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青岛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青岛知青网 首页 知青档案 图文档案 查看内容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

2016-3-20 22:32| 发布者: 青岛老三届| 查看: 279| 评论: 13|原作者: 郭家队|来自: 青岛知青网

摘要: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   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大革命运动象海啸的浪潮一般从北京发生,汹涌澎湃、迅速波及各大城市,再由青岛推进到胶县地域。各级党委赶快连夜学习中央的文件和通知,仔细研究《五·一六通知》 ...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

  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大革命运动象海啸的浪潮一般从北京发生,汹涌澎湃、迅速波及各大城市,再由青岛推进到胶县地域。各级党委赶快连夜学习中央的文件和通知,仔细研究《五·一六通知》和《文化大革命十六条》的精神。几天不睡、绞尽脑汁,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胶县党委也是如此,不理解上面的真实意图,就想当然以为,肯定和过去的历次运动大同小异,立刻组织许多工作小组,分别进驻学校、文艺单位等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去整顿和批判,下乡青年因为有知识的冠名,所以也属于被整顿的范围之内。
  七月份,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斩钉截铁、十分明确地指出:本次文革运动,重点是整党内的走资派、党内赫鲁晓夫式的当权派。学生们有了尚方宝剑,心中大喜,立即仿效北京和各大城市的大专院校学生,组织起来大大小小的红卫兵组织。知青们刚刚接受了工作小组莫名其妙的整顿,一肚皮怨气无处发泄,也赶紧成立了《胶县新农造反军》。‘乱世出英雄,国难见忠臣,’造反军的总部首脑有六、七人,都是些岁数比较大,有胆识、有能力的人。象我这样的一批小知青,全是跟着瞎哄哄的喽啰兵。‘新农’有两重意思,一是新型农民、二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新农造反军和胶县一中的‘井冈山兵团’联合,共执胶县文革运动的牛耳;新农造反军的知青头头们比‘兵团的司令’年龄大、社会经验多,所以,一中的学生娃娃愿意听造反军大哥哥的话。造反军带领各个红卫兵组织在县城里,天天起五更、拉半夜地印传单、贴标语大字报、四处宣传和演讲、征调电话机和自行车使用,尤其喜欢揪斗大小走资派。忙得是热火朝天、兴高采烈、不亦乐乎。把走资派们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抓住他们的脖子、一下掐死,方解心头之恨。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中旬,秋收早已结束,寒气南下、遍地霜露、大风掠地、落叶黄土、漫天飞扬。中央文革小组下达紧急通知:各省市广大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要安心农业生产,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律不得组织各种形式的造反组织。已经成立的,应立即就地解散,不得有误!
  胶县新农造反军司令部的核心人员得知中央通知后不敢怠慢,连夜在张营公社的一个知青点召开秘密会议,认真研究对策和下一步的工作。最后一致同意,要严格遵照文革小组的指示,赶快发布《告全县革命群众的公开信》,宣布胶县新农造反军奉命解散,全体知青立即回村参加生产劳动。拟好草稿,刻出蜡版、再油印三百份公开信,已到下半夜了。众人壮志未酬,不禁热泪涕流,感概激昂一番后,困乏袭来,纷纷脱衣睡觉。
  县公安局的侦查员早已探明造反军骨干分子的动向,副局长奉命率领十二名刑警和二十名武装民兵半夜乘车秘密出动,悄悄包围了知青点所在村。计划在凌晨三时,趁夜深人静,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村捉拿造反军首领。
  一个男知青披着棉衣出去解手,尚未尿完,耸耳一听,群狗乱吠,墙外有杂乱的脚步声。急忙趴墙头瞧,发现情况不妙,赶紧跑回屋叫嚷:“不好了啊,快起来吧,快逃跑呀,公安来捉我们啦!”众人慌忙穿衣提裤蹬鞋。这时,只听哐的一声巨响,大门被砸开,呼啦啦冲进十几个持手枪的刑警。二十名武装民兵把知青点围得水泄不透,造反军的首脑们真成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一一查明身份后,六个衣冠不整的造反军首领被砸上生锈的笨重手铐,搡上开进村里的解放卡车,轰轰隆隆地驶出村、进了城。余下的知青们又惊又怕、脸色苍白、目瞪口呆、双腿‘得得得’地抖个不停,过了好一会儿才醒个神来。几个女知青当场哭着决定,天亮就走,回家躲躲,吓死人了。
  两个公社干部和村治安主任率领民兵来知青点搜查,我们被隔离在一间房子里学习毛选和语录。经过翻箱倒柜、检查铺盖和枕头,查获日记本若干,黄_色书籍三本,还有赵桂山的矿石收音机一架。经过干部们认真研究分析,当场宣布:赵的收音机是无线电台,赵桂山是潜伏的美蒋特务;其余的知青都有严重资产阶级思想;撤销牟宏亮的组长职务;任命王宏仁为组长,安平(我)仍担任生活会计。因为牟宏亮是造反军分部负责人,公社干部号召知青们对其进行揭发和批判,其余的人也要互相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样一来谁家是地富反坏右出身全部暴露无遗。
  经过两天的询问和相互揭发,最后查明:牟某某、刘某某的父亲正在监狱服刑;王某某、田某某、李某某的父亲四八年去了台湾;修某某的爷爷是地主、父亲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青岛有名的书法家;金某某的祖上是满洲八旗贵族,他爷爷一生下来就吃皇粮;还有六个人的父母是历史反—革—命,其中有一个是军统;而根正苗红、本人也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有一人。村里的干部社员十分吃惊,治保主任恍然大悟:“怪不得叫你们下乡来,好孩子哪能舍到庙里去!”
  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知青们,一下子全成为带有原罪,出身不由己、前途可选择,可以教育的子女。
  捉进拘留所牢房的六名造反军骨干经过严厉审讯后,被五花大绑用卡车拉着到乡下游街示众批判,以消除流毒。骨干们又难过、又气愤、又害怕,心想:还能真把咱们枪毙了?豁上了,枪毙就枪毙!六人站在汽车上,背缚着双手,神情激昂,高唱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起来全世界的罪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唱完国际歌,又用悲壮苍凉的男低音唱:“带镣长街行,告别众乡亲;杀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两只歌曲,周而复始轮换唱,嗓子嘶哑了还是拼命唱,喊出的歌声象一群病猫叫唤。那年代的青年人,对于生与死这样的人生头等大事,远没有现在人们看得那么重。
  当年十二月,国务院知青办下达通知,意思是:要关心爱护知识青年,妥善安排知青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严禁迫害、打击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县委领导赶紧指示公安局,把六个造反军骨干立即无条件释放。不用被押赴刑场、吃枪子了,六个造反军骨干相拥一起,喜极而泣。然后,嘶哑着嗓子拼命高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若干年以后,知道了湖南长沙等地严重迫害知青的恐怖消息,真有些后怕。比较起来,胶县的干部和贫下中农,对我们下乡知青还是相当客气和宽容的。
  一九六七年夏天,造反派开始夺权,青岛市、胶县、洋河公社先后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新农造反军首领们趁机进城,要求平反和恢复名誉。县革委会的造反派十分同情,予以倾力相助,安排他们在招待所住下,每天发给生活费和粮票。胶县最大的革命组织赠送一面高三米多、宽两米的大红锦旗,旗上嵌着金光闪闪十二个大字——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知青们元气大伤、陷入困难处境。有的长住青岛,等待时局形势的变化;有的回原籍老家另寻出路;甚至有些女知青无奈之下,嫁给了农村青年;我们王庄知青点只剩下七八个人在坚持。知青点的组织也瓦解了,大家一人占一间房子,粮食由个人保管,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疏远。做饭时,每人把自己的地瓜刻上记号,放到同一个大铁锅里煮,熟了拿出来,经过仔细辨认后,挑出自个的吃,我的记号是大写的英文字母‘A’。
  经过实地考察和痛苦的思考论证,我决定迁到烟台地区的栖霞县城镇公社古镇都村落户。那里的农村比胶县富裕一些,最重要的是,我的一个大姨母在古镇都,姨夫早已去世,表姐出嫁多年,家里只剩大姨母一人,我可以投靠她。就是这个决定,使我失去了七零年在县城就业的可能,又失去了七二年回青岛的机会。这个决定使我在农村多待了整整二十四个年头!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我把户口迁移到栖霞县城镇公社古镇都村,决定在此落户,安心作一辈子的农民。
  古镇都村在县城的北面,距城中心只有五华里;村的南面和西面有一条河环绕流过,河的名字叫文水河;村北紧倚峰山顶;村南是一片开阔平坦的良田,两里路外有一小山叫金顶山。在清朝乾隆七年,有一位姓牟的农民,看到这里风水奇佳,万里挑一。于是举家搬到古镇都村落户。经过四代人的努力,竟置下瓦房数百间,土地几万亩和十几万亩山岚的巨大家产。掌门人牟墨林当家时,牟氏家族是最鼎盛的时期。牟墨林在咸丰十八年,从堂兄手里买下日新堂旧址,从那时就开始了兴建牟氏庄园的浩大工程。他派出三名能工巧匠到南京考察,仿照王府的规模式样画出图纸,记录下工艺技术的细节,在古镇都村大兴土木打造府第。三、四年或十几年才能建成一处堂号,中间还要不停的改建和扩建。六出大宅堂号共耗时五十余年,花费银钱、人工、各种材料无数,终于建造了一处全国最大的地主府第建筑群——古镇都牟氏庄园。
  这个庞大的建筑群分为各自独立又紧密相连的六家,从西向东,分别是:南忠来,师古堂,宝善堂,日新堂,西忠来和东忠来六座堂号,每个堂号有房一百多间,后墙是一丈二尺高的坚固石墙。在牟氏庄园的南面有小学和中学,还有大场院、油坊、粉坊、石匠铺、仓库;庄园的东面有花园、菜园、木匠铺;西面有宝善堂花园,场院及油坊、粉坊等。庄园的东、西、南面是一百多户普通农民。牟氏庄园和它的附属建筑,占据古镇都村三分之二的面积。土改后,县农场占用两个堂号,粮库占用两个,党校占用一个,县面粉厂占用一个;很多附属建筑和佃户房分给了贫雇农。
  在七十和八十年代,我经常走进牟氏庄园去观赏和游览,有时还领着孩子去玩耍。一九八三年,国务院命名牟氏庄园为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党校、面粉厂、农场和粮库全部迁出。牟氏庄园整修多年,已基本恢复旧时模样,现在是全国着名、山东重点的旅游景点,由文物所负责管理,每天车水马龙、游人如织,进门票八十元,通票一百多元。很多影视剧组到庄园拍电影、拍电视剧,牟氏庄园给文物所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我来到这里落户生活,古镇都的村民敞开了她博大、仁慈的胸怀,接纳了我这个年 轻游子;她的爱护和宽容,支撑我在艰难困苦中勇敢地生活和奋斗。我在这里安家娶妻、生儿育女;我在果林队管理苹果,在技术队任技术员,在生产队担任会计;分田单干后,和妻子一起耕种着四亩多责任田,度过了整整二十七个年头。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一辆蓝色的卡车载着我夫妻和半生积攒的全部家当,迁回了青岛(女儿和儿子已参加工作)。以后,我们每年都要回古镇都一趟,甚至两次;再看一看那十分熟悉、勾起我无限回忆的房屋和街道;走一走曾经遍布我的脚印和汗水的田野和山岭;探望一下亲热的老乡和邻居、还有我的亲戚朋友。古镇都村,是我心中非常重要,至今仍然梦牵魂绕、念念不忘的故乡!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八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计佩玉 2016-3-18 20:46
计佩玉我在沙发上感觉确实不错,谢谢楼主郭家队!
引用 鲁人 2016-3-18 21:41
半生崎岖半生苦
遺世清贫觅暗香
素兰勾画多浅淡
不羡红尘思稻粱

问候仁兄
引用 容珊珊 2016-3-18 21:47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好文章,顶一下,表示感谢..
引用 洪华月 2016-3-18 22:27
回个贴,欣赏《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好文章~~~支~~~持~~~一~~~下~~~       
引用 郭家队 2016-3-18 22:31
鲁人 发表于 2016-3-18 21:41
半生崎岖半生苦
遺世清贫觅暗香
素兰勾画多浅淡

鲁人兄 才思敏捷,十分佩服!是即兴而赋?
引用 鲁人 2016-3-19 07:37
仁兄
信囗而来
見谅
虽是信囗之言
却是字字真情
非过来之人
不解此中之杂陳
引用 马克四九 2016-3-19 13:40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真是一篇好文章,读文章使我感到郭家队朋友在艰苦条件下,不怕苦,不怕难,忠于事业、忠于爱情,靠自己的双手和坚韧不拔的毅力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很值得我学习,也使我十分敬佩。好文章,赞!
引用 路海 2016-3-20 09:13
欣赏了楼主的作品……...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3-20 22:35
这段历史还是第一次听说,令人震惊!
认真拜读中,先谢谢!
引用 郭家队 2016-3-20 23:25
青岛老三届 发表于 2016-3-20 22:35
这段历史还是第一次听说,令人震惊!
认真拜读中,先谢谢!

  青岛老三届兄:谢谢你对我这篇小习作的关注。文中叙述了当年的一段历史和事件,其主要的内容是真实的,但是具体的情节一定有很大、很多的出入,我没同亲历的当事人沟通和印证,也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就作为小说形式比较随便的写了,又匆匆发了,这是我的疏忽和过失,恳求与我一同下乡的插友们谅解。如果能予以指正和补充,使之还原于历史真象,那就太好了,也是我所希望的。
引用 青岛老三届 2016-3-21 00:33
郭家队 发表于 2016-3-20 23:25
青岛老三届兄:谢谢你对我这篇小习作的关注。文中叙述了当年的一段历史和事件,其主要的内容是真实的, ...

我打算向《青岛知识青年杂志》社推荐这篇作品,如果能采用,我想他们或许会派记者落实相关史实的,因为那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严谨的杂志。
引用 琴岛渔夫 2016-3-23 10:46
您的同学们一会是知识青年,一会是敌特反坏右资的狗崽子,一会又成了革命小将,这身份变得太快了。
原来叔小时候也有在自己的食物上做标记的习惯
从那么亢奋的生活一下子到了采菊东篱下的生活转变太大了
引用 大龙女 2016-3-24 22:40
《从胶县来到栖霞古镇都村》真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郭大哥在艰苦的环境下,不怕苦,不怕累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创出了一条路一片天,非常敬佩您。郭大哥好样的!

返回论坛原帖(13)

热门文章
相聚龙城 忆Ji 情燃烧的岁月
  2013年11月23日,青岛知青文促会一行四人来到诸城,与留守诸城的青岛知青共同座谈,回忆那段激燃烧的岁
[留在诸城的足迹】知青纪念石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
知青爱心家园慰问老知青暨新年联欢会圆满举办 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14年元旦如约而至。新年拉近了知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
感受青岛啤酒节之盛况、之狂欢、之喧嚣…
小公岛垂钓
8月4日早晨出发车轱岛,据说车轱岛也称呼为小公岛,根据资料记载,该岛小于大公岛,故称小公岛。又因其岛顶

QQ|百度|谷歌|手机版|触屏版|青岛知青网 ( 鲁ICP备11020395  青岛知青论坛群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363号

GMT+8, 2017-5-24 00:48 , Processed in 1.046935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