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青岛知青网 首页 知青档案 图文档案 查看内容

初走上访路

2016-6-6 20:55| 发布者: 青岛老三届| 查看: 176| 评论: 70|原作者: 玉潔|来自: 青岛知青网

摘要: 初走上访路(一)   说实在话,高中毕业五十年,从下乡插队到招工回城,30多年的工作经历,我从没上过信访路。不仅没有上访过,而且头脑中一直对上访行为不肖一顾。因为,我总认为:喜爱上访的人大都怨气大于正气 ...
初走上访路

  说实在话,高中毕业五十年,从下乡插队到招工回城,30多年的工作经历,我从没上过信访路。不仅没有上访过,而且头脑中一直对上访行为不肖一顾。因为,我总认为:喜爱上访的人大都怨气大于正气,手电筒照人,鸡蛋里挑骨头,头顶长角,身上长刺,造反劲头足。在我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中,如果哪个单位有一两个爱好上访的人,那这个单位的领导就八成都不会消停,上级职能部门三天两头登门造访不说,单位职工也会分帮结派长内讧,领导也就很难再有提拔的机会了。这对单位领导来说是很不幸、很头疼的事情。
  做梦也没想到,退休14年之后,我居然也加入了上访队伍、成了上访人中的一员!
  哈哈,时势造人。
  一、上访的由来: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从电视上看到国民党抗战老兵都能受到尊重,登上观礼台观看主席阅兵,不由得想起我的大舅胡庭珍:抵御外敌打鬼子,他英勇顽强,堪称英雄;可在全国解放前夕的1948年,农村土改运动复查中,他脱党回家了,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
  也正因为如此,1941年建立在山东省临沭县蛟龙区前利城村胡庭珍家中的新华社山东分社,却在70年后被掌握着村子里公章和话语权的村干部移花接木拉到自己的名下!假作真时真亦假,现在,在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里,李培萼、杨士玉竟然都白纸黑字的成了老房东,其照片竟堂而皇之的挂在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展厅的墙上!而对真正提供三间房子、让山东分社在他家办公的抗战老人胡庭珍及其父亲胡文亮却成了无关的人!念园里悬挂着当年他家给新华社用的房子的照片,摆着他家给新华社办公用的桌子、小厨,却就是没有他家一个字的介绍,更没有胡家人的一张照片!
  按理说,胡庭珍已于2000年去世,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又是农民,其功过是非无需再说,但进了这个旧址纪念园,看到被冒名顶替、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历史,悲哀、气愤之余,还是生出了说出真相、请相关部门查清事实、还历史以真实的冲动。
  新华社山东分社是全国第一个省级分社,在其旧址建纪念园,为子孙后代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新华社山东分社的诞生以及战地记者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忘我工作的爱国主义精神,教育青少年,使他们永远记住这段红色的历史,使优秀的爱国主义革命传统得以继承和发扬,这本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好事情。
  可纪念园的“旧址”却被有权人冒名顶替,成了村干部以权谋私、沽名钓誉的纪念地,这不仅是新华社山东分社、临沂市、临沭县的悲哀!更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精神的悲哀!
  当青少年参观后被知情的老人告知:展馆里挂着的老房东是假的,是个别人利用权势冒名顶替的,他们内心会作何感想?岂不是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极大的讽刺?!口口相传传出去,岂不有损国家尊严、山东的尊严?!让全国大民大跌眼镜?!
  历史不是任人拿捏的橡皮泥,来不得半点虚假。党史研究是严肃的事情,挖掘党史资料,还原历史真实,补充完善展览内容,是政府的职责,也是一个老党员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二、上访的事实依据
  胡庭珍的家位于前利城村西南方向,位置偏僻隐蔽,从南边大路进村,过了护城河上的小桥之后第一家就是。
  他家大门朝东,与他一墙之隔的西邻,大门朝西,开在另一条街上;其对门是半截围墙圈起的自家东园,五间屋的地基,盖着一个驴棚,养着一头驴,堆着草料,还有地瓜干褶子(用芦苇编的粮囤)。园子里堆着柴草、乱石头、乱树枝和几个草垛。平时无人居住。
  其大门两侧一溜三间东屋,南面一间过道兼厨房,北面两间单独开门,平时堆放杂物,院子里四间堂屋,住着其父母和二弟胡庭贵、三妹胡庭英;南屋三间,东头里间有个房门,住着胡庭珍和其妻子儿女,西头一间和中堂连在一起,没有隔墙。
  为新华社山东分社在他家办公,胡庭珍及其妻儿搬到两间东屋居住,腾出三间南屋给新华社使用。李竹如住在南屋东里间,西面及外间摆放着一张抽斗桌和一个双门小厨,用以办公和存放文件用。那是胡庭珍奶奶留下来的结婚嫁妆,至今还摆放在纪念园的展厅里。
  李培蕚是胡庭珍家后面的邻居。
  他家三间堂屋,由李培萼和其父母及妹妹住着。东面三间屋的地基,在北头盖了两间做厨房,南面一间的空地上,搭了一个门楼,开着朝东的大门。
  李培萼的院子里,只有南墙,没有南屋,根本就没有新华社工作人员可以居住、办公的地方。
  李培萼出生于1925年。1941年,新华社山东分社在前利城村建立的时候,他还是个16岁的孩子。
  可纪念园三号院门边南墙上贴着的“三号院简介”“前利城村村民李培莪夫妇主动让出结婚不久的新房供新华社山东分社使用.....。”并且还配有覆盖展室整个西面山墙的巨幅画图看园人杨士举就指着此图讲解:“这就是李培莪当年让出新娘房给李竹如住的场景。”
  真不知道李培莪让出其结婚的新房给李竹如住,他自己与其新婚妻子又住在哪儿呢?!
  胡庭珍生于1920年,1941年他21岁。
  当年临沭县蛟龙区朱范村(现在属江苏省东海县南辰乡)是中共山东分局、省战工会、八路军115师师部所在地,是滨海抗日根据地的中心。
  前利城村在当时的朱范村正北方向五、六里处,(1958年修石梁河水库的时候,朱范村因在水库水位线以下,整个村庄北移,搬到前利城村西南2、3里路的位置。)当时前利城村的袁兆金、尹炳正和和胡庭珍三人一起参加地下党,同在区武工队。袁兆金任蛟龙区区长,胡庭珍任文书,尹炳正任区委组织部长。当时的区委书记是王宝民(音)(后曾任湖南省副省长),其在利城工作期间出生的儿子,就取名叫“利生”。
  1942年4月,刘少奇准备北上去延安时路过朱范,曾在朱范村王德胜家的一处旧宅里住过一百多天。刘少奇的随行人员分住在朱范村附近的小湾子、半路等村。(小湾子村在前利城村正南一公里处)一次,日伪军发起进攻,朱范面临危急,蛟龙区武工队全力狙击,配合后来赶到的八路军一个营,胜利完成了“朱范阻击战”任务,袁兆金、胡庭珍、尹炳正三人都参加了战斗。后来,在沙岭子战斗中,袁兆金的大腿被鬼子子弹穿透,胡庭珍舍生忘死,积极救护,或背或架,带着他撤退,跑街串巷,越过好几个村庄,才摆脱鬼子的追击。事后,还从鞋底后跟里抠出一颗日本鬼子的子弹。
  当年的胡庭珍杀敌英勇,屡立战功,在十里八乡老百姓口中很有口碑。
  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1947年6月,还乡团进攻解放区,在临沭县蛟龙区到处捉拿共产党。和共产党沾边的老百姓纷纷跑到大山里躲藏。还乡团对胡庭珍则是到处张贴布告,悬赏捉拿其人头。
  还乡团仗着人头熟,抓不着胡庭珍,就把其弟弟胡庭贵抓去,逼其父亲找大儿子换。最后,经人调停,家里卖了一头驴,几亩地,凑了40块大洋,才把其弟弟给赎出来。
  随后,还乡团又到处抓他父亲。三番五次到其家里搜查,胡庭英说:有一次,几个还乡团拿着刺刀,跑到她家,里里外外,草垛里、床底下都用刺刀捅过了,也未找到。岂不知其父亲就穿着一身白衣裤,躺在挂了蚊帐的床上!还乡团有眼无珠硬是没看见!惊恐之余,一家人庆幸万分,都说是祖上福荫、上天保佑!
  胡庭英接着说:“待还乡团走远了,父亲跑到院子,翻过西墙,跳到隔壁俺叔家。他家堂屋东屋山头有个夹壁墙,一个大厨竖门口挡着,父亲就在夹壁墙里躲了一天。”后来,经人做工作,给还乡团凑了些的大洋、礼品(具体数额记不清了),和一封胡庭珍写的信交给他们。信中写道:你们信国民党,我信共产党,信仰不同。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一人做事一人当,各为其主,有什么事朝我来,别拿老人说事,你们家也有老人……。不知是那些洋钱礼品起作用,还是为信的内容有所动,还乡团最后答应放过他父亲,不再寻讯滋事了。
  胡庭珍的祖籍在临沭县月庄村,闹灾荒,其曾祖父领着五个儿子中的三个,拉着一辆板车,从月庄逃荒要饭来到前利城村落脚,租种蛟龙汪大地主胡伯恒的地,成了他的佃户。
  人勤地不懒,再加省吃俭用,慢慢有了点积蓄,就想着攒钱买地,慢慢的就在自己的地上耕种了。到了胡庭珍父亲辈上,胡家三兄弟的后人已经有了20余亩地。随着孩子们长大、分家,就繁衍成了前利城村现有的胡姓人家。凭着勤劳吃苦,胡家的生活逐步优越富余起来,也引起了村上一些人的眼红嫉妒。40年代初土改的时候,他家被划为中农。
  1947、48年开始的土地复查运动,村里有人要把他家成份改为富农。把其大门贴上封条,全家老少被赶出家门,关在黑屋子里。
  胡庭英清楚地记得,当时她14、5岁,和父母家人偎在一起,民兵连长尹炳喜关起门来施淫威,把外号叫“烟包子”的中农捆得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求其绑松一点,其结果却是,不仅没有松绑,而是捆扎的更紧,换来“烟包子”更加凄厉的哭号。
  打着骡子马也惊。一家老小像是待宰的羔羊,大气不敢出,头也不敢抬,心惊肉跳、胆战心惊。这种有家不能归,在刀尖上苦熬的日子,胡庭珍心如刀绞。
  他在区里任职,懂得土改政策,再怎么对照,他家也够不上富农,于是据理力争。最后,和村干部一起拿着尺子现场丈量,才保留他家原先划定的中农成分。
  胡庭珍想不通,感情上受不了:从打日本鬼子开始,自己就豁出命、提着脑袋跟着共产党干,连累父母家人、兄弟姊妹跟着遭罪,一家老小担惊受怕,财破人遭殃,在刀尖上熬日子。
  受日本鬼子、还乡团的罪,为了革命,也算值得。可打跑了鬼子,革命胜利了,还要再回过头来遭村里自己人的罪,两头不落好,这算是怎么回子事?!他迷惑、动摇了。
  再后来,和他同村又一起参加地下党的蛟龙区委组织部长尹炳正,因为被还乡团抓去又放回来,怀疑其做了对不起组织的事而受到开除党籍处理。这事也刺激了胡庭珍,他悲观失望,心灰意冷,在组织上动员去大别山的时候,他没有去,因为他放不下父母家人。后来,在被调往县里工作的时候,他没有去,拿到调令和组织关系介绍信之后,他往口袋一揣,回家了,再没去报到。——他脱党了,成了半截子革命派。
  ‘四清’运动,村里清查阶级队伍,村干部拿他脱党说事,让他检讨,开会批斗;文革中,村里更是抓住他的脱党上纲上线,无端的成了阶级异己分子,开批斗会整他,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同村的还乡团员李培华(1948年被俘参军)当面涮笑他:“就你这革命的,还不如我这反—革—命的呢。”
  此后,沉重的的政治压力像一个磨盘罩在他头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抬不起头。人到老年,看看当年一起抗日的别人,都离休在家颐养天年,想想自己,更是无法释怀,借酒浇愁愁更愁,成天用酒精麻醉自己,醉了不醒,醒了再醉。逢到亲人说起,他就泪流不止。懊悔、窝囊伴随着他的一生,悲凉抑郁成疾,在2000年秋天,走完了他80岁人生。
  想想抗日战争中,40年代初期,作为当年共产党员的胡庭珍,带着武工队拼死拼活打鬼子,立功受奖,小有名气;抗战胜利后的1948年,他脱党了,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
  再细想,内外有别,在抗日战争中建立的功勋,不应该因为后来脱党而一笔勾消,抗战的历史应该有他的一笔。当年建立在他家的新华社山东分社更不能因为他后来的脱党而被随意歪曲篡改,让掌握公章和有话语权的村干部冒名顶替、沽名钓誉。——这是一个严肃的历史问题。
  为了搞清事实,2015年10月8号我和胡庭珍75岁的儿子胡怀芳及其83岁的妹妹胡庭英一起去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实地查看。
  负责看管纪念园的杨士举夫妇一见到我们就说:“当年新华社山东分社就在你们家,大家都知道。李培萼是你们家后面的邻居,新华社的人从你家进进出出的,他都能看到,认识几个人也正常。来调查的人就拿出一张照片,让他指认,他认出了李竹如,就这样的,就说新华社是在他家的了。”
  杨士举夫人还说:“上边来调查的时候,胡庭珍走(去世)了,你们兄弟又都不在家,是李培萼父子接待的,他还以为要有什么好处呢,就硬往自家身上拉,俺外人犯不着去得罪他,也不好跟他硬板扯,就随他说呗。可他也没想到,临了,除了死后得了一个花圈,别的什么好处他也没捞到!”
  她还对胡怀芳说:“如果你二叔当年不得那个病,他应该能记得。可惜他得了那个病,什么都不记得了。”胡挺贵50年代初(胡庭英还没出嫁)得了精神分裂症(精神病、武疯子),见人就打,给他吃药,一口就能把黑碗给咬掉两半;还能跑到人家驴棚里,把驴舌头给咬下半截来;逮到个小猫,把皮剥了,血糊糊的放到被窝里搂着……。疯了一两年,后来病治好了,可过去的事情他不记得了。
  一个农民,他在抗战期间为民族解放做出了很大贡献,他是真正的抗战老英雄。而某些基层干部在私欲驱使下,居然冒名顶替干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冒天下之大不韪,擅自篡改党史,给党史抹黑,给政府添乱,让抗战老英雄流血流汗又流泪!作为共产党人,如果不如实反映情况,纠正错误,拨乱反正,就是对我们党的不负责任!

  三、党史不能成为任人拿捏的橡皮泥
  发现新华社山东分社纪念园老房东被张冠李戴、冒名顶替之后,就想把这事告知新华社山东分社。怎么告诉呢?当然是上网,现在网络普及,各政府单位都有网站,倡导无纸化办公,咱首先就和新华网联系。
  在新华网山东频道找到其公布的两个联系电话,第一个电话:0531-82024713,打通之后一直不停的播放新华社广告,播了三次后自动挂断,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连打三次皆如此。
  拨打第二个电话:0531-82021140,被提示:“您没有资格打这个电话。”连续拨打三次,亦都如此。——这哪里是联系电话,好看不中用,分明是作秀、忽悠人嘛。
  没办法,到新华网山东频道注册了一个ID,电话不让打,发帖告知也行啊。可忙活了几天,等来的不是“你没有在此版发主贴或投票的权限”就是“未通过审查”。跟贴询问,“审查未通过,这是为什么?”却石沉大海,了无踪影。
  连续三天,连发三次都是这样。
  没办法,十几天时间,像没头的苍蝇,到“山东政务”、“发展论坛”、直至“山东网群”下属的“中国.临沂”,待遇无不相同:处处碰壁,完全不给人讲话的机会。头要碰破了,人快崩溃了:想把错误真相告诉相关职能部门,为什么就这么难?!
  在中国临沂市政府门户网站“中国.临沂”转了几圈,没见到可以讲话的地方,但看到了“如您在浏览网站过程发现问题需要与管理员联,请发送邮件到webmaster@linyi.gov.cn,管理员在收信后会及时给您回复。”好似绝望中见到了一丝阳光,立马给这个邮箱发邮件述说遇到的问题。没想到得到的回复竟然是:这个“邮箱不存在,邮件无法送达”!最后还坠了一句:“你也可以向管理员报告此退信。”天!我要知道在哪儿能找到管理员,早就直接跟他联系了,何必这么多天劳神费力,绕这么大的圈圈!!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根本就不给你张口说话的地方和机会,俺这是遇到啥了?遇到鬼了?!除了郁闷,还能咋地?!——这几天的遭遇让我理解了:上访人员为什么要去政府门口堵门“闹事”这回事了。
  从抗胜利战70周年大阅兵,看到了党中央实事求是对待抗战老兵的事实,感受到到党的实事求是作风的回归,联想到抗战老兵胡庭珍,就因为48年脱党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不仅历次政治运动中挨整被斗,就连当年建在他家的新华社山东分社,在70年后建旧址纪念园的时候也被人冒名顶替、移花接木,成为村干部沽名钓誉的工具!知道了问题所在,又找不到可以反映问题的渠道。这是怎么回事?想到了老百姓的“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的说辞,莫非我遇到了歪嘴和尚?
  作为一个知情者、一个老共产党员,发现新华社山东分社的历史被篡改,纪念园展出的史实有误,玷污了党的实事求是作风,给其指出并帮助其改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看来,别无他法,只有沦落为上访人员,走信访路了——时事造人,逼上梁山那就上吧。
  由于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管这事,找不准上访对象,只能按照程序从上往下捋,逐级反映——好在有了网络。
  2015年10月13号给中纪委写信反映此事,得到了“您所反映的问题不属于我们设定的受理范围,建议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的回复。
  尊照中纪委的建议,首先找到新华社山东分社,也得到了“这个基本和新华社没关系,是当地政府定的,要找的话就找当地政府,找新华社没用。”的答复。
  事已至此,我只能把问题反映到临沂市了。先拨打了市长热线电话123456,一名女接线员接电话后说要录音,录了半天,可能嫌我讲的内容太多,说要改为笔录,要我简单扼要归纳成几句话,她记录下来,说等春节后调查,调查结束他们会给我一个答复。
  终于有人要调查了,很高兴,可又觉得电话记录归纳的寥寥数语太过简单,涵盖不了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的问题。打过市长电话第二天,我就将文字材料及附件证据邮寄给临沂市信访局,以便于临沂市领导及相关部门能及时、全面了解事情的原委和诉求:
  即本着对党和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我们党的历史负责的精神,以尊重史实、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态度,查清史实,把被权力篡改的历史纠正过来,还历史以真实,还故人以公道。
  之后在网上跟踪信件,2月4号,看到信件被临沂市政府快递站签收。

  四、调查结果出来了!感谢镇政府!
  3月7号,接到蛟龙镇信访办小王的电话,说我给临沂市的信访材料已经被转到蛟龙镇信访办并决定予以受理。电话通知我去拿《信访受理告知书》。并说:按照《信访条例》规定,最长不超过受理后60日,将于2016年5月7号前办结并书面答复我。
  我答复说:“好的,因我家住江苏,距离较远,通知书先放您那儿,过些天我到那边走亲戚,顺便去拿,可以吗?”他答应说:“行。”  
  4月7号,和大表哥一起去蛟龙镇信访办领取信访受理告知书。
  小王核实完我们两人的实身份后,告诉我:“你不是胡庭珍的直系亲属,你没有权力上访,除非有委托书。”我说:“我大舅已经去世15年了,之前他不可能想到自己身后还会有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写给我好委托书呢?”“没有委托书,你就必须将上访权移交给他的儿子***。否则,我们就不受理。”
  我表示不理解:“乡村干部利用职权沽名钓誉,篡改党史,为什么不是当事人的直系亲属就没有权力向上级反映?”他说“这是信访条例规定的。你不移交,我们就不受理。”
  为了息事宁人,不激化矛盾,也为了此事能被受理调查,我表示相信并同意在他出具的信访移交手续上签字,但我申明:“我签字不代表我想移交,而是服从您说的《信访条例》规定、想让你们调查处理才同意的。”
  小王告诉我:“你的信访权力已经移交给***(大表哥)了,今后有关信访的调查、处理、签字等所有问题一概由他负责,你无权过问了。”说着,就让大表哥签了接受信访移交权的字,接着,又让大表哥在其填写好的信访事项和诉求上签字。
  大表哥75岁,初中文化,一直生活在农村,没见过世面,因为大舅的原因,政治上失意,胆小怕事。见小王让他签字,接到手看也没看就准备签了,我一把夺过来说:“你不能这样签字,一定要仔细看看内容,符合事实再签,不符合事实的决不能乱签字。”大表哥这才看看写好了让他签字的上访诉求,发现两处不符,让小王修改后再签上字。小王看我这么认真,说:“第一次是无所谓的。”我说:“第一次上访诉求涉及到将来的答复意见,一定要写清楚,不能无所谓。”  
  回家后,我网上查看了信访条例,好像并没发现不是直系亲属无权上访的规定。  
  最后,小王问又我们“你们说这事谁知道?该找谁调查?”我说:村里年纪大的人都知道,看纪念园的杨士举就知道,还有他们村出来的离休老干部尹秀廷也知道,并把尹秀廷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告诉了他,他也记下来了。可从处理意见书看,好像并没有去调查。  
  4月22日,大表哥接到蛟龙镇信访办小王电话,让去拿《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令人高兴的是镇政府承认新华社山东分社当初就建在胡庭珍家这一基本事实。尽管处理意见书中认定的事实与实际情况尚有不少差距。但由于事隔70多年,当年新华社山东分社创立的时候,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于战略相持阶段,共产党还是秘密的,属于地下工作,没参与其中的人难以了解详细情况,再加上年代久远,好多老人过世,调查对象缺失,调查难度增大,细节上有些差池也能理解。
  “意见书”承认“1941年新华社山东分社成立之初办公地点设在胡庭珍家,”也写上了看园人杨士举能证明标有“成立之初的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照片的房屋确系胡庭珍家房屋,还知道展室中古旧的小厨、桌子等物件都是杨士举等人布展时从胡庭珍弟弟家里抬来的。但在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无关的人都白纸黑字成了老房东。而对真正提供房子让其办公的抗战老人胡庭珍及其父亲胡文亮却只字未提;胡家的小厨、桌子均作为办公实物摆放在纪念园。但在纪念园三个展室,既没有胡庭珍的一张照片,也无介绍胡家的任何文字......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这会让前来参观的人作何感想?让当年全力支持抗战、为共产党出力奉献的老百姓看了又会怎么想?这种远离历史真实的荒唐做法,在客观上造成的不良影响,给沂蒙精神蒙羞,让当年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先烈、英雄及其后代亲人情何以堪?!

初走上访路(五)

  五、互联网为媒,知青树结缘,巧遇李竹如后人。
  2015年10月13号,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把大舅的事贴在了《青岛知青网》上,得到知青网友广泛关注和支持。特别是我在帖子中说的原来建在山东省临沭县蛟龙镇前利城村胡庭珍家中的新华社山东分社,前些年县里在该村建成了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更是引起网友敬善的注意,因为她知道了,她的朋友石青、韩大白的外公就是当年住在我大舅家的新华社山东分社社长李竹如!
  敬善是潍坊知青,是热心培育、推广和栽种知青树的热心人,她对知青树进行了长达八年的观察研究,培育出了坚贞不屈、努力拼搏永不言败、恰如知青性格的知青树。知青树承载着知青们的精神寄托,得到了无数老知青的认可:“知青树就是我们!我们就是知青树!”几年时间,在敬善的努力下,从内蒙的呼和浩特、甘肃兰州的黄河源头、山东的威海文登,一片片“知青树”破土而出,拔地而起,有的已经长成了一片片绿茵茵的“知青树”树林。
  前人植树,后人乘凉。以知青的名义为后人留下一片绿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点关于老知青的念想,成为我们共同的心愿。
  去年的6月,青岛知青网的老三届给我们寄来了“知青树”种子,7月初连云港市的老知青汇聚在知青活动基地士德山庄,启动了种植知青树的活动仪式。之后,活动情况发在了青岛知青网上。
  在此期间,因为种植知青树的事多次和敬善电话联系,得到她的指导,并且在她的举荐下,得以和种树专家韩大白、石青直通电话,聆听他们夫妻种值知青树的经验。
  韩大白义务栽树13年,已经初有成效。他16年前被诊断出肺癌,经手术、化疗一系列等治疗康复之后。为了让更多的患者摆脱癌魔的纠缠,他无怨无悔地当了一名“康复义工”,诚心诚意地帮助癌症病友,用群体的智慧与力量与癌症抗争。
  为了寻找寻找无污染的清新空气,夫妻两离开大城市,到青岛崂山北坡承包了120亩荒山,开始了开荒种树、植树造林工作。
  韩大白一点点开挖乱石,修造梯田,种植各种树木,十几年之后,荒山野地已经成为瓜果飘香的玫瑰园。玫瑰园里,养着鸡和鹅,山下种着紫薯、山药,种在池塘的南斯拉夫雪藕,山上还种了很多薄皮核桃树,杏树、桃树等各种果树。
  去年,敬善又给他们寄去了知青树的种子,在山坡上种下了十余亩知青树。
  13年了,生活在远离闹市的自然环境里,辛勤的劳动和健康的生活方式,使他的身体变得很健康。70多岁的人,走起路来大步流星,身体轻盈矫健,如同四五十岁的年轻人,根本就看不出当年肺癌患者的影子!
  因为种知青树,得到韩大白多次电话指导,也了解了他那不平凡的人生,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石青韩大白夫妇的父辈40年代初都在鲁南地区抗日,其父韩去非当年是鲁南地区敌工部部长,其外公李竹如创建了新华社山东分社。直至1983年,其父亲还受临沂市邀请,参与临沂地区及其所属各县的党史编写工作,对那一地方的抗战历史比较清楚。
  在青岛知青网上看到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被建成纪念园,感到很高兴,很想踏着外公的足迹,前去看看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又听说山东分社的老房东被村干部弄虚作假、冒名顶替,很不以为然,更想到现场看看真相,调查了解,搞清原委。
  4月25日,石青韩大白夫妇和山东省法学会某杂志特约记者敬善相约,一起来到临沭县,特意去交通局宿舍,拜访了从前利城村出来的抗战老干部尹秀廷,听他讲述了抗战时期的沂蒙地区的革命历史,回忆新华社山东分社创立时的情况。
  尹秀廷老人在谈话中说的非常明确:当年我是儿童团长,组织儿童团活动,常到他(胡庭珍)家找他弟弟庭贵,看到他家南屋里好些人忙活,不许外人靠近。有的摆弄机器,发出滴答响声,有的在写字办公。常看到他家那些人会在大太阳下晒后脊梁,在墙上磨手掌。“新华社住在胡文亮家,没错,无须争论。”
  在临沭县尹秀廷住处,他们还听取了胡庭珍的三妹胡庭英的讲述:“大哥胡庭珍是区武工队员。大嫂将三间南屋让出来给新华社。(他们自己挪到东屋居住)。那时我八九岁,大哥二十多岁已经有两个孩子。(后来都夭折了)”“李竹如住在俺家南屋东里间,有个房门。办公在俺家南屋的西屋外间。”李竹如住俺家,“因为俺家比较宽敞,东、南、北三面有房,西面是俺叔叔家。”“李培莪家只有三间堂屋,一间锅屋。他家里还有父母和两个姊妹,如果李培莪把新婚房子让给李竹如住,那他和他的新婚妻子又该住在哪里呢?没有房子住了嘛。”
  第二天,他们一行又到前利城村,参观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在纪念园展室的照片上,看到了熟悉的老领导、老前辈及其众家人,深情的指着照片,回忆并给我们讲述了亲人们在战火纷飞年代的英雄故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国逸思 2016-6-5 11:59
国逸思我在沙发上鼎力支持楼主玉潔朋友!!
引用 蒙青 2016-6-5 12:43
本帖最后由 蒙青 于 2016-6-5 12:46 编辑

咱这一辈子遇到的事太多了,眼睁睁地看人说瞎话就像眼里揉进了沙子。玉姐只要不对身体造成伤害可以据理以争,量力吧,这个活计费力费神很伤身心。
引用 栾晴霞 2016-6-5 13:50
玉潔《初走上访路(一)》好文章!谢谢。
引用 充蓉蓉 2016-6-5 14:17
初走上访路(一)好文章……HOHO~~~好文章~~~
引用 许凯 2016-6-5 19:34
玉滐<初走上访路>写的好!人就要为真理而斗争!支持你!
引用 子路后人 2016-6-6 07:16
身边的镜头,写真。
引用 玉潔 2016-6-6 10:56
蒙青 发表于 2016-6-5 12:43
咱这一辈子遇到的事太多了,眼睁睁地看人说瞎话就像眼里揉进了沙子。玉姐只要不对身体造成伤害可以据理以争 ...

蒙青您好!谢谢您的关心!事情过去了,回过头来想想,记录下来,总结思考些深层次的东西,既可以锻炼脑子,预防老年痴呆,又可以自寻其乐,玩儿一样,不会对身体有啥伤害的。妹妹就放心吧,没事的。



引用 玉潔 2016-6-6 10:59
  二、上访的事实依据
  胡庭珍的家位于前利城村西南方向,位置偏僻隐蔽,从南边大路进村,过了护城河上的小桥之后第一家就是。
  他家大门朝东,与他一墙之隔的西邻,大门朝西,开在另一条街上;其对门是半截围墙圈起的自家东园,五间屋的地基,盖着一个驴棚,养着一头驴,堆着草料,还有地瓜干褶子(用芦苇编的粮囤)。园子里堆着柴草、乱石头、乱树枝和几个草垛。平时无人居住。
  其大门两侧一溜三间东屋,南面一间过道兼厨房,北面两间单独开门,平时堆放杂物,院子里四间堂屋,住着其父母和二弟胡庭贵、三妹胡庭英;南屋三间,东头里间有个房门,住着胡庭珍和其妻子儿女,西头一间和中堂连在一起,没有隔墙。
  为新华社山东分社在他家办公,胡庭珍及其妻儿搬到两间东屋居住,腾出三间南屋给新华社使用。李竹如住在南屋东里间,西面及外间摆放着一张抽斗桌和一个双门小厨,用以办公和存放文件用。那是胡庭珍奶奶留下来的结婚嫁妆,至今还摆放在纪念园的展厅里。
  李培蕚是胡庭珍家后面的邻居。
  他家三间堂屋,由李培萼和其父母及妹妹住着。东面三间屋的地基,在北头盖了两间做厨房,南面一间的空地上,搭了一个门楼,开着朝东的大门。
  李培萼的院子里,只有南墙,没有南屋,根本就没有新华社工作人员可以居住、办公的地方。
  李培萼出生于1925年。1941年,新华社山东分社在前利城村建立的时候,他还是个16岁的孩子。
  可纪念园三号院门边南墙上贴着的“三号院简介”“前利城村村民李培莪夫妇主动让出结婚不久的新房供新华社山东分社使用.....。”并且还配有覆盖展室整个西面山墙的巨幅画图看园人杨士举就指着此图讲解:“这就是李培莪当年让出新娘房给李竹如住的场景。”
  真不知道李培莪让出其结婚的新房给李竹如住,他自己与其新婚妻子又住在哪儿呢?!
  胡庭珍生于1920年,1941年他21岁。
  当年临沭县蛟龙区朱范村(现在属江苏省东海县南辰乡)是中共山东分局、省战工会、八路军115师师部所在地,是滨海抗日根据地的中心。
  前利城村在当时的朱范村正北方向五、六里处,(1958年修石梁河水库的时候,朱范村因在水库水位线以下,整个村庄北移,搬到前利城村西南2、3里路的位置。)当时前利城村的袁兆金、尹炳正和和胡庭珍三人一起参加地下党,同在区武工队。袁兆金任蛟龙区区长,胡庭珍任文书,尹炳正任区委组织部长。当时的区委书记是王宝民(音)(后曾任湖南省副省长),其在利城工作期间出生的儿子,就取名叫“利生”。
  1942年4月,刘少奇准备北上去延安时路过朱范,曾在朱范村王德胜家的一处旧宅里住过一百多天。刘少奇的随行人员分住在朱范村附近的小湾子、半路等村。(小湾子村在前利城村正南一公里处)一次,日伪军发起进攻,朱范面临危急,蛟龙区武工队全力狙击,配合后来赶到的八路军一个营,胜利完成了“朱范阻击战”任务,袁兆金、胡庭珍、尹炳正三人都参加了战斗。后来,在沙岭子战斗中,袁兆金的大腿被鬼子子弹穿透,胡庭珍舍生忘死,积极救护,或背或架,带着他撤退,跑街串巷,越过好几个村庄,才摆脱鬼子的追击。事后,还从鞋底后跟里抠出一颗日本鬼子的子弹。
  当年的胡庭珍杀敌英勇,屡立战功,在十里八乡老百姓口中很有口碑。
  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1947年6月,还乡团进攻解放区,在临沭县蛟龙区到处捉拿共产党。和共产党沾边的老百姓纷纷跑到大山里躲藏。还乡团对胡庭珍则是到处张贴布告,悬赏捉拿其人头。
  还乡团仗着人头熟,抓不着胡庭珍,就把其弟弟胡庭贵抓去,逼其父亲找大儿子换。最后,经人调停,家里卖了一头驴,几亩地,凑了40块大洋,才把其弟弟给赎出来。
  随后,还乡团又到处抓他父亲。三番五次到其家里搜查,胡庭英说:有一次,几个还乡团拿着刺刀,跑到她家,里里外外,草垛里、床底下都用刺刀捅过了,也未找到。岂不知其父亲就穿着一身白衣裤,躺在挂了蚊帐的床上!还乡团有眼无珠硬是没看见!惊恐之余,一家人庆幸万分,都说是祖上福荫、上天保佑!
  胡庭英接着说:“待还乡团走远了,父亲跑到院子,翻过西墙,跳到隔壁俺叔家。他家堂屋东屋山头有个夹壁墙,一个大厨竖门口挡着,父亲就在夹壁墙里躲了一天。”后来,经人做工作,给还乡团凑了些的大洋、礼品(具体数额记不清了),和一封胡庭珍写的信交给他们。信中写道:你们信国民党,我信共产党,信仰不同。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一人做事一人当,各为其主,有什么事朝我来,别拿老人说事,你们家也有老人……。不知是那些洋钱礼品起作用,还是为信的内容有所动,还乡团最后答应放过他父亲,不再寻讯滋事了。
  胡庭珍的祖籍在临沭县月庄村,闹灾荒,其曾祖父领着五个儿子中的三个,拉着一辆板车,从月庄逃荒要饭来到前利城村落脚,租种蛟龙汪大地主胡伯恒的地,成了他的佃户。
  人勤地不懒,再加省吃俭用,慢慢有了点积蓄,就想着攒钱买地,慢慢的就在自己的地上耕种了。到了胡庭珍父亲辈上,胡家三兄弟的后人已经有了20余亩地。随着孩子们长大、分家,就繁衍成了前利城村现有的胡姓人家。凭着勤劳吃苦,胡家的生活逐步优越富余起来,也引起了村上一些人的眼红嫉妒。40年代初土改的时候,他家被划为中农。
  1947、48年开始的土地复查运动,村里有人要把他家成份改为富农。把其大门贴上封条,全家老少被赶出家门,关在黑屋子里。
  胡庭英清楚地记得,当时她14、5岁,和父母家人偎在一起,民兵连长尹炳喜关起门来施淫威,把外号叫“烟包子”的中农捆得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求其绑松一点,其结果却是,不仅没有松绑,而是捆扎的更紧,换来“烟包子”更加凄厉的哭号。
  打着骡子马也惊。一家老小像是待宰的羔羊,大气不敢出,头也不敢抬,心惊肉跳、胆战心惊。这种有家不能归,在刀尖上苦熬的日子,胡庭珍心如刀绞。
  他在区里任职,懂得土改政策,再怎么对照,他家也够不上富农,于是据理力争。最后,和村干部一起拿着尺子现场丈量,才保留他家原先划定的中农成分。
  胡庭珍想不通,感情上受不了:从打日本鬼子开始,自己就豁出命、提着脑袋跟着共产党干,连累父母家人、兄弟姊妹跟着遭罪,一家老小担惊受怕,财破人遭殃,在刀尖上熬日子。
  受日本鬼子、还乡团的罪,为了革命,也算值得。可打跑了鬼子,革命胜利了,还要再回过头来遭村里自己人的罪,两头不落好,这算是怎么回子事?!他迷惑、动摇了。
  再后来,和他同村又一起参加地下党的蛟龙区委组织部长尹炳正,因为被还乡团抓去又放回来,怀疑其做了对不起组织的事而受到开除党籍处理。这事也刺激了胡庭珍,他悲观失望,心灰意冷,在组织上动员去大别山的时候,他没有去,因为他放不下父母家人。后来,在被调往县里工作的时候,他没有去,拿到调令和组织关系介绍信之后,他往口袋一揣,回家了,再没去报到。——他脱党了,成了半截子革命派。
  ‘四清’运动,村里清查阶级队伍,村干部拿他脱党说事,让他检讨,开会批斗;文革中,村里更是抓住他的脱党上纲上线,无端的成了阶级异己分子,开批斗会整他,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同村的还乡团员李培华(1948年被俘参军)当面涮笑他:“就你这革命的,还不如我这反—革—命的呢。”
  此后,沉重的的政治压力像一个磨盘罩在他头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抬不起头。人到老年,看看当年一起抗日的别人,都离休在家颐养天年,想想自己,更是无法释怀,借酒浇愁愁更愁,成天用酒精麻醉自己,醉了不醒,醒了再醉。逢到亲人说起,他就泪流不止。懊悔、窝囊伴随着他的一生,悲凉抑郁成疾,在2000年秋天,走完了他80岁人生。
  想想抗日战争中,40年代初期,作为当年共产党员的胡庭珍,带着武工队拼死拼活打鬼子,立功受奖,小有名气;抗战胜利后的1948年,他脱党了,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
  再细想,内外有别,在抗日战争中建立的功勋,不应该因为后来脱党而一笔勾消,抗战的历史应该有他的一笔。当年建立在他家的新华社山东分社更不能因为他后来的脱党而被随意歪曲篡改,让掌握公章和有话语权的村干部冒名顶替、沽名钓誉。——这是一个严肃的历史问题。
  为了搞清事实,2015年10月8号我和胡庭珍75岁的儿子胡怀芳及其83岁的妹妹胡庭英一起去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实地查看。
  负责看管纪念园的杨士举夫妇一见到我们就说:“当年新华社山东分社就在你们家,大家都知道。李培萼是你们家后面的邻居,新华社的人从你家进进出出的,他都能看到,认识几个人也正常。来调查的人就拿出一张照片,让他指认,他认出了李竹如,就这样的,就说新华社是在他家的了。”
  杨士举夫人还说:“上边来调查的时候,胡庭珍走(去世)了,你们兄弟又都不在家,是李培萼父子接待的,他还以为要有什么好处呢,就硬往自家身上拉,俺外人犯不着去得罪他,也不好跟他硬板扯,就随他说呗。可他也没想到,临了,除了死后得了一个花圈,别的什么好处他也没捞到!”
  她还对胡怀芳说:“如果你二叔当年不得那个病,他应该能记得。可惜他得了那个病,什么都不记得了。”胡挺贵50年代初(胡庭英还没出嫁)得了精神分裂症(精神病、武疯子),见人就打,给他吃药,一口就能把黑碗给咬掉两半;还能跑到人家驴棚里,把驴舌头给咬下半截来;逮到个小猫,把皮剥了,血糊糊的放到被窝里搂着……。疯了一两年,后来病治好了,可过去的事情他不记得了。
  一个农民,他在抗战期间为民族解放做出了很大贡献,他是真正的抗战老英雄。而某些基层干部在私欲驱使下,居然冒名顶替干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冒天下之大不韪,擅自篡改党史,给党史抹黑,给政府添乱,让抗战老英雄流血流汗又流泪!作为共产党人,如果不如实反映情况,纠正错误,拨乱反正,就是对我们党的不负责任!

引用 玉潔 2016-6-6 11:03
许凯 发表于 2016-6-5 19:34
玉滐写的好!人就要为真理而斗争!支持你!

谢谢许凯,谢谢您的支持鼓励!好心定有好报,祝您开心快乐每一天!
引用 玉潔 2016-6-6 11:06
子路后人 发表于 2016-6-6 07:16
身边的镜头,写真。

谢谢子路大哥赏读点评!
这里记录的东西都是真实的,绝没有虚假的想象。只有真实,才能发现问题,引起思考。
引用 昆仑山主 2016-6-6 16:18
玉潔 发表于 2016-6-6 10:59
二、上访的事实依据   胡庭珍的家位于前利城村西南方向,位置偏僻隐蔽,从南边大路进村,过了护城河上的小 ...

量力而为之,千万别累着!切记!祝你成功!
引用 路海 2016-6-6 17:08
欣上了楼主的作品.......。
引用 玉潔 2016-6-6 18:38

  三、党史不能成为任人拿捏的橡皮泥
  发现新华社山东分社纪念园老房东被张冠李戴、冒名顶替之后,就想把这事告知新华社山东分社。怎么告诉呢?当然是上网,现在网络普及,各政府单位都有网站,倡导无纸化办公,咱首先就和新华网联系。
  在新华网山东频道找到其公布的两个联系电话,第一个电话:0531-82024713,打通之后一直不停的播放新华社广告,播了三次后自动挂断,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连打三次皆如此。
  拨打第二个电话:0531-82021140,被提示:“您没有资格打这个电话。”连续拨打三次,亦都如此。——这哪里是联系电话,好看不中用,分明是作秀、忽悠人嘛。
  没办法,到新华网山东频道注册了一个ID,电话不让打,发帖告知也行啊。可忙活了几天,等来的不是“你没有在此版发主贴或投票的权限”就是“未通过审查”。跟贴询问,“审查未通过,这是为什么?”却石沉大海,了无踪影。
  连续三天,连发三次都是这样。
  没办法,十几天时间,像没头的苍蝇,到“山东政务”、“发展论坛”、直至“山东网群”下属的“中国.临沂”,待遇无不相同:处处碰壁,完全不给人讲话的机会。头要碰破了,人快崩溃了:想把错误真相告诉相关职能部门,为什么就这么难?!
  在中国临沂市政府门户网站“中国.临沂”转了几圈,没见到可以讲话的地方,但看到了“如您在浏览网站过程发现问题需要与管理员联,请发送邮件到webmaster@linyi.gov.cn,管理员在收信后会及时给您回复。”好似绝望中见到了一丝阳光,立马给这个邮箱发邮件述说遇到的问题。没想到得到的回复竟然是:这个“邮箱不存在,邮件无法送达”!最后还坠了一句:“你也可以向管理员报告此退信。”天!我要知道在哪儿能找到管理员,早就直接跟他联系了,何必这么多天劳神费力,绕这么大的圈圈!!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根本就不给你张口说话的地方和机会,俺这是遇到啥了?遇到鬼了?!除了郁闷,还能咋地?!——这几天的遭遇让我理解了:上访人员为什么要去政府门口堵门“闹事”这回事了。
  从抗胜利战70周年大阅兵,看到了党中央实事求是对待抗战老兵的事实,感受到到党的实事求是作风的回归,联想到抗战老兵胡庭珍,就因为48年脱党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不仅历次政治运动中挨整被斗,就连当年建在他家的新华社山东分社,在70年后建旧址纪念园的时候也被人冒名顶替、移花接木,成为村干部沽名钓誉的工具!知道了问题所在,又找不到可以反映问题的渠道。这是怎么回事?想到了老百姓的“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的说辞,莫非我遇到了歪嘴和尚?
  作为一个知情者、一个老共产党员,发现新华社山东分社的历史被篡改,纪念园展出的史实有误,玷污了党的实事求是作风,给其指出并帮助其改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看来,别无他法,只有沦落为上访人员,走信访路了——时事造人,逼上梁山那就上吧。
  由于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管这事,找不准上访对象,只能按照程序从上往下捋,逐级反映——好在有了网络。
  2015年10月13号给中纪委写信反映此事,得到了“您所反映的问题不属于我们设定的受理范围,建议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的回复。
  尊照中纪委的建议,首先找到新华社山东分社,也得到了“这个基本和新华社没关系,是当地政府定的,要找的话就找当地政府,找新华社没用。”的答复。
  事已至此,我只能把问题反映到临沂市了。先拨打了市长热线电话123456,一名女接线员接电话后说要录音,录了半天,可能嫌我讲的内容太多,说要改为笔录,要我简单扼要归纳成几句话,她记录下来,说等春节后调查,调查结束他们会给我一个答复。
  终于有人要调查了,很高兴,可又觉得电话记录归纳的寥寥数语太过简单,涵盖不了新华社山东分社旧址纪念园的问题。打过市长电话第二天,我就将文字材料及附件证据邮寄给临沂市信访局,以便于临沂市领导及相关部门能及时、全面了解事情的原委和诉求:
  即本着对党和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我们党的历史负责的精神,以尊重史实、维护历史严肃性的态度,查清史实,把被权力篡改的历史纠正过来,还历史以真实,还故人以公道。
  之后在网上跟踪信件,2月4号,看到信件被临沂市政府快递站签收。

引用 玉潔 2016-6-6 19:04
昆仑山主 发表于 2016-6-6 16:18
量力而为之,千万别累着!切记!祝你成功!

谢谢昆仑大哥赏读,谢谢您的关心。
没事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回味总结一下也挺有意思,乐在其中,还可以锻炼脑子避免老年痴呆。
引用 玉潔 2016-6-6 19:09
路海 发表于 2016-6-6 17:08
欣上了楼主的作品.......。

谢谢路海赏读!问好!
引用 玉潔 2016-6-6 19:10
路海 发表于 2016-6-6 17:08
欣上了楼主的作品.......。

谢谢路海赏读。祝您开心快乐每一天!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6-6 20:50
  看了此文很受震动。说实话,过去我对这件事的解决不报任何希望。哀莫大于心死,我不相信还有实事求是的公仆,更不相信还有关心党和国家命运的地方官员!
  玉潔大姐顽强的毅力值得学习、赞赏。祝福大姐,多多保重!
引用 玉潔 2016-6-6 21:52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6-6-6 20:50
  看了此文很受震动。说实话,过去我对这件事的解决不报任何希望。哀莫大于心死,我不相信还有实事求是的 ...

谢谢您赏读点评。
俺这人就是一根筋,认真,认真到让人讨厌。
实事求是,不说假话,真的就是要坚持,不坚持对不起大舅,也对不起自己。
其实,俺这样做,看起来是上访,实际上是做好事、是帮助党,通过纠正这件事,挽回党因个别别有用心之人弄虚作假、沽名钓誉而造成的名誉损失,以此为鉴,帮助临沭县县委、县府找回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这是多好的事情呀!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6-6 22:30
玉潔 发表于 2016-6-6 21:52
谢谢您赏读点评。
俺这人就是一根筋,认真,认真到让人讨厌。
实事求是,不说假话,真的就是要坚持,不 ...

极好的新闻报道题材,应该上焦点访谈,让父母官洗洗脑筋!

返回论坛原帖(70)

热门文章
相聚龙城 忆Ji 情燃烧的岁月
  2013年11月23日,青岛知青文促会一行四人来到诸城,与留守诸城的青岛知青共同座谈,回忆那段激燃烧的岁
[留在诸城的足迹】知青纪念石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联欢会圆满举办 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14年元旦如约而至。新年拉近了知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之狂欢、之喧嚣…
小公岛垂钓
8月4日早晨出发车轱岛,据说车轱岛也称呼为小公岛,根据资料记载,该岛小于大公岛,故称小公岛。又因其岛顶

QQ|百度|谷歌|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青岛知青论坛群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7-7-26 00:36 , Processed in 0.527740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