使,这事与老许没有关系。”这时候,邵副连长说:“你想庇护地主子弟,你的问题很严重!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将剩饭剩菜给贫下中农家的猪吃?却给地主家的猪吃呢?”听罢邵副连长的问话,真使我苦笑不得。我没有再吱声,默默地离开了连部。
  晚上,全排战士政治学习,让我在学习会上作检查,我闭着眼睛不吱声,何排长气的脸色铁青,他在会上警告我,如检查不通过,上报连部给予我处分。第二天晚上,我去连部食堂打饭,连里的卫生员小白告诉我,今晚村委会要批斗许时珍。我扔下饭盒就象一头发疯的野兽冲进村委会的办公室,此时我什么都不惧怕了,我面对着村支书和村委会干部说出所谓的喂猪事件的真相,我说,我住在许家,他们家人很照顾我,我为了报答他们,我将兵团战士的扔在地上的剩饭剩菜带回去喂猪,许时珍知道后不同意我这样干,这件事与许家没有关系。这时候,连队的战友都来围观,有大部分知青战友同情我,都来为我助威。村委会的干部看到众多的兵团知青来围观为我声援,都惧怕知青闹事,无奈将许时珍放过,这样“喂猪事件”不了了之。事后,我们听说是邵副连长常到村长家喝酒,他看上了村长家的二闺女,借喂猪事件整人的阴谋与他们有关系。
  打那以后,许家人与我很亲近了,与我接触的时候很多了,我开始称呼许家夫妇大叔大婶。一天下大雨,我们不能出工挖渠,班里想组织政治学习,可人员召集不齐,有的打扑克下棋,有的在家睡大觉。我躲在许家南屋躺在大土炕上正静静地看手抄小说《第二次握手》,我正看到起劲的时候,许柱拄进屋叫我:“哥,我妈叫你去我家吃油糕”。我刚说完拒绝的话,房东许大叔推门进来,他捧着烟袋笑眯眯对我说:“几天前,大舅哥从临河来,给捎来十来斤新鲜黄米,又赶上闺女桃花也从五原学校回来,今下雨不出工,家里吃油炸糕,宰了一只大公鸡,鸡肉土豆炖粉条,我们全家请你吃饭,你可不能不来。
  今天我作为房东的客人,我头一次看到了许家的所有的人,许大叔有二个儿子,柱拄,栓栓十二岁。还有闺女桃花十七岁,在五原一中读高中。因我头一次在房东家吃饭,感觉有些拘束。我也是头一次正面看到许时珍的媳妇,这女人长得细高个子,有四十五六岁,脸色红润,长得秀气。还有她们的闺女桃花,跟她妈一样细高身条,亭亭玉立,两只大眼睛水汪汪,两条长辩子长及腰际,很水灵很漂亮!我常想一般农村女娃见人很腼腆,因为桃花在县城读书,见过些世面,所以很大方很爱说话。
  那天我吃了六七个油糕,房东许大叔还让我陪他喝了几樽河套二锅头。酒足饭饱后我想回到南屋休息,桃花和柱拄特留我打一会扑克。桃花坐在我对面,我不敢正眼看她,她问我年龄,问我的家庭,我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一一回答”老师“的提问。桃花噗嗤地笑道:”看你还像个城里人,比农村人还害羞。“我红着脸悄悄抬头细端详,这个农村女娃真像一朵盛开的美丽的桃花……
  以后日子,房东许大叔常叫我去他家吃饭。我与许家快成了一家人。为了报答许家人的关怀,在休息日,我带着柱拄乘坐火车去临河市逛逛,因柱拄没有坐过火车更没有出门去过临河。回来时我给许家买了一块床单和二斤糕点。有一天,许大婶笑着对我说:”我们家桃花明年要报考呼市大学,她老念叨你,不过我家的成分高,不知你嫌弃吗?“面对善良朴实的许大婶,我没有回答她说的事,我赶快岔开了话:”你们全家都是好人,我以后会看你们的。“
  有一次挖渠我不慎着凉,感冒发烧,连卫生室小白给我开了退烧的药,可是高烧两日却不退,没想到房东许大叔还是个土郎中,(据说他祖上是河套一带有名的郎中)在他许大婶再三恳求下,他才给我瞧病。他确实惧怕给我看病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给我熬了一些草药,许大婶还为我做鸡蛋面汤,我很快地退烧了,转天病全愈了。我从心底充满了对许家的感激,这次百里下乡挖渠,有幸遇到了好心的房东许家人。
  在全团挖渠会战的最后阶段,我连的何排长与多名战士都患重感冒,火线减员,直接影响了连队挖渠工作的进度,连里领导都很着急。连部卫生员小白忙的焦头烂额,她向我诉苦。我主动去连部找高指导员,向他推荐了土郎中许时珍,并也提到了他原于北平师范读书,在乡村三十年专研医学,由于出身地主家庭一直闲置种地务农。大学毕业走进了解放军行列的高指导员,他很理解并同情像许时珍一样的出身不好的知识分子的生活挫折遭遇,他完全同意许时珍给连里战士看病。高指导员还让村支书一同前去,这样也是得到了村里的支持,对于村里以后使用许时珍起了关键的作用。本来村支书一直对地主子弟许时珍有偏见,但这次看到高指导员,解放军干部如此看重许时珍,为人圆滑见风使舵当了四十多年村支书的他也立刻转变成一个伯乐。
  当许大叔看到我陪了高指导员和村支书来到他家时,年过半百的他很受宠若惊,他忙指使许大婶烧水泡茶。许大叔做梦也没有想到兵团解放军干部第一次光临他的寒舍,特别是一直歧视他们许家的村支书竟破天荒地来到他家,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高指导员的真诚邀请下,在村支书的点头认可下,为人低调谦虚的许大叔才勉强答应出山为兵团战士看病。
  在许大叔为连队患病的战士看病的时候,我还为他捏一把汗,万一他看不好战士的病,他这辈子别想出头了。许大叔就是个神医,他的几副家传草药将多名患重感冒的战士很快地恢复了健康。当高指导员和何排长等几名战士来许家送感谢信的时候,村支书也给许大叔送来行医执照,正式聘他为村赤脚医生。许大叔激动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半个世纪过去了,许时珍大叔终于迎来他生命的转折点,迎来了他的生命的第二个春天。不过,许大叔说他不会脱产行医,他依旧种地闲余时免费为乡亲们看病。那天,房东许大叔对我说:他能有机会为乡亲们出力,是他这辈子的造化,他还说这辈子有幸遇到了我。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团在东土城村的挖渠工作圆满地结束了,在我们艰苦的努力下,提前完成了全团挖渠会战的任务。
  在离开东土城村的那天早晨,我们连的知青都已陆续地上了团里派来的几辆大卡车。许家人出来为我送行,高指导员迎上上去与许大叔及他的家人握手告别,何排长也过来与许大叔告别,他很难为情地又很激动地说:”许大叔,对不起,刚来时我还满脑子阶级斗争,错怪了您,您是个好人!“在大卡车要开动前,我才依依不舍地与许大叔握手告别,许大婶抹着眼泪,许大叔的眼里也涌出了泪花,我强烈地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让眼泪流出来。柱拄把一小布袋炒熟的瓜子送给我,他说:”昨晚我妈给你炒的瓜子,哥你以后一定来我家。“此时我的眼睛湿润了,等我上卡车时,我的眼泪像一颗颗珠子落下来……
  40多年以后,我从天津回过内蒙古几次,有二次去乌海途中经过东土城车站,(东土城站是小站,快车不停)我却没有下车。但我的心里还惦记着房东许大叔一家人,柱拄和栓栓早已成家立业,美丽桃花姑娘如今在何方?她早已有了幸福的家庭,早为人之母吧?

楼主热帖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4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顶一下,表示感谢..

点评

承蒙梦竹朋友第一个在本网关注我的这篇小文,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3:35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4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欣赏一下。。

点评

感谢公冶夏璇朋友的关注和鼓励!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3:37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4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土改运动彻底毁灭了中国农村的乡绅阶层。

点评

承蒙窗外海风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小文,您的感触带着深刻的反思,土改运动是农村阶级斗争的开篇,上演了很多的悲剧。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3:44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4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个疯狂的阶级斗争年代,您和许大叔敢有这么一段缘分而没被惩罚,算是非常幸运的个例。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5 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我顶了

点评

承蒙汪舒怀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不成熟的小作,感谢您对我创作的支持和鼓励!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3:49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5 07:45 本帖来自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生动的故事!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还有许多正直的人,保持着人性的尊严,他们是民族生存和兴旺的希望和基石。

点评

承蒙春江月明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回忆兵团生活的一段经历,您的真诚理解和深刻的感触使我感到很欣慰!当时那“喂猪事件”,我顶着很大的压力,上面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整人。不过人到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3:57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5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克 于 2018-7-5 09:45 编辑

真实感人,好文章---

有机会应该回去看看老房东一家

点评

我很感激鲁克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不成熟的小文!您的真诚感触,引起了我们之间的思想共鸣。本来这段回忆我应该早写出来,但我有顾虑,怕伤害连队的个别人。这次除了许大叔一家人,其他用的是化名。在此说明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5 14:06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丌官梦竹 发表于 2018-7-4 14:18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顶一下,表示感谢..

      承蒙梦竹朋友第一个在本网关注我的这篇小文,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冶夏璇 发表于 2018-7-4 17:09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欣赏一下。。

      感谢公冶夏璇朋友的关注和鼓励!祝好!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付晓峰 于 2018-7-5 13:45 编辑
窗外海风 发表于 2018-7-4 21:22
土改运动彻底毁灭了中国农村的乡绅阶层。

      承蒙窗外海风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小文,您的感触带着深刻的反思,土改运动是农村阶级斗争的开篇,上演了很多的悲剧。谢谢您的连续二次关注和支持!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汪舒怀 发表于 2018-7-5 06:21
《记忆中的乡村一个房东》好文章!我顶了

     承蒙汪舒怀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不成熟的小作,感谢您对我创作的支持和鼓励!祝好!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江月明 发表于 2018-7-5 07:45
一个生动的故事!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还有许多正直的人,保持着人性的尊严,他们是民族生存和兴旺的希望和基 ...

      承蒙春江月明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回忆兵团生活的一段经历,您的真诚理解和深刻的感触使我感到很欣慰!当时那“喂猪事件”,我顶着很大的压力,上面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整人。不过人到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人性。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付晓峰 于 2018-7-5 14:11 编辑
鲁克 发表于 2018-7-5 09:43
真实感人,好文章---

有机会应该回去看看老房东一家

        我很感激鲁克朋友热情关注我的这篇不成熟的小文!您的真诚感触,引起了我们之间的思想共鸣。本来这段回忆我应该早写出来,但我有顾虑,怕伤害连队的个别人。这次除了许大叔一家人,其他用的是化名。在此说明,请您们原谅! 您说的很对,我应该回去看老房东,可又想,这么多年,变化很大,老房东还健在吗? 再一次感谢您关注和鼓励!以后我们多交流!您多赐教!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8-7-5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感人,那个罄竹难书的年代!
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我们下乡后的第一个中秋节,学校工宣队组织了几十个同学组成观摩团来到村里,分到各生产队参加劳动并体会我们的知青生活,打算掀起下乡高潮。当时上坡我们都带着蓑衣和斗笠,斗笠防晒、蓑衣可以铺在地上休息。突然来了暴雨,社员都将雨具给了同学,还有一位同学没有,一个“四类分子”递给我转交给同学。雨停后这位同学知道了是“阶级敌人”的雨具大为恼火,工宣队助纣为虐,勒令村里停止秋收搞批斗。将我关起来后惹恼了村民,铁锨锄头将他们打跑了。

点评

承蒙老三届大哥热情地关注我的这篇记忆的小文,此文并也因引起了您的一段难忘的回忆,您所经历的这段故事也很感人......是的,那已过去的阶级斗争的岁月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刻骨铭心的回忆,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反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7-6 13:50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8-11-16 13:37 , Processed in 0.834013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