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青岛知青网 首页 知青档案 人物特写 查看内容

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

2016-8-21 10:56| 发布者: 青岛老三届| 查看: 121| 评论: 17|原作者: 秋钧|来自: 转载

摘要: 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回忆大姐在军马场的那些日子   刘平平,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女儿,红色公主之一。我习惯称她为平平大姐,至今我也不清楚她的名字是“平平淡淡”的“平”,还是“萍水相逢”的“ ...
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
--回忆大姐在军马场的那些日子

  刘平平,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女儿,红色公主之一。我习惯称她为平平大姐,至今我也不清楚她的名字是“平平淡淡”的“平”,还是“萍水相逢”的“萍”。但她的人生经历的确不平淡,而我与她的认识还真是萍水相逢。
  军马场的她神情黯然
  时光荏苒,第一次认识平平大姐的时间是41年前,在垦利县军马场。1969年我随父亲来到了军马场。这一年我刚满12岁。“文革”也快到了“收官”阶段,“阶级斗争”正如火如荼,当时的报纸称“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这一年军马场赶上了一个大丰收年,小麦丰产,预计收成达一千三百万公斤。
  顺便说一下军马场。当时中国有“十大”军区。每一个军区都有一个军马场,为所在军区提供良种军马。当时毛主席有一个口号:“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军马场地处黄河入海口冲积平原上,种麦子可一举两得。一方面麦子可为上万马场员工及家属提供口粮;另外麦秸秆又是军马冬季的重要饲料。军马场还有另外一个作用,为当时所谓的政治犯提供了一个劳动改造的场所。
  我清楚地记着1969年的一天,许多支援麦收的战士排着长队,挤在酱菜厂门口,往里张望。好奇心使然,我也挤了进去。看到一位年轻女子,浓眉大眼,高鼻梁,乌黑的头发汇在脑后松散扎成一把。一袭洁净的蓝色工装外套,一件黑色的橡胶围裙。上面有许多白色的盐渍。一双白皙的手臂伸进缸里捞着萝卜咸菜。她旁若无人,神情黯然,眼中略显忧怨,这便是平平大姐第一次给我留下的印象。
  说起父母便会伤心
  我们家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过了几天我才发现大姐其实和我家是邻居。我们家后面有一排白杨。白杨后面那排平房西数第二间就是平平大姐的居所。
  因为身份的特殊,平平大姐身边并没有多少朋友。走动最勤的只有两位,都是青岛籍女知青。一位名叫梁审,另一位名叫贾雪峰,是马场女子篮球队长,投篮特别准,身穿5号球衣,她与大姐同住一室。
  平平大姐后来调到仓库面粉车间,和我母亲一个班,相处较好,因为特殊的境遇,淳朴的交往,没有冷眼与歧视,更多的是理解和同情。所以,与我们家往来逐渐多了起来。每逢我们家包水饺,母亲总是先盛上一大碗让我给大姐送去,这时大姐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并真诚地表示感谢。逢节假日,家里改善生活,做几道菜,也会邀请大姐来家里做客。军马场自酿的高度白酒,大姐也能喝个半斤八两。酒酣处,只言片语,流露出其家庭的一些事情。譬如说一些她的家与周总理家交往比较密切,家宴时常与周总理碰杯喝酒,周总理酒量较大之类的话语。乍言即止,回避政治话题,从不提起自己的父亲。个中隐情我们也理解,一是太敏感,二也是怕连累我们。大姐每当说起对母亲的思念便会伤心落泪,此情此景令人唏嘘不已。投桃报李,大姐也经常给我家带来奶糖、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稀罕物,据说是周总理从北京捎来的。我们兄弟姐妹穿的毛衣也是大姐一针一线织的。我经常见到开群众大会时,那边高喊着“打倒×××,保卫毛主席”,这边大姐飞针走线自顾自地织着毛衣,或许她的沉默也是一种无声的抗争吧。
  姊妹见面抱头痛哭
  人生苦短,命运多舛。1969年的几月份记不清楚了,有消息传出刘少奇去世了,据说王光美给中央提出要求,让子女见父亲一面。后来一纸电文传到了军马场,保卫科派了两个战士押着平平大姐到辛店火车站乘火车,是到郑州还是北京不得而知。快要上火车时,一纸急电,又被告知不能放行。火车站台上上演了一出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当时为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平平大姐的手死死地抓着站台栏杆,不肯放开,押送她的战士使劲抠她的手,鲜血淋淋,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将平平大姐拖回了军马场。
  有一个时期政治气候似乎有些松动的迹象。平平大姐被调到了工作环境相对较好的中药厂工作,生产中成药,干净而且轻快。中药厂生产着几种优良的中成药,有“全鹿大补丸”、“鹿胎膏”、“鹿血酒”等几种,全与鹿有关。因此药厂设有一个鹿圈,养了几十头梅花鹿,割鹿茸、采集鹿血,大姐做得不亦乐乎。当用脚碾子碾药时,她穿着一双黑色的尼龙丝袜子,边碾着药边看书。槐树林散发着浓郁的槐花香味,知了与黄鹂比赛着歌喉,这是大姐比较惬意的时刻。
  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局势有了微妙的变化,有一种说法:要给刘少奇平反,这也并非空穴来风,兄弟姐妹的重逢似乎验证了这一说法。潇潇、源源、亭亭来看平平大姐了,之前这是不可思议的。兄弟姐妹见面,时而欢声笑语,时而抱头痛哭,各自诉说着离别的思念,尽情宣泄着重逢的喜悦,也让人们为之动容。
  我去大姐家“窃”书
  在那个年代,年少的我感觉平平大姐肯定是好人,不仅因为她送我的奶糖,她给我织的毛衣,更因为通过她,我有机会阅读了古今中外大量的书籍,当时这些书籍可都是“禁书”。
  记得有一天,大姐来我们家玩,腋下夹着一本书,走时书忘在了我家。我便信手打开这本书,随便一翻,一行字映入眼帘:“往事像风卷起的麦田”,多么优美的语言啊。这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回首往事,我打开的岂止是一本书啊,打开的是一扇门,一扇知识的大门。
  第二天,大姐来我家找这本书,我才看了不到一半,便苦苦哀求大姐让我看完了再拿走,大姐很“严肃”地对我说:“孩子你不懂,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便执意将书拿走了。后来我明白了,在那严峻的年代,大姐这样的举动,第一是爱护我,第二也是为了自我保护。
  自从看了大姐的这本书,一条“书虫子”已经钻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天天咬噬着我,没有“书”的日子,饭菜不香,觉睡不好,事情明摆着,再找大姐借书,她肯定不答应。突然,我萌生了一个“馊”主意,干脆去“偷”吧。自古有一个道理,“偷书不算盗”,即使大姐知道了也不会十分责怪我吧。我给自己找了一个不太靠谱的理由,心里有了一点底气。
  大姐的起居规律我是知道的,每天晚饭后,她会与女篮“5号”黄大姐到槐树林里,踏着暮色“散步咏凉天”,几乎天天如此。此刻宿舍门是不锁的,容易得手。大姐的书通常会存放在床下的纸箱里。一连几天我谋划着这件事,几次去“踩点”,但都没有胆量付诸实施,毕竟做“贼”心虚啊。想看书的欲望,时刻在折磨着我,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晚饭后大姐照常出门散步,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大姐宿舍门前,门是虚掩着的,进门后我直奔床前,伸手到床下胡乱摸了一本揣进怀里,就像揣了一只兔子,一溜烟跑回了家。
  这是一本竖版的书,繁体字,出版日期应该比较久远了,纸页已经发黄,有几处地方已经破损,乍读起来较为吃力,书名《牛虻》,作者“伏尼契”。男主人公名“亚瑟”,女主人公名“琼玛”。小说主要贯穿着两条悲剧主线。亚瑟与琼玛魅力且缠绵悱恻的爱情,以及有情人终难成眷属的悲剧结局。看到动情处,我掩卷而泣。
  大姐让我陶醉在书中
  读书的时光是快乐的,如此这般我数次得手。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姐终于洞悉了我的“阴谋”。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喜欢看书是非常好的嗜好,开卷有益,不仅能增长许多知识,还能汲取书中人物的人生经验,这对你今后要走的路是会有帮助的。以后不要偷偷摸摸了,有交换过来的新书,我会及时拿给你。但要注意几件事情,第一要小心谨慎,不要让外人知道。第二要爱护书。第三要按时归还。”大姐之于我亦师亦友,寥寥数语,像春风化雨般滋润着我这颗少年的心。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真正的读书时光开始了。
  其实在这之前,军马场知青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地下读书市场。那个年代大量的优秀书籍被列入了“大毒草”,或收缴,或焚烧。许多求书若渴的知青,想方设法从各个渠道,犄角旮旯寻到了许多书。然后张家传李家,李家传赵家,圈外人浑然不知,大姐这里是一个中转站。
  至今我还可以如数家珍,报出当时所读过的书名,主人公以及故事梗概。
  为了按时还书,能够获取更多的书,多少个日子彻夜不眠。日子一天天地度过,书一本本地读,我读过的名著,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
  那些个日子,我生活在书中,陶醉在书中,流连忘返,不能自拔。书中人物快乐时,我会欢呼雀跃,书中人物悲伤时,我会号啕大哭。他们在恋爱时我感到了甜蜜,失意时我会为他们顿足捶胸。
  往事如烟,我在少年时期遇到了平平大姐。她为我提供了如此多的书籍,为我准备一桌又一桌的精神大餐。一幅幅人生画卷,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他们的故事、经历,他们的思想人格,也在滋养着我。我的思想之树,也在成长壮大,枝繁叶茂。我懂得了善恶,学会了思考,有了更强的分辨是非的能力。今后我面对的世界,我要走的路,我的人生命运,这无疑是一堂难得的人生预习课。
  谢谢您,平平大姐
  刘平平(1949年5月13日-),又名王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部科技司司长。
  刘平平是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和其妻子王光美的第一个女儿,为纪念解放军进入北平而起名。
  她幼时在外祖母家长大,后来先后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就读。文化大革命初期曾担任红卫兵领袖,后来由于父亲被打倒,她也经常被批斗,1968年,没有任何根据被关进北京卫戍区监狱达18个月,后被遣送到山东军马场劳动,1976年回京为释放母亲而奔走。
  1980年,赴美国纽约亨特大学学习,改名为王晴,获家政系食品专业学士、食品营养科学硕士、食品营养硕士和营养教育博士学位。1986年回国,担任北京食品研究所所长,致力于研究传统食品的工业化生产,建立了中国第一条工业化豆浆生产线。

  特约撰稿 刘剑峰  2012-03-14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陆雪特 2016-8-21 06:46
《(转)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好文章!欣赏~~欣赏,陆雪特坚决欣赏
引用 芮华楚 2016-8-21 07:41
《(转)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好文章呀,哈哈!!!!!!
引用 程梅梅 2016-8-21 10:47
《(转)共和国的“公主”我所认识的刘平平》好文章呀!欣赏、欣赏了,谢谢!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8-21 10:49
共和国的国家主席可以死于非命,五千年文明史最黑暗的一页。
我见过刘平平(忘记当时她叫啥名字了,好像不叫刘平平),就业后跟着师傅到华北油田出差,“骡子”指着不远处的一位姑娘说是刘少奇的女儿,当时不敢相信。过后“骡子”说,好长时间了刘平平不吃食堂的饭菜,光啃北京送来的军粮,心中不由得生出极大的怜悯。
引用 高山流水 2016-8-21 11:10
我见过刘主席,那是他夫妇和陈老总夫妇出访,路过昆明,我们学校有机场欢送的名额,我也去了,离得非常近,看得特别清楚,衣着简朴,很有气质-------,死得冤。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8-21 13:55
高山流水 发表于 2016-8-21 11:10
我见过刘主席,那是他夫妇和陈老总夫妇出访,路过昆明,我们学校有机场欢送的名额,我也去了,离得非常近, ...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的领袖们不知有没有在十年浩劫中幸存下来的?
引用 窗外海风 2016-8-21 16:26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6-8-21 13:55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的领袖们不知有没有在十年浩劫中幸存下来的?

投身阶级斗争的旋涡,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什么是阶级斗争?其实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斗争,是权力的斗争。一个所谓的共和国领导集团中一旦形成了君臣关系,中国封建传统悲剧就无法避免了。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8-21 20:55
窗外海风 发表于 2016-8-21 16:26
投身阶级斗争的旋涡,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什么是阶级斗争?其实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斗争,是权力的 ...

忠于宪法,依法行使权力,是法制社会。
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是家国天下的封建皇权。
引用 秋钧 2016-8-21 22:08
本帖最后由 秋钧 于 2016-8-22 06:26 编辑

    军马场,对高干子女是劳改队,他们是接受再教育,锻炼思想。对一般干部子女就是避风港,所以很多部队一般干部子女,由于各种原因,来到马场,也出过很多全国劳动模范和英雄人物。当全国知情大返城时他们早就都回到父母的单位了。他们虽然也是知青,他们当时也不会是扎根马场吧,普通知青都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如果没有文革,很多都会是国家的栋梁吧。
引用 青岛林涛 2016-8-22 07:57


共和国公主竟也是一代知青,那摧残人性的年代
引用 秋钧 2016-8-24 07:46
窗外海风 发表于 2016-8-21 16:26
投身阶级斗争的旋涡,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什么是阶级斗争?其实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斗争,是权力的 ...

所谓的阶级斗争,只不过是统治阶层的权利斗争,人民之不过是工具。
引用 郭家队 2016-8-24 11:02
秋钧 发表于 2016-8-21 22:08
军马场,对高干子女是劳改队,他们是接受再教育,锻炼思想。对一般干部子女就是避风港,所以很多部队一 ...

秋钧:你好!
                记得你曾在军马场工作过,年轻人都很向往那种“金戈铁马,气吞万虎。”
        的 壮观景象。能在那里工作是很幸运的。
                下乡知青也分好几等呀,一等的:上名校、进要害部门、当大官;
        二等的:农场企业、上学培养、去了机关事业部门;三等、四等的:、、、、、。
                至于那些格格、贝勒、贝子们就更不用说了。
引用 秋钧 2016-8-24 17:59
郭家队 发表于 2016-8-24 11:02
秋钧:你好!
                记得你曾在军马场工作过,年轻人都很向往那种“金戈铁马,气吞万虎。”
...

郭家队老哥,你好。
中国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每个人 从出生就给你划上了社会地位,下一层的人要想爬上上一层,那是要奋斗毕生的精力和努力的。当年农村户口要想跳出农村,摆脱农村人这个马甲,要付出多少艰辛呀,就是知青回城为了一个指标,有多么的残酷竞争呢。
引用 路海 2016-8-27 04:10
欣赏了楼主的作品.........。
引用 崂山界 2016-8-31 09:02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6-8-21 20:55
忠于宪法,依法行使权力,是法制社会。
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是家国天下的封建皇权。

文革初期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红卫兵头子,其命运随其父刘少奇的起伏而变化。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9-4 16:31
崂山界 发表于 2016-8-31 09:02
文革初期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红卫兵头子,其命运随其父刘少奇的起伏而变化。

呵呵,早期的红卫兵,保皇派
引用 火凤凰 2016-9-18 10:56
窗外海风 发表于 2016-8-21 16:26
投身阶级斗争的旋涡,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什么是阶级斗争?其实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斗争,是权力的 ...

政治斗争,不光在中国,西方也是如此,比如在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就是被美国当局杀害。宪法,在政治漩涡里,只是一个玩具游戏。孔子早在两千多年就告诉了人们:上智下愚。就是在当今所谓自由国度美国,也是如此,美国的精英在华尔街,其他都是被忽悠对象。比如海湾战争,美国总统利用媒体忽悠、渲染,美国人也是高喊口号,扛枪去侵略。所以,中国老祖宗早就把人性看透了。
至于刘少奇与毛泽东的较量,还是当事人的王光美说得好:“其实,少奇与主席没有私人矛盾,是政治路线的矛盾。”其他任何人说的在当事人面前都是乏力的。

返回论坛原帖(17)

热门文章
相聚龙城 忆Ji 情燃烧的岁月
  2013年11月23日,青岛知青文促会一行四人来到诸城,与留守诸城的青岛知青共同座谈,回忆那段激燃烧的岁
[留在诸城的足迹】知青纪念石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联欢会圆满举办 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14年元旦如约而至。新年拉近了知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之狂欢、之喧嚣…
小公岛垂钓
8月4日早晨出发车轱岛,据说车轱岛也称呼为小公岛,根据资料记载,该岛小于大公岛,故称小公岛。又因其岛顶

QQ|百度|谷歌|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青岛知青论坛群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7-5-24 00:40 , Processed in 0.723959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