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3572|回复: 15

[原创] 插队传奇之 花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7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插队传奇之 花子

  花子是生产队仅有的一头驴。我插队之前,队里有俩驴。一头是花子。另一头驮石头坠崖煮成驴肉汤。
  花子很温顺。谁喊一声:花子过来拉碾子。花子就踢踢踏踏乖乖走过来。或者谁喊:花子过去推磨。花子也乖乖走过去。花子是头母驴。起初我赞叹这名字诗情画意,像樱花丛中的日本小姑娘。后来得到解释,笑我无知:你怎么连花子都不知道?要饭的。自小到大对别的职业没见识,要饭的倒见过。再看花子,真成了要饭的。花子总也吃不饱,见人就腻歪着讨口吃的。尤其见了孩子,像猫一样用鼻子蹭,只为一小块地瓜干。厚厚的双唇非常灵巧地从孩子脏兮兮肉嘟嘟的小手里拈起那一小块瓜干,慢慢咀嚼出陶醉来。花子还有一个要饭的能耐,任你拳打脚踢柳条抽,绝对不吭一声。她经常挨驴倌李二傻的打。那次见她被抽裂的伤口叮了好多苍蝇,我给抹过紫药水。花子见到我总流露感激,那神态也像要饭的得到施舍的一碗粥。
  得知花子出事的那天,是1969年4月17日,离我生日还差整整一个月。一大早派活前,队长说公社革委会半夜送来一份告示,念给大伙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经革命群众检举,花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现行反—革—命,该犯畏罪潜逃,务必三日内缉拿归案。队长掐指一算正是4月17号,最晚19号必须逮住花子。幸亏队长数出日子,否则我会稀里糊涂错过十八岁成年大寿。那时我的日历不是公历也不是农历,是过一天算一天,今天除草,今天送粪,今天挑水等等,一眨眼,草绿了,再一眨眼,树上有毛毛虫了。
  天突然黑了。像往常一样是县变电所跳闸,再不就是地区限电。那阵子我们县的太阳总断电。百里不同天,不知别人家的太阳亮不亮。太阳拉闸一黑就像舞厅关灯自由活动。趁着黑,南家的媳妇和北家的男人啃嘴了,东头的三孙子偷了西头二大爷的黄瓜。据说有一次正锄最后一茬苞米,等太阳重新通上电,二十亩地的嫩苞米一个也没剩,全填了肚皮,省了十天的口粮。对摸黑使奸,县里红头文件要求每个社员的腰里必须插一支火把。
  队长带头,刷的火把通明,一条龙出发捉驴。有喊花子的,有喊驴的,还有嗷嗷学驴叫唤的。从南崖头到北山,跑了五个来回,别说驴了,连根驴毛也没捞着。午饭后,又从东沟到西树林,十个来回,累得只剩大喘气,都成了驴。腾的一下,太阳通上了电,像诈尸差点把人晃死。接着真的黑了天。
  晚饭,学哥学姐们带来其他队的消息。告发花子的是驴倌李二傻,说花子偷吃了整本毛主席语录,只剩塑料皮。李二傻老光棍,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外号叫好大驴。那年公路修通,他见到汽车惊呼:好大驴!另有一个绰号叫甜头。他比贫下中农中还贫下中农,与他相比其他的贫下中农都成了地主富农。忆苦思甜非他莫属。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忆苦,六0年撑得拉不出屎差点憋死。听的人起哄了,这个二傻偷吃多少粮食?原来是吃了泥巴捏的窝头。思甜爆出猛料,他流着哈喇子说有一次兄弟晚上没在家,他摸进弟媳妇的房里,黑灯瞎火的,弟媳妇没认出他来,干了那事,尝到了甜头。为了他这胡说八道,弟媳妇差点投井。他还有个雅号叫花子后爹。说他后爹一点不差,就像地铁里乞儿旁边的所谓妈咪。队长是本家,照顾他傻,让他喂驴。他三天两头向队里要精饲料,都喂了自己,要不就换成二两烧酒。花子饿得直不起腰,不然怎么会吃精神食粮?李二傻其实是个曾用名,现用名是公社革委会文书给起的,比搅屎棍子还长,叫做:李文化大革命万岁革命委员会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二傻。为什么有这个官名呢?因为他是公社和县两级的学毛选积极分子,这个革命化名字大会发言专用。听说刚发语录的时候,十分稀罕。他问队长要了一本,不给就往人家门上抹屎。他捧着颠三倒四的看,鹦鹉学舌说造反有理。传到公社革委会就不是笑话了。一个目不识丁的脑残,在光辉思想的照耀下会念语录了,还知道有理了,加上超级贫下中农的身份,立马树为学毛选典型人物。参加公社的大会,吃饭时在包袱里偷装了十个大馒头,参加县里的大会偷了二十个。李二傻上台不用开口,有公社革委会文书在旁代劳。怕他满嘴喷粪,开会前先用纳鞋底的大针粗线把嘴缝上,冒充哑巴。说李二傻告发了花子,我信。
  月明如镜,映着家乡万家灯火。想家一刻,我们唱起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门窗妈妈你莫悲伤。一个陌生的声音加入进来,环顾没有外人。那声音若有若无若近若远,循声觅踪,不知不觉回到屋里。炕洞里伸出个驴头,好像是花子。果然是花子,她说她没有吃语录,是李二傻撕了卷烟了。公社革委会办学毛选展览,要李二傻的语录本做展品,他拿不出来就赖花子。李二傻不知花子通人性,把自己的缺德对花子讲了,还说这下花子就要煮成驴肉汤了,可以解解馋。花子趁他不注意跑了。
  几个学哥还在院里专心哭歌,学姐们躲在屋里偷听,可能在评论谁唱得撩人。我怕他们发现花子,无意中说漏了嘴,就让花子先藏回炕洞。虽与花子素昧平生,但是花子的遭遇太令人气不过。花子的眼睛像清泉,明澈,纯真,对我充满信赖,这世上不曾有人用这种眼光看过我,不由我不动恻隐之心。那时我离成年还差一指之遥,还没亲自品尝过世间的冷酷,还不认可善良的渺小和邪恶的伟大,想救花子一命是发自内心的本能。
  花子躲在炕洞是权宜之计。听说再逮不到花子,公社要去县里请来警犬。花子必须跑路。设身处地考虑,假如我是花子,往哪跑?只有往青岛跑。躲在这里死路一条。下乡来农村,再怎么死乞白赖跟贫下中农做一家人也白搭,开口青岛腔,举手投足一个青岛小哥,就像他山跑来的猴子,还不被此地猴群咬死?花子更不用说,一眼就认出是个老外。
  去青岛的路线好说。先到益都。花子应该知道益都吧。从益都沿着铁路一直东去,噗通掉进海里了青岛就到了。说女姑口沧口四方什么的她也不懂。
  问题是到了青岛怎么办。可以住在我家?好像不行。母亲有个朋友刘阿姨,念语录念错了行,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差点打死,逃到我家。那一晚家里紧张的连窗玻璃都绷裂了。刘阿姨躲在床下,爸妈把能盖的东西全堆上,还叫我到外边挖来很多土培上去,像小动物为了活命掩埋气味。窝藏现行反—革—命是要打死的,第二天晚上,刘阿姨怕连累我家还是跑了。听说被逮住,从卡车上倒栽下来。说爹亲娘亲不如那个啥亲纯属扯蛋,我还是要先顾爸妈,不能让他们受牵连。
  可以找我同窗好友大熊,他可仗义了,曾经把一个被追杀的同学藏在家里一个多月。也不妥。他掩护的同学不是现行反—革—命。再说花子与他非亲非故,凭什么藏起花子。那只好流落街头。还是不行。没户口没粮票没钱,城市里又没好些草,会活活饿死。
  这也不妥那也不行,可我找谁商议?你串联到北京看一看,扑头盖脸全是人,比苍蝇还多,可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又能相信谁,到处是出卖,到处自相残杀。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可怜,还不如花子,她起码还有我可以信赖。
  新的一天又一个暗无天日。场院里等待派活的火把多了两倍,知道了要找花子,都争先恐后跑来参加。因为凡是政治任务要记工分,加倍记。什么批斗会学习会,不出力还挣工分,老婆孩子齐上阵,热火朝天蔚为壮观。只见场院里老婆叫孩子哭男人们训斥耍威风,乱成一团。人太多,田间小路挤不开,于是撒成散兵线,火把闪闪烁烁满天星斗,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队长骑马督战,哪一片星斗凝滞了,便疾驰而去,驱赶偷懒的社员;哪里的喊声不挪窝了,也要过去甩鞭子。累得不亦乐乎。可怜那匹老马双膝跪地,队长只好借用自己的腿跑。想起了我这个外来户,可能会不偏心,让我也督战。我死死守住通往知青组的路,朝这来的统统赶回去,为了花子。
  提心吊胆挨到晚上。撺捣学哥们出去唱黄歌叫猫子。我堵上门,招呼花子从炕洞钻出来,喝水吃玉米吃瓜干,这可能是花子一生最豪华的盛宴,她吃得摇头摆尾鼻涕眼泪的。花子酒足饭饱了,我把思索了一天一夜的计划拿出来:顺着铁路一直往东,闻到湿漉漉的盐味就到了青岛。打听去热河路,会看到很多拉地排车的,主动上去拉偏套,一次五分钱,别要,只求好心人收留,估计有戏。花子一个劲地点头。让她复述一遍,连标点符号都不差,冰雪聪明。我推开后窗,花子小心翼翼踩着我肩跳窗而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别提我有多开心,充分体验了江姐的上线把江姐从渣滓洞营救出来的胜利喜悦。敲锣打鼓唱星星索,搅乱了学哥们的兴致。
  新的一天太阳出来为我助兴。谁知这个王八蛋是来看我笑话的。队长摇晃着手机宣布,北边沟头村的上门女婿发来短信,花子被他们村逮到了,验明了屁股上的烙印。这条消息绝对可靠,上门女婿是队长的胞弟。政治任务取消。聚集在场院里的老婆孩子们一声叹息,犹如狂飙把队长掀了个底朝天。老婆孩子们垂头丧气回家,不知谁顺手把队长的鞋偷走了。队长只好扎煞着大脚丫子沙场点兵,选出几个精壮后生去沟头村引渡花子,带上公社革委会的告示以作凭证。
  花子怎么会在沟头村落网?后来得知,是一头公驴截了道,花子无法摆脱。沟头的社员同志们一年零三个月没闻到肉味了,见到花子如获至宝,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来了一锅驴肉汤。但是擅自宰杀牲口要处以宫刑,于是想法逼着花子自杀。问了个耍流氓的罪名,在花子脖子上挂上一双破鞋,屁股用刷标语的红油漆画上裤衩,做得中规中矩的,牵着游街。这一招很阴,大姑娘小媳妇游完街十有八九要么投河要么上吊要么抹脖要么撞墙。只要花子中招自杀了,驴肉汤就到口了。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防着做奸细的上门女婿。
  直到下午花子才被押送回村。在通往驴棚的道路两旁,站满了义愤填膺的乡亲们。这义愤并非针对花子,指向的是沟头村的吊草的们,竟敢虎口夺食。只见花子垂头丧气,抑郁的大眼睛令人生怜。一个光着小屁股的孩子,薅了一把嫩草跑到花子跟前。花子想用鼻子蹭蹭这孩子,磨盘屁股的女人一把拉走小孩,对押送花子的民兵腆着笑脸,连连说孩子不知深浅,借十个胆也不敢同情现行反—革—命,边说边拧得孩子哇哇乱叫。
  第二天公社革委会要在场院里召开公审大会。安排我们知青组发言。组长推说牙疼,学哥们推说嗓子痛,学姐们推说舌头生疮。只有我没正当理由逃避念稿。公社革委会给的发言稿,堪称史上最牛的错别字大串烧。四海反动云水奴,五川镇汤风雷急。这是人话吗?整个一驴叫。
  公审大会开始前,四邻村落的民兵拉着队伍来了,腰里都别着汤勺,惦记着公审完了就地正法煮汤,幸分一杯羹。小小场院哪能承载那么多的人,坐得补丁摞补丁。公社革委会主任宣布公审大会开始。花子五花大绑押上台,脖子上挂着大木牌,写着现行反—革—命还打着红叉。花子被七手八脚按倒在台上,嘴里流出粉色的血沫,染着木牌,描绘地狱景色。她的嘴里勒上铁条,这是审判现行反—革—命的经典作法。革委会的专职啦啦队员领着喊起口号:打倒反—革—命花子!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各村民兵不是一窝的,大眼瞪小眼都想把对方赶出驴肉汤的现场,群情激昂地比划谁叫的响亮。
  喊完口号,大伙饥肠辘辘催促快点发言,尽早宣判死刑立即执行。没成想革委会主任宣布散会,花子押到公社,且听下回分解。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他是想独吞整头驴。先是我们队的不干了,振臂高呼还我江山还我肉汤。接下来的一幕谁也没想到,几个外村的民兵饿得见人就啃,据称这些家伙临来之前先吃过泻药,辞旧迎新,给驴肉汤留下足够的空间。公社一帮子趁乱拉走了花子。
  队长几次到公社交涉,答复是花子成了战备物资,充作军粮。队长据理力争,公社没有驻军。答复是公社有民兵总指挥部,如果都饿死了还怎么指挥。谁不知道,革委会主任兼任民兵总指挥,副主任兼任副总指挥,绕来绕去还是他哥俩的。
  队长找我献计。我说珍宝岛在咱们北边,咱们在公社北边,苏修进犯公社,先要打过咱们的防线。如果咱们饿死了无人防守,总指挥也就死了。队长挑选了七八个排骨队的,奄奄一息出现在公社。这些排骨队的肋骨比正常人多出三到五根,赤裸上身个个像饿死鬼,再不吃头驴就出人命了。经过三轮谈判最后商定一家半头驴。花子由我们队带回处决。本想花子回来我再找机会营救,谁会想到花子是被抬回来的,那些缺德玩意怕她跑了,四条腿早已打折。
楼主热帖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抢抢抢沙发,湛桂月我高兴乐哈哈~~~啊哈。。。。。。。。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子在黄烟蘸酱老师的笔下写活了,可怜的驴呀,遭遇了非驴的待遇…….悲惨的童话故事,那年那月那些真实的难忘的事,发人深省的文章

点评

大龙女好,谢谢关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09:53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发语录的时候,十分稀罕。他问队长要了一本,不给就往人家门上抹屎。”

一副流氓无产者的丑儿嘴脸被描述的淋漓尽致,鞭挞丑恶入木三分,痛快!

点评

江哥,呵呵,总版不容易,该有多么超人的精力,见贴就要回。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09:54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唐的岁月!好文!欣赏了!

点评

青岛银,俺也青岛银,伙家门子的,彼此彼此。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09:57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插队传奇之 花子好文章!我顶了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插队传奇之 花子好文章!呵呵,抽空再来再来欣赏...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龙女 发表于 2014-8-7 07:00
花子在黄烟蘸酱老师的笔下写活了,可怜的驴呀,遭遇了非驴的待遇…….悲惨的童话故事,那年那月那些真实的 ...

大龙女好,谢谢关照。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4-8-7 07:42
“刚发语录的时候,十分稀罕。他问队长要了一本,不给就往人家门上抹屎。”

一副流氓无产者的丑儿嘴脸被 ...

江哥,呵呵,总版不容易,该有多么超人的精力,见贴就要回。辛苦了。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岛银 发表于 2014-8-7 07:43
荒唐的岁月!好文!欣赏了!

青岛银,俺也青岛银,伙家门子的,彼此彼此。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马甲好,向魔鬼兵团请安。

点评

接鲁人老师来电:向黄烟蘸酱先生致意!文章很棒,新意频频,文坛奇才,期待讨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12:38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烟蘸酱 发表于 2014-8-7 09:58
各位马甲好,向魔鬼兵团请安。

接鲁人老师来电:向黄烟蘸酱先生致意!文章很棒,新意频频,文坛奇才,期待讨教。

点评

刘艺权老兄,咱谁不知道谁,这弄了些什么。能跟鲁人老师交个朋友是咱的荣幸对不对。要不QQ见?1051471411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7 15:44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精彩啊!欣赏好文!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溢泉 发表于 2014-8-7 12:38
接鲁人老师来电:向黄烟蘸酱先生致意!文章很棒,新意频频,文坛奇才,期待讨教。

刘艺权老兄,咱谁不知道谁,这弄了些什么。能跟鲁人老师交个朋友是咱的荣幸对不对。要不QQ见?1051471411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发表于 2014-8-7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可怜的花子!
倡导文明上网,遵守《会员行为准则》,不上传灌水图片,不转帖小道消息。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青岛知青网手机版



QQ|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9-9-23 17:32 , Processed in 8.54092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